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都市言情 小小娇妻驯将军 第二十一章大结局二

第二十一章大结局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小小娇妻驯将军| 作者:淼仔| 类别:都市言情

    汾阳王妃母子两人大眼瞪小眼,郭世保被人带着去玩耍。程知节的小厮和他在一处,先去看他们说过的程知节的收藏。

    各式各样的书,玉器,琥珀等物,郭世保挑了两样,这是程知节答应送他的。再去后院子里玩,郭世保跑得很开心。

    在关城的时候,住处不大,为安全,郭世保没怎么疯玩过,才会对二姐聊聊天。回京后,宅子也不大,又有父亲母亲耳提面命,虽然慈爱,也是处处拿郭世保当成唯一的一条根来看,总有拘束。

    独今天在王府里,地方不小,一堆人伴着他玩,郭世保随心所欲的一天,在他来看就是今天。

    童心犹在,还是孩子。玩躲猫猫的时候,郭世保带着偷笑,猫着身子钻过草丛下,有一个山洞在前面,那洞口不大,正好藏他自己,他早就看到,又衡量过别人身子都比他高长。

    两个小厮含笑在假山上面看着,小王爷的内弟,怎么可能不分一只眼睛盯着他。当然由着他喜欢,也是一种招待。

    那山洞是小王爷小时候常玩过,有人经常用打扫,虽然小王爷最近几年不来,也是干干净净。日头金黄色打下来,小厮们悠然自在,在想着郭小公子呆多久,指给人把他找出来。

    就听到“啊”地一声叫,郭世保踉踉跄跄跑出来。大家担心他有什么,急忙来看,见一只受惊吓的小鸟扑楞楞着翅膀,从郭世保身后飞出来,先是飞得歪斜,后才飞远去。

    郭世保面白如纸,傻呆呆在草丛上站着。小厮们也有暗笑的,山洞里黑,小鸟乱飞吓到。过来安慰他,把郭世保带到开得繁茂的石榴花下,让人取喝的取吃的来。

    “这里怎么能乱玩?”身后有人开口,是脆生生带着甜美的嗓音。郭世保见小厮们欠身子行礼:“王姨娘。”

    来人是个近三十岁艳丽妇人,打扮得脂光滑腻。郭世保家里没有小妾,好奇的看着她。王姨娘含笑过来,先数落小厮们:“这后院子里平时少有人来,这是哪一家的小公子,仔细撞着什么,看你们怎么交待!”

    “这是小王爷的客人,怀化将军家的小公子,”王姨娘平时算是安分,汾阳王妃面前也有脸面,程知节也不讨厌她,小厮们回过话,把郭世保弄走。

    走的时候,郭世保下意识回头又看山洞,没有注意到王姨娘在旁边微眯眼睛。一干人把郭世保弄走,王姨娘似在看花,打量左右再无人声,悄步去了山洞里,过一会儿才出来,带着放心的笑容走了。

    小厮们哄着郭世保:“去踢皮球,”郭世保蔫蔫的,总似没有精神。小厮们担心真的撞着什么,一面来回程知节,一面送郭世保回来。

    汾阳王妃母子长谈到现在,当母亲的怒不可遏:“你要让我们家成为笑话!”程知节皱皱眉:“母亲,房中无人,怎么是笑话!别人不会以为我们家置办不起。”

    原本是一句笑话,汾阳王妃气得更狠:“你想想你的弟弟们,他们要是先生,要是长孙,你父亲就会喜欢他们的孩子,”

    程知节难得不礼貌的打断母亲,他毅然正色,用眼光打断汾阳王妃的话。对着愕然的母亲,想上一想再道:“母亲,打小儿起,您就这么对我说,要不用功,父亲会喜欢别人。所以我喜欢二妹,她从不为别人喜欢而作什么。”

    “你这是什么话!”汾阳王妃又一次大怒指责,程知节道:“我岳父家里,姐妹兄弟间,看着吵吵闹闹,其实很好。我去军中,见到多少抛洒热血。他们无根无基,有如我的岳父,一样当大将军,有富贵,在朝中有名望。母亲,我长大了,是一个男人,如果父亲真的不喜欢我,喜欢别人,母亲,你还有我。”

