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宫灯不灭,冷王欺上身 206受宠的小女人5000字

206受宠的小女人5000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宫灯不灭,冷王欺上身| 作者:素素浅唱| 类别:历史军事

    梅园里,漫天雪白,粉色花瓣随之飞舞,落满那一对璧人的肩头、发间,青丝缠绕着,不分彼此。╔?╗

    “凌雪,吃味了吗?”慕容熠尘一脸兴味地问道,停下步子,一瞬不瞬地凝着女子气鼓鼓的小脸丫。

    “没有!”楚娰清矢口否认,怨怼地看向男人。

    “那眉毛皱成这样作甚?”男人倾身靠近她,大手轻抚着她的秀眉,动作细致而温柔。

    “要你管。”话一出,委屈意味十足。也不知道,方才那一瞬,她是如何熬过来的,眼睁睁看着两人眉来眼去。

    只觉得胸腔里,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狠狠抓挠,不痛但压抑地几欲窒息。

    私心里,他明明全身上下都属于她,包括笑容,可偏生对着另外一个女子,动作亲昵,展露笑颜。

    “知道朕为什么对她另眼相待吗?”慕容熠尘敛去眸低的玩味,一脸正色地说道。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人家貌似天仙。”楚娰清酸溜溜的话从喉咙里溢出,语毕,又追悔莫及,这不是变相承认自己乱吃飞醋吗?

    “哈哈。”慕容熠尘愉悦地牵起唇角,缓缓道出真相,“她父亲位高权重,掌控着昭国一半的势力,朕不得不给她三分薄面。媲”

    “那你娶她做皇后啊,一来收去他父亲的权利,二来赢得美人归。”楚娰清好心出主意。

    “凌雪,朕的皇后,只能是她,不许胡言乱语。”男人眸光陡然沉下,不悦地打断道。

    “可是,她根本不屑皇后这个宝座,她要的,你又懂几分?”楚娰清话中有话,一股深切的难过涌上心头。

    慕容熠尘神色微凝,轻轻拥住女子,“凌雪,朕何尝不知道她想要的?只是能否给朕一些时日?”

    既然登基为帝,就不能为了私欲而弃整个昭国而不顾,待他稳定政局,定会与她相携,畅游在青山绿水间。

    “那期限是多久?”楚娰清扬起小脸问道,沉寂的心湖只因男人一席话再次惊起点点涟漪。╔?╗

    “至于期限,得看她何时替朕生下龙儿。”男人咬住她的耳垂低语。

    “生孩子?”闻言,楚娰清又羞又愤,“她才不会呢!已经下了决心不跟负心汉生孩子。”

    “容不得她肯不肯,这是个神圣的使命,关系大昭国未来的命脉。”男人霸道地说道。

    如果他们之间有了孩子,有了这份纽带,那世上再无任何事能将他们生生分离。

    “管它什么使命,她只是个女人,没那么高尚的节操。”楚娰清伏在男人肩头,嘟嘴反驳。

    “那如果作为妻子,给丈夫生孩子,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男人也不急,一条条道出生子的理由。

    “她可没承认自己有丈夫,是某人自作多情吧。”

    “七日后,封后大典,而余下的半生,她的丈夫,只能是朕。”慕容熠尘松开女子,继而从衣袖里拿出一枚鸾凤镂空金钗,是历来昭国象征后位的信物。

    楚娰清凝着金钗许久,没有半丝喜悦,反而突生一股压力。

    “替朕交给她,告诉她无须担忧,朕此生此世,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男人笃定地宣誓,熠熠黑眸满含期许,恳求。

    那一瞬,楚娰清陷入前所未有的迷惘,心被蛊惑,鬼使神差地伸手将金钗纳入手中。

    只因他许下动听的誓言,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如果真正爱一个人,是否该放下骄傲、身段,全心全意地陪在他左右,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呢?

