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第一百五十五章天下无敌手

第一百五十五章天下无敌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作者:轲蹦| 类别:历史军事

    「」「」????“大哥你的理想是什么?”,略显惺忪的丹凤眼紧紧地盯着刘备,关云长想了很久才非常认真的问出了这句话,三兄弟结义也有几年了,这个问题也一直憋在他心中好几年;“哈哈哈怎么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我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别怪当初我诓骗你,当时仅仅是一时头脑发热罢了,其实我更向往的是闲云野鹤的舒适生活;喝酒的时候有兄弟,睡觉的时候有婆娘,上有高堂、膝下有子,平平淡淡、平平安安,乱世人命很轻贱,又很坚韧,拼搏或许可以成功,只是我现在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刘备咂咂嘴,像是在回味村中的老酒,脸上挂满了笑容,满足的笑容;关羽双目怒睁:“你敢诓骗我?你曾经说的都是假话?你的仁义难道就是虚伪吗?”

    “阿拉拉别那么认真嘛!所谓仁义其实只是心中的一个念想,一个做人的准则,亲善、亲和,孝悌,和德!皆道,皆理,皆礼!要发自内心,而不是夸夸其谈,你说是吧?”,刘备微笑着;“哼!”,关羽闷哼一声:“我不懂!我只知道你当初豪情万丈的我说,你会将仁义的光辉洒满整个天下!我也只记住这一句话!我以为你的器量能够容下我,我以为”

    “你是一把快刀,锋利无匹,伤人又伤己!云长,你可以做得更好,你可以办到一起,你有着崇高的理想,你是一个能够干大事的人,而我嘛有点烂泥扶不上墙的意思!那么,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离开我吗?

    你还在固执着心中那所谓的义气吗?义气,不能当饭吃!你可去寻求你光明的未来不是吗?身为兄长我很乐意见到你豪气干云,气壮山河,站到云端!”,刘备依然微笑;青龙偃月刀冰冷的握在手中,跟自己的心一样的冷,关云长抿抿嘴唇:“君子厚德载物,以德服人,以义动人”

    “咔嚓——!”,一声霹雳声响,乌云盖顶,虎牢关的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阴云,大地一片漆黑,只剩下阵前打斗中的吕布、张飞,雷光闪耀,宛若神仙打架;乌云四合。「」「」暴雨将至。关羽手擎大刀肃立阵前,呼号地狂风卷起漫天风沙,狂暴地拍打着青色的刀面上,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天地间弥漫着浓烈地肃杀之气,关云长像一尊冰冷的雕塑!

    一阵风沙刮过二爷的脸庞,吹散了他三尺长的美髯,朦胧地视野里,吕奉先雄壮的身影就像是一尊怪兽,嘶吼怒吼中狂野的宣示着自己的存在!天色,不知何时变得更黑了。虽然还是正午时分,却暗黑如同夜间。

    “喀喇~”,一道耀眼地闪电悠然掠过长空,照亮了苍茫的大地。关羽霍然回首,嘴角微翘:“这就是你的器量吗?大哥?有所为是为仁义,有所不为也是仁义,仁义本就是——狗屁!哈哈哈!但是我依然不能够舍弃啊!三弟!退下!”

    “啪!”,一滴晶莹剔透地雨点从浩渺的虚空滴下,轻轻地溅在关羽的脸上,云长拖刀而奔,虎目怒睁——快如风、疾如电!关羽一朝顿悟!更上一层楼!

    风如龙,马长嘶,英雄气概吞山河!刀芒利、雨霜寒,壮士豪节上九霄!

    “杀——!”,吕奉先目光狰狞,来自地狱的嘶吼震人胆寒,一遍遍重复着杀杀杀杀尽天下!霸绝天下,何人可堪一战?

    黑三爷在黑暗中能看真楚的估计也就是他那白眼珠与一口上好的大白牙,‘刺啦’一道光芒落下天际,张飞陡然仰天咆哮,脖子上地青筋亦根根凸起,手上丈八长矛陡然一顿:“吼!”

    五十余招的交手中他尽落下风,一丝一毫的便宜都讨不到,吕布这厮,你可以去诟病他的人品,但不能诟病他的强悍,一声暴吼逼退吕布,张飞撤出战圈!

    “吕布!看刀!”,关云长转眼间杀到,青龙刀拖在地上刀锋与沙砾摩擦形成星星点点的光芒,骤然,光芒散尽,黑漆漆的天空之下只剩下那**的一刀!

    锋芒无比,绝世快刀!吕布狂暴的心愈发的焦躁,方天画戟蛮不讲理的迎了上去——咔嚓!只闻雷声未见雷光!

    一刀无果,再来一刀,借助反弹之力青龙偃月刀诡异的在关羽身后完成一个横扫,交换到左手上,由下而上劈向赤兔马!这一刀巧妙异常,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吕布毕竟是吕布,他不是曹布、也不是袁布方天戟叉子一样向下伸去,狠狠的击在刀锋之上,这一刀依然无果,一刀不成,还是一刀,关云长从不言败!

    变刀为枪,中平而又迅捷的青龙刀刺向吕布胸腹,诡异的快刀!吕布预料不够,也不够冷静,荡开青龙刀挺戟便刺两败俱伤!刀锋的覆盖面积太大,划上了他的肩膀,方天戟的诡异套路也勾伤了他的胸腹!

    “很好!很好!很好!”,马匹交错闪过,吕布伸手抹了一下肩膀,鲜艳殷红的血迹是那么的刺眼,放在嘴中这是甘甜的腥味儿,吕布喃喃自语的声音渐渐化为咆哮!

    关云长闷哼一声,长刀激舞,雨水渐渐的大了,每一刀挥过去都带有一条水迹:“无仁无德无义之辈!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吕奉先!你空有一身冠绝天下的武艺,但是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人们不愿意高看你一眼!”

    “胜者王侯败者寇!你又懂得什么?这个天下是狼的天下,关云长!你不懂!所以你永远只是一匹