    汾阳王妃愣在当地。母子之间寂静中,程知节诚恳地道:“从小我就是世子,我要做这样,做那样。二妹就不,她是家里的宠儿,在她家里,她喜欢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岳父母也并没有让她失了大规矩。母亲和父亲对我说的女孩子们,不是不好,而是全为着这样好那样好而说话行事。我喜欢二妹,她简单又单纯。”

    “简单又单纯,知节,我们家是王府,简单又单纯的孩子来到,没几天就被人拆骨头剥皮!”汾阳王妃怒火熊熊,说出来几句实话。

    程知节哈地一声笑:“母亲,二妹是简单又单纯,可不是好惹的人。”他甚至眨眨眼睛:“您不信,您等着看吧,惹到她,可是不会放过。”再挺一挺胸膛:“当然,母亲会疼她,她会孝敬您。母亲不疼她,我会对您说。她做得不对,我也会教训她!”

    得罪二妹的人,是什么样子,就是小王爷小时候那样,被二妹拎着弹弓追出去多远不敢回头。

    汾阳王妃觉得和儿子说什么话都无力,她垂下长袖不无痛心:“知节,你从小是名师教成,为给你寻师傅,舅舅费上好些心思。你小时候,就注定长大是王爷。为了你当世子,舅舅费上好些心思。”

    程知节自言自语:“难怪岳父会有捶杀的话,原来夫妻成过亲,全是娘家作主!”汾阳王妃又气起来:“这是什么话?”

    程知节陪笑:“随便说说。”还要再说什么,外面有人回话:“郭小公子被吓到。”程知节一跳而起:“我去看看。”

    汾阳王妃看着又气,对外面人道:“快送过来。”程知节只得站住,见人送郭世保来,却已经恢复颜色。还是拉着郭世保的手,见热汗不少才放心,伏下身子问他:“多吃包子,你怎么了?”

    汾阳王妃要笑又忍住,从他小时候起,听到这名字的人无一不笑,郭家再不会起名字,也不能起个多吃包子。而且郭朴对着别人是一本正经:“这是凤鸾起的。”

    还有多念书,多撕书……。想想二妹,汾阳王妃觉得全是名字起的不好。叫什么不好,叫多撒书。

    郭世保摇着脑袋笑:“山洞里黑,吓了我一跳。”程知节拧眉看跟的人,跟的人扑通全跪下:“小的该死!”

    “怎么让他一个人去山洞里?”程知节生气地道:“来人……”汾阳王妃止住他:“你不必发落,先带他去玩。”

    把程知节赶走,汾阳王妃也有法度,冷冷教训一顿,再道:“下次再有此事,一定严惩!”

    郭世保玩到晚上,程知节送他回去。郭世保来见父亲,悄悄告诉他:“王府里的山洞不好玩,像有鬼影子。”

    郭朴闻言笑:“你又胡说,自己看花了眼才是。进去见母亲,不要告诉她有鬼,你母亲听到,还不吓到。”

    “我被吓到了,”郭世保说过,郭朴摸摸他的头作抚慰,又装着不喜欢:“这样还要当大将军?”战场血肉横飞更吓人。

    郭世保噘嘴:“几时带我去,”他摇头晃脑袋:“二姐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去军中,父亲,这件事算是你错了!”

    郭朴大乐,想到自己是父亲,又板起脸:“怎么能说父亲错?”郭世保眨巴着眼睛:“先生说,对与错,要分明。以下对上,可以相机直言也!”

    他头摇得颇有几分秀才模样,郭朴绷不住一笑。南吉走进来:“夫人说小公子回来,怎么还不进去?”

    郭朴拍拍儿子:“走,我送你过去。”父子两个人出来月色下走上一回,清风朗月吹得心里舒爽。在正房台阶下,房中有欢声出来:“世保哥哥,”

    郭世保转身就要走,被郭朴带住肩头,当父亲的好笑:“你们都还小,”安宝婴扑出房帘,戴着满头的花翠,穿一件粉红色的上衣,水绿色的裙子,看上去似小仙子,可郭世保苦起脸。

    在安宝婴还没到身前,郭世保对父亲撒娇:“我要避嫌!”

    郭朴把儿子拎着走:“还小呢!”安宝婴乐呵呵扑上来,郭世保拼命往父亲身上靠,小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我要避嫌!”

