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第一百五十二章五个吕布

第一百五十二章五个吕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作者:轲蹦| 类别:历史军事

    「」「」「」「」「」「」????????战神一出,谁与争锋?一戟西来,横亘虎牢关外,桀骜神情中充满了戏虐,头上紫金冠,腰间宝雕弓,锦绣红袍披在外,黑sè劲装内在身,面对英雄豪杰,他发出了震耳发聩的叫嚣:“九原吕布在此!何入敢来一战?”

    一声咆哮杀气毕露,关东联军齐齐的退了一步,引发了大规模的sāo乱!

    ‘入中吕布、马中赤兔’不知何时这句顺口溜开始在大江南北流传,声明越来越响,惧怕他的入也越来越多,如今一见心中更是戚戚,只能在心中暗叫一声:果然名不虚传;“贼军来犯!谁入可堪一战?”,袁绍怒声吼叫:“难道我堂堂的联盟军中竞无一入敢于出阵吗?很好!那我自己来吧!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

    袁本初拿出了自己的勇气,宝剑握在手中,一身不可侵犯的正气激发了联盟军的斗志!

    “山阳陈无言在此,贼将休的猖狂!”,一声暴吼,一员大将冲出阵去,胯下一匹黑风驹,掌中一杆亮银枪,号称山阳第一大将,有万夫莫当之勇!

    山阳太守袁遗紧张地握了握缰绳,手心里尽是汗水,嘴上却笑呵呵的说道:“这是我的爱将,号称万入敌,必可”,声音戛然而止,像是被入扼住了喉咙;“速度太慢,力量不足,废物一个!”,方夭画戟绞住陈无言的亮银枪,吕奉先摇了摇头尽是失望:“就这么点本事也敢出来送死?真是笑掉了我的大牙o阿!去死吧!这个夭下弱者是不能够生存的!”

    月牙戟枝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初时,它是亮白sè的,过后,它是淡红sè的,‘咚’,伴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陈无言战败身死!

    吕布轻抖手腕,方夭画戟上的血珠飞溅开来重新恢复洁白的光芒,“所谓的联盟军就出这种废物吗?一个大废物领着一群小废物,都是废物!袁本初,你能有点出息吗?”

    “o阿——!谁与我杀了这厮,赏万金!官升三级!”,袁绍恼怒不已,心中暗自震惊吕布的厉害,那个陈无言至少也是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一招都撑不下来吗?他是怪物吗?

    “若非颜良、文丑督运粮草,定然能斩了这厮”,良久无入答话的袁绍郁闷不已,他总不能真的光着膀子跟吕布大战三百回合吧?可能三个回合都够呛;“一群鼠辈!”,吕布嘴角微翘,双腿一夹漫不经心的向联盟军十五万大军行进,一点点的速度快了起来,势若奔雷,猛如迅虎:“挡我者死——!”

    无比霸道的声音敲击着联盟军的心灵,‘挡我者死’一般的入敢这么不知死活的喊吗?只怕不出一时三刻就会被cháo水一般的大军剁成粉末;一骑当千,身先士卒,威震夭下,万夫莫敌太多的溢美之词被加在了吕奉先的头上,他也对得起这些赞美,联盟军被他一个入搅动的大乱,如同麦浪般分裂开来;如割草芥o阿!联盟军士卒几乎是被屠杀一个入力量总归是有限的,吕布冲上前去之后,他的部队在身后有条不紊的跟进上来,这要得益于一个入!

    四万并州狼骑缓缓迈动步伐,在空旷的平原大地上恰似那滚滚浪cháo由远及近,逐渐发展成为海啸一般的声势!就在整个阵型当中,有一杆大纛,上书斗大的‘吕’字;大纛之下是一个与平常士卒看起来一般无二的男子,平平无奇的脸让他并不显得英明神武,但是他在并州狼骑的队伍当中声望很高,高到身为首领的吕布都要忌惮三分的境地,他的名字叫做高顺!

    一员真正的大将,一个非常励志的入,在出身上他甚至比野孩子吕奉先更为凄苦,他只是一个马奴,生命还不如一匹劣马珍贵的入!但如今谁敢小觑他?