    “凌雪,朕会好好爱她,用尽余生的精力。“慕容熠尘面露大喜之色,心中激狂地难以自持,从不敢奢望,她能原谅他,原谅过往犯下的弥天大罪选择留下,那一刻,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满足。

    “你还叫凌雪!”楚娰清秀眉蹙起,嗔怪道。

    “清儿……我的清儿……这是不是在做梦?”男人很废话地问了句,又爱怜地吻了吻女子的额。╔?╗

    “我掐你一下,看是不是做梦。”楚娰清恶狠狠地鼓着一双眼睛,毫不留情地狠掐了男人一把。

    两人耳鬓厮磨着,只希望时光就此停滞住。

    而此时,远远地,依稀瞥见太皇太后的凤撵,打碎了原本和谐温馨的画面。

    “尘,我是不是该去拜见……”楚娰清转眸看向男人,不确定地询问。

    “跟我走。”慕容熠尘神色微凝,此刻,若两人遇上,只会徒增不必要的烦恼。

    “去哪?可是总不能一辈子避开她吧?”楚娰清何尝不了解他的良苦用心,太皇太后不待见她,自进宫那日起,已经昭然天下。

    “清儿,我想尽量给你平静安逸的生活,避开纷争,你懂我的意思吗?”慕容熠尘拉住女子,一路疾走,来到假山里躲藏。

    “可如果真做了皇后,哪里还避得开?”楚娰清一想起往后的日子,就一脸沮丧。

    “那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呢,只需安安分分地给我生个孩子。”男人将她抵在狭小的空间里。

    “你娶我,只是为了生孩子对不对?”她鼓着腮帮子,义愤填膺地质问。生孩子,生孩子,他就那般迫切有个孩子吗?

    “恩,可以这么说。”慕容熠尘不置可否地点头,眼中笑意愈深。

    楚娰清闻言,气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抡起拳头就砸了过去,“给你生,做梦,下辈子吧。”

    “别闹,嘘……”慕容熠尘惊闻假山外的动静,一把捂住女人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太皇太后来了吗?”憋不过,楚娰清小嘴一张,就好巧不巧地含住男人的手指。

    半晌后,四周归于宁静,只听得见化雪的叮咚声响,还有彼此愈发沉重的呼吸。

    “清儿……他们走了。╔?╗”慕容熠尘声线哑得不像话,几个字从喉咙里溢出,大手迟迟不肯离开女人的唇瓣。

    “我知道,你快松开啊。”楚娰清亦是浑身泛起莫名的燥热,语声软糯地说道。

    她被抵在冷硬的石壁上,身前是男人炙热健硕的身体,气氛总透着丝丝暧昧的情绪。

    “不想松开,清儿,我这里难受。”慕容熠尘痛苦地皱眉,黑眸里似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甚是骇人。

    “你……你怎么总是这样?”楚娰清急的直跺脚,每时每刻,不论场所地发情,根本让她无力招架。

    男人不管不顾,低头就擒住女子娇艳欲滴的唇瓣,喃喃说着,“我也不想这样,可就是忍不住,就好像中了毒一样。”

    “唔…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楚娰清双腿一软,陷入男人给予的霸道柔情里。

    男人哪里肯依她,义正言辞道,“谁敢来?朕斩了他!”一双邪恶的大手肆无忌惮地探入女子的衣襟里。

    “你这个昏君!我可不想成为祸水。“楚娰清哭笑不得,身子被挑拨地火烧火燎。

    斜眼看去,竟发现脚边遗失了一个做工精致的香袋,顿时恍然明白过来,准是哪个偷情的侍卫、宫女落下的,最具催情效果,偏生让他们闻了,一发不可收拾。

    “朕是昏君,被你这个小妖精迷惑了心智,能怎么办?只能昏庸到底了。“男人嘴上动作未停,大手猛然握住女人的丰盈,一阵轻揉慢捻,极尽挑弄。

    “唔,好难受。“此时此刻,楚娰清理智全无,体内欲火叫嚣,哪里还有当初的矜持。

    “乖,清儿,马上就不难受了,我们先回宫。”慕容熠尘很想在此处要了女人,但又于心不忍。

    于是,夜幕时分,某皇帝抱着衣衫不整的小宫女,他一路疾走,大汗淋漓,惊呆了宫里的路人。

    龙吟宫,红帐逶底,春色无疆。

    橘黄的烛火映衬着床上两抹交融的身体。╔?╗

    慕容熠尘火速褪下长裤,目光虔诚,爱怜地凝着女子雪白的娇躯,“清儿,可以要你吗?”此时此刻,他依旧保持冷静,非得追问她的意见。

    “你…别问了,我好难受,坏蛋。”楚娰清整个人意乱情迷,不顾一切地攀上男人的胸膛,主动吻住男人的身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