    “我也要避嫌!”安宝婴又学会这一句,笑眯眯扯住郭世保衣角:“陪我玩娃娃,”郭世保嘴里说着不要她,真被扯住衣角,就没有话。

    被扯进来,安宝婴对凤鸾笑:“四婶娘,”口水滴下来。郭世保只能给她擦,凤鸾含笑看着,安宝婴佐着小脸儿带着恳求:“要和哥哥玩妹妹。”

    郭世保大声道:“天晚了,你应该回家!”安宝婴笑逐颜开:“你和我回家去。”郭世保垂下头:“我不要和希逸哥哥睡,我踢人,他会说我。”

    “那你睡宝婴的床,”安宝婴欢欢喜喜转过来见郭朴:“四叔,我的娃娃今天有许多漂亮衣服。”郭朴和凤鸾对视着笑,郭世保软下来许多,和安宝婴商议:“明天我去看,今天你先回去。”安宝婴弄明白以后,咧开小嘴儿:“哎……。”

    水漫金山。

    好不容易把安宝婴哄走,郭朴和凤鸾调笑:“我和凤鸾想当年,也青梅竹马过。”凤鸾笑话他:“弄掉我的糖人,以后就赔许多,也不能算!”

    郭朴手抚上凤鸾腹部:“给你一个小子,你生下来,再给你一个。”凤鸾吃吃笑着推他:“就是人家再胖,可不能再用那法子。”她嘴角噙笑:“孙家嫂夫人,滕家嫂夫人都胖了,”

    “你这是很喜欢吧?”任郭朴怎么看,凤鸾也是惋惜的语气,喜欢的样子。凤鸾轻轻一笑:“你呀,你不懂女人心思。”

    郭朴认栽:“我是不懂。”轻拍凤鸾:“我们睡吧。”

    过上一天是虞家为虞临栖办葬礼,虽然他死去有一个月以上,固执的虞老大人还是当棺木回京那天是死期,不顾家里中落,为儿子办丧事。

    虞家被查抄,家宅大多没收。好在城外还有几亩祭祖家庙,这是不入官产,得已存留。来的人也不多,不少亲戚深恨虞临栖,不愿意过来。

    虞老大人不管,他和妻子带着仅余的两个家人,把院子打扫干净。又有几个族中的长辈过来,请了一班道士,看着还算热闹。

    点上三炷香换上,虞老大人正在泪眼婆娑时,见门外有马蹄声。家人回道:“郭将军来了。”虞老大人嗯上一声,他不觉得奇怪,他知道郭朴会来。别人都不来,郭朴也会来。

    郭朴进来的时候,见到葬事还算整齐,心里舒服许多。虞老大人没怎么哭,等郭朴祭完,拉着他到一旁小屋中,屋小又窄,却收拾得一尘不染,里面堆着许多的书,虞老大人道:“你自己挑吧,全是临栖在的时候最喜欢的书,你留个念想也好。”

    “不瞒老伯说,临栖临终还有一句话,有本书留给我。”郭朴见书少了好些,不禁难过。转身对外面灵棚看一眼,他差一点儿要打开棺木看看。郭朴知道这棺木先去别处再回虞家,临栖还是旧日模样?

    虞老大人道:“你自己取吧,只是孤本儿善本儿,就没有了。”他不避讳的叹着气,郭朴平静提醒他:“老伯,丧事不必过七天,明天就下葬,这与体制不合。”

    不管怎么样,虞临栖顶的是奸细的名声。为奸细大办丧事,总归不对。郭朴好心提醒一下,免得御史们再作文章。

    “我也打算明天下葬。”虞老大人再固执,也只能撑上一天。郭朴黯然道:“明天我再来。”他去取书,虞临栖的话只有郭朴一个人听得懂。

    有一本书是装订起来,是虞临栖手抄的一些故事。是他幼年时所写,郭朴曾夸虞临栖字好,虞临栖得意,把自己幼年写的给郭朴看,并且和郭朴互相取笑:“他年有人求我的字,我这个可算是孤本儿,这是八岁时所写,再也写不出来。”

    郭朴拿上这本书,随意翻看几下,见并没有什么。和以前看过的一样,只有虞临栖自己的字在上面,再多了些小小书画。

    秦王频频问遗言,虞临栖死前最后一句话:“故人故物。”郭朴取书回家,放在书案上慢慢地翻看着。

    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再用手细细抚摸,忽然一拍额头,想起虞临栖说过的另一句话,当时两个人在闲谈古代权谋,无意中说传信这一件事上,虞临栖笑道:“我有一个法子,从没有告诉过别人。古人传信一旦有失,就为人知道。不如传信归传信,信中用书画喻意,就是信被查到,当事人也未必知晓。而书画泄露出去,知道的人还是知道。”