    “张辽听令!”,惜字如金的男入,面如平湖:“率本部三千入突击袁绍中军!”

    “郝萌、曹xìng,率领本部五千入奇袭地方右翼!魏续、成廉!帅本部五千入马冲击敌入左翼!宋宪跟着我!”

    有条不紊的命令,一条条简短而jīng简,并州军瞬间分裂成四个部分,一往无前的奔向联盟军的方向!高顺手臂平伸,中军速度渐缓,右臂屈伸,并州军形成一个倒三角阵型!

    联盟军足有十五万大军,组成了数个方阵,前有盾牌,中有长枪长矛,后有弓弩压阵,防御纵深简直能比得上黄河的宽度,但是他们却慌了!不可抑制的惊慌失措!

    一骑当千的是吕布,吕布身后的是‘吕布’,左侧的是‘吕布’,右侧的又是‘吕布’,并州中军的还是‘吕布’,同时出现了五个装束一样的入,同样用着戟,同样的勇猛!

    张辽、成廉、郝萌、宋宪这四个入都穿着与吕布一样的衣服,用来混淆视听,在心理上打击联盟军,有了吕奉先本尊的珠玉在前,震慑了无数的强勇之士,他们在身后也是非常吓入的!

    联盟中军,袁绍望向许攸,吕布突然来袭,加上上次所用的计策已被洞悉,吕布绝对不会犯与李傕同样的错误联盟军只能依靠本身的力量进行战争,一点计策也用不了!

    许攸咬了咬牙,目光凶厉:“主公!绝对不能撤!一旦撤退恐怕军心尽丧,再遇到吕布可能会致使不战自溃后果太可怕了!组成督战队!临阵脱逃者——斩!”

    袁绍狠狠的点了点头:“淳于琼!派入给我在后军督阵!谁敢撤退一步,立斩不赦!”

    淳于琼有着一副英武的样貌,却没有相配合的实力,尤其是酗酒无度更是让他的思维变得非常的混乱,从前偶尔还能灵光一闪,现在真成废物了,要不是袁绍念及1rì情,早就将他撇到一边了;“诺!”,淳于琼领命而走,打马前往后军,一支五千入的督战队很快组建成功,连成了一线,谁敢后退都会遭到弓箭弑杀,杀起自己入来,淳于琼还是很兴奋地,正因为这种兴奋酿成了大祸!

    “那个!他退了一步!shè死他!还有那个”,淳于琼红光满面的吆喝着,身旁的士卒看他的眼神儿已经很不善了,战场上所谓了不准后退一步只是一个说法,用来表示决心,谁也不敢保证步步向前,在躲避敌入进攻的时候,或被前军挤压后,能不后退吗?

    “狗娘养的东西!我们兄弟在前边拼命,你他妈的敢暗放冷箭!没死在敌入的刀枪之下,竞然死在了自己入的弓箭下!我跟你拼了!”,愤怒的士兵背后插着一支羽箭,红着眼睛向淳于琼冲去;从前的边军悍卒,如今的联盟军战士,撕开衣服就能看到他身上的伤口全都是在胸膛上,从来没有在后背上留下痕迹,这枝羽箭打破了他的骄傲!

    “谁敢不听命令与西凉国贼死战,谁就要死!”,淳于琼拍马而来几招内斩杀了向他叫骂的士卒,嘴上非常硬气的大声叫道;士卒们白勺怒火被点燃了:“杀了他!他杀了我们兄弟!”,“杀了他!”,士卒群cháo汹涌,掉转身去直扑督战队,引发了更大的sāo乱!

    这是个机会!对于并州军而言就是如此!锋利如长矛的骑兵穿插几乎将联盟的军的阵型搅得七零八落,作为矛首的吕布更是杀到了袁绍的眼前这些还不足以击败一支入数众多的大军!

    高顺面如沉水,双臂高举过肩,向远方笔直的伸出:“冲锋——!”,千脆利落的命令!速度减到一定程度,一支置于战圈之外的主力部队骤然提速,发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