    郭朴把手抄本再看一遍,看出来不一样。以前没有的图现在出现在页角页眉。第一页乌云滚滚不见天日,画面很小,所以不易觉察。

    第二页只有八仙过海。第三页是几朵李花,郭朴琴棋书画俱全,看出来画得好是好了,有几分僵呆。虞临栖也是画中一绝,这却是他的手笔不错。

    郭朴心里已猜出来,怦怦跳着翻开第四页,果然是桃花数枝,开得炽烈。第五页,是杏花,第六页是石榴花……。余下全是花朵。

    郭朴沉吟半晌,不能确定这是虞临栖留下来的信息。卷起书放怀里,让南吉备马,决定去和大帅商议。

    有些事情,不好乱猜。

    大帅府上隔开一条街,是京里最大的一座酒楼。平时贵人无数,生意一直到深夜。郭朴去了城外虞家回来,已经是初下午。闻到酒楼上酒菜香,南吉又道:“方二老爷像在上面?”

    方二少百般不情愿,年纪也到了不能再卖俏的时候。郭朴今天有事,怕遇上他就拖上去喝酒,打马往街边儿避,又自己留神看着方二少不要就在楼栏杆口。

    没走几步,见到秦王府中的家人在楼下。郭朴心中一动,就知道秦王殿下也在。见家人们四散开,又牵马,郭朴下马避到小巷子里,他现在不太愿意见秦王。

    小巷子笔直对着酒楼,有几个摆摊儿的遮掩住身子。见秦王微笑下来,还是他微笑春风的模样。

    和平时一样,上来站定,对家人们摆手:“散钱给穷人们。”家人们拿出数千钱来当街洒出去,足有十几把,吸引得乞丐们都来抢。有一个乞丐过于感激,又是最后赶来也拿到钱,见秦王又从身边走过,大着胆子跪下来磕头:“多谢大官人,”

    他初进京,不认识贵人们衣服,看着锦绣都差不多。这一下子跪急了,郭朴清楚的看到秦王殿下面上起了一阵烦恶。

    郭朴大惊失色把马缰丢给南吉,自己走出来两步要看得清楚,又一次仔细看到秦王眸中的恼怒。

    这是秦王殿下?要知道殿下最会的功夫,就是他的仁善心。

    对面有一个人目不转睛也看着,这是廖易直。他和郭朴对上一眼,心意相通后,廖易直使个眼色,先自回家。

    郭朴缩回巷子里,觉得怦怦跳着的心平静不少,才上马往廖大帅府中去。公主笑盈盈往外走,碰了一个顶面:“你自去见大帅,”

    郭朴欠身子让在一旁,等公主过去要走,听身后有人回公主话:“怀化将军夫人送信来。”郭朴一愣,心中有事没有多问,先去见廖大帅。

    廖大帅在书房里仰面沉思,见郭朴来只手指指离自己近的椅子,还是沉思。郭朴的话不能再等,打断廖大帅沉思道:“秦王殿下,只怕有变!”

    这话好似鞭子,抽得廖大帅坐不住。他原本是主人位,与郭朴隔得有距离。索性坐到郭朴身边,低声问:“你知道什么?”

    郭朴把虞临栖的手迹呈上:“大帅您看,以前我看这书的时候,没有这些书画。”廖易直接过来翻看过,对那指甲大小的画道:“这像是念书的时候信心涂鸦,我也这么过,我孙子也这样了。前天我看他的功课,书上无处不涂着东西。”

    看书的时候,随手画上几笑,这是许多人会做的事情。

    郭朴认真道:“大帅,这像是代表瞒天过海,和李代桃僵。临栖的画笔,怎么画得这么呆?”廖易直只是笑:“我倒觉得这么小块地方,他画上八仙过海,这笔虽然细,这功夫也不错。”

    “大帅,临栖对我说过,画花要是无神,等于僵死。”郭朴把虞临栖的话学出来,廖易直早就眼神儿紧绷,可是表情还很轻松:“这也不能乱怀疑。我刚才亲眼见到的,倒是证据!”

    郭朴大喜:“您信我的话?”廖易直苦笑:“我信我的眼睛,自从你也说秦王怪异,我连着跟着他好几天,看上去和以前一模一样,皇子们的举动,别人很难模仿,”

    郭朴轻吸一口气吐出来,声音虽轻,却在两个人心里都起波澜:“要是皇子们模仿的呢?”廖易直眸子里,闪过的是惊恐万状,这是郭朴从认识他,头一回见到的表情。再困难的情况下,也没见廖大帅这样过。

    这恐怖的表情,让郭朴有毛骨悚然之感。两个人足足对视一刻钟,廖易直收回眼光:“你也许是对的,你是最了解虞临栖的人,这几年用他用得不错,他居然还对不住你。”

    “人已经死了,再说不是临栖有叛国之心,是他想错了心思。”郭朴推背图的话回出来,廖易直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容:“这种东西哪里能信!要是看看风水,我还会信几句。”

    他摸着脑袋没有主意,道:“我进宫去见见贵妃,看看她的语气。”郭朴小心道:“和贵妃说话,还是要小心的吧?”

    “我倒要你交待!”廖易直觉得一个脑袋有三个大。见身上衣服不用换,和郭朴徐步出来。他心里惊疑不定,一辈子官场风波,今天想到的事还是让廖易直头脑胀晕。

    让郭朴回去,廖易直坐上轿子往宫中来。路上想了多少回,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有可能吗?可作为忠君的臣子,皇帝示意是秦王殿下接大宝,廖易直的古代忠君思绪,是一切为秦王。

    才步入宫门,见贵妃宫中的太监气喘吁吁跑来,见到廖易直站住,廖易直笑骂他:“你少了什么东西,要跑这么快。”

    太监挨骂,反而大喜:“大帅快去,贵妃有急事宣你。”廖易直挥手:“那你还不快些。”自从皇帝要定秦王,贵妃有时候一天找上几回,廖易直已经习惯。

    贵妃在宫中坐立不安,心头的阴影让她觉得喘不过来气。才吩咐过不久请廖易直,停不上多久就要问人:“大帅来了没有?”

    宫女小心回话:“才走不到盏茶时分,想来大帅更过衣冠再来,还要有些时候。”贵妃烦躁的一拍案几,怒道:“我知道!”

    服侍的人不知道贵妃为什么大怒,却明白此时不要触犯到她。贵妃又问第三次时,凤眼斜吊起来,有些抓狂:“大帅在哪里?”

    离贵妃最近的宫女战战兢兢,回话的时候很怕自己回得不好,贵妃要拿自己出气,刚要说话,外面有人及时道:“大帅宫门候见!”

    宫女不易觉察地松一口气,贵妃也悄悄松一口气。她无事发怒,可以解释得过去。急切地道“快请。”同时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心烦意乱,竭力平稳心情。

    廖易直一进来,贵妃迫不得已命人:“都出去。”等人出去,她深吸一口气,不怕廖易直知道自己心情不定,问出来的第一句话,正打在廖易直心里:“秦王殿下最近如何?”

    心中有事的廖大帅脱口而出:“您也看出来?”贵妃闭一闭目,两滴子泪水涌出来:“我是才发现,秦王才出去没多久,我越想越不对,就赶快请你来。”

    廖易直定定神,知道自己说错话。他本来是想察颜观色,再作定夺。现在成了廖大帅主动来揭发,廖易直性子刚硬,这是多年从军而致。正因为多年从军,他养成狡猾的习性。

    能对郭朴说出来:“百年后从大宝者,你我再相从。”足见廖易直的狡猾。

    现在话多说了,廖易直得好好惦量惦量,要是自己和郭朴猜错,算是离间母子亲情。要是猜对了……。他心里盘算一下,郭朴和汾阳王府的亲事,就成门当户对!

    救驾的事,从来功高。

    贵妃等不及他再说话,先垂泪道:“刚才他来,我问他几句话,回答得虽然不错,可我觉得不对。用母子间的话试探了一下,我……”她忽然失声,很想痛哭,又用帕子死死掩住,不愿意被别人听到。

    他们坐在宫室中,廖易直知道这里还不如他的大帐稳当。他起身对贵妃深施一礼:“恕臣无礼!”先走到帘帷里看一看,贵妃也明白过来,不顾身份走下凤榻,和廖易直一起把四处全看过,再不避君臣礼节招呼他,有恳求:“此时顾不得许多,请大帅坐近些说话。”

    除了廖易直,贵妃想想应该相信谁,她还真的想不起来。宫中的人,可以被贵妃笼络,也可以被别人笼络。

    只有忠心的臣子,抱定政见后,几乎死不回头。

    廖易直精明地看这里并无外人,他先躬身道:“贵妃请上坐。”他屈膝跪在贵妃膝下,衣角几乎碰到贵妃裙角,轻声问:“娘娘与殿下母子,可想到些什么?”

    “这不是我的皇儿。”贵妃说出来,自己也惊惧莫明,又是害怕又是痛心地看着廖易直,好在从来能把持住,泪飞中强自稳定下来,哽咽道:“大帅您想到些什么?”

    廖易直低声回话:“臣是亲眼所见。”把今天遇到的事说出来,贵妃心中更为明白,越是明白越是心里冰凉:“我的皇儿,哪里去了?”

    秦王出了名,也为宁王不耻的一个名声,就是他最为怜惜贫苦之人。这本是贵妃的教导,从小说到大的面子上功夫,贵妃自己最为有数。

    秦王舍钱见到乞丐离得近,从来不会厌烦。就是心里不喜欢,多年修养也不会表现。这种习性,倒是宁王殿下所有。

    “当下之计,请贵妃先去看宁王殿下可好?”廖易直低声道,贵妃手按一按额角:“我马上就去办。不过大帅,只有这些还不足够,”

    廖易直把郭朴的话也回出来,贵妃有了笑意。此时有了浅浅的笑意,不是母子间不足够担心,而是贵妃对郭朴的示好。

    宫闱中呆上几十年,贵妃马上有了主意:“瞒天过海,李代桃僵,好主意。不过,我也有了主意!”

    先命廖易直起来,贵妃拭去泪痕,喊一个宫女来:“今天有几样异邦的菜,我说赏给大帅,还没有送去。你带大帅到东小殿去用。”

    东小殿里,廖易直还可以听到这边的话。刚才他们检查的地方,就有这一间。全是宫缎作为帘幔遮掩,宫室中的人看不到这边。

    廖易直没有心情吃喝,手里拿着酒杯,耳朵听着外面贵妃说话。她沉沉稳稳吩咐:“请秦王殿下,宁王殿下来见我。”

    笑容出现在廖易直面上,他静静候着,几样子菜又实在好吃,不觉时间过去,外面进来秦王和宁王。

    他们一同出现,廖易直很想去看一看,可是有侍候的人在,他不敢乱走动。这个时候一个宫女走过来,屏退别人,轻施一礼低声道:“贵妃请大帅自便!”

    廖易直得以走到帘后看秦王和宁王面色,头一回他发现这两个人长得很相似,两位殿下初看都像母亲,仔细看面盘子,却像皇帝。

    就是身量儿,也是一般的高矮。

    贵妃也发现这一条,以前她只在儿子身上找像自己的地方,今天才发现除了鼻子眼睛以外,秦王和宁王有许多相似之处,也就是说,相当的好伪装。

    她心中冷笑一下,缓缓道:“喊你们来,是有件为难事情。宁王,”她满面春风转向宁王:“今天早上御史们弹劾,说肖国舅又惹了事,这已经是今天第三件,皇上昨天来很是生气,是我劝下来。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发落的不是?”

    宁王面上只是恭敬,秦王垂下头,贵妃没看到他的面色,廖易直角度倒看出来秦王面上掠过恨意。

    “我本来想对肖妃说,后来想还是请宁王殿下来对你说,这事不过三,不能再不处置。”贵妃嫣然含笑,她自己的兄弟还不敢乱称国舅,肖妃的兄弟外面多称国舅。吃酒打架闹事争东西的事,一年会有好几件。

    贵妃的人办事情,从来她自己很满意。她不薄待肖妃,也不薄待宁王,不过一年之间,给肖妃的亲族生上几件事情,再蓄意夸大,这就行了。

    “肖国舅现是个官儿,总做这样事情,有失官体。宁王,依我来看,让他们兄弟回乡去安乐,那里离得远,咱们听不到,随着怎么争女人争东西,全由着他,你看如何?”贵妃轻笑着说,见宁王不无慌乱跪下来恳求:“肖大人等皆年青,请娘娘饶过他们这一回。”

    贵妃笑吟吟:“不年青了,你也三十多岁的人,何况是他们?”见秦王总不抬头,贵妃含笑唤他:“秦王,你的意思呢?”

    秦王初一抬头,宁王的眼色就扫一下过来。廖易直看得真真的,心里紧了一紧。贵妃看得真真的,更坚定她心里的想法。

    “回母妃,官员们这样的事多见的很,兴许也有人夸大,依儿臣来看,不妨再细查一回。”秦王陪笑道。贵妃还是含笑:“哦,你说得也是。”

    喊来他们不过只说这几句话,贵妃露出疲倦的神色:“我累了,宁王殿下可先回去。”宁王慢慢退出来,贵妃对秦王道:“去年对你说过,给我抄几卷祈福经卷。你可还记得?”秦王滞住,他不知道有这事无这事,但一眨眼之间,迅速明白要应承,忙道:“最近事多,请母妃莫怪!”

    “我这几天心神不宁,你今天就开始抄吧,就有什么事,能比我心里不痛快更要紧?”贵妃笑吟吟喊过宫女:“带殿下去抄经,晚了就住下来。”

    秦王有些惊慌,小心回道:“母妃,儿臣还有事,容我明天进来再抄!”贵妃沉下脸:“你最近竟然不眷顾我,快去!抄不完不许出宫!”

    廖易直微微一笑,回到座位上吃东西时,吃得十分爽快。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来请他过去。贵妃是真的有疲倦:“大帅,我困住他在宫中,有劳你……”她眸中又有了泪水,起身拜了几拜:“有劳你们找回秦王!”

    当天晚上,贵妃有恙,御医们看过,第二天更为严重。秦王殿下侍疾宫中不能出来,宁王殿下带着其它的皇子们来说了个笑话,贵妃多用了几口饭,含着眼泪对皇帝道:“我平时少与他们亲近,不嫌我宫中有病气,让宁王殿下和秦王一处陪我几天,只怕我的病能好。”

    宁王殿下,也宫中侍疾。

    不过三天功夫,廖易直和郭朴想着法子找遍能找的地方,又查过最近出京的人。贵妃更为聪明,困住宁王后,从宫中打发人出来,说宁王要寻找东西,借机把宁王府中搜了一回。至于秦王府上,更不用说。

    郭朴手捧着腮,对着窗外夏日的日头苦恼:“人会在哪里?”廖易直负手在窗前,明晃晃的阳光照在他面上,虽然一头汗,廖易直也不躲避:“应该还在京里!”

    两个人同时回身:“会在别人家?”廖易直马上转身过来:“快,把宁王和各府中的联系再看一遍。”

    宁王和郭家,郭朴道:“只有银钱往来!”宁王和别的商人家,廖易直道:“这些商人们,有这么大的胆子?除非是他的买办,别的商人全是老字号,不怕株连九族?”

    再查宁王和官员们,又过了两天,才锁定在几家王侯之府。这几位全世代功勋家,和宁王殿下素有来往,说结党谈不上,走动算是可以。不过他们和秦王殿下也一样。

    怎么去搜,廖易直和郭朴全犯难。宫中派几个高来高去的人很容易,只是王侯之家自己也有高手,一家里遭贼还好说,正值皇帝更换之际,几家王府全这样,只会让大家疑心。

    想来想去没有主意,郭朴忽然想起来凤鸾最近鬼鬼祟祟,让她不要出门,她像是和什么人在通信。

    晚上回去砚台里有墨,笔是才洗过的,不知道凤鸾在弄什么。妻子有事情瞒着自己的感觉,郭朴不喜欢。

    这一会儿纠结想不通,先去见公主,做一个包打听:“凤鸾前几天和公主通信,是说什么事情?”

    庄敬公主见郭朴过来,知道他是散心,正吩咐人备茶水等物,见郭朴这样问,笑得前仰后合。她是个庄重的人,做这样的姿态,郭朴大为意外,问道:“难道有什么不该做的事?”

    “全是该做的事,没有不该的。”公主越发笑得欢乐,郭朴问不出什么,有点儿碰鼻子灰。正要走,见二妹过来。

    二妹见到父亲在,也是一愣。小跑着上来问:“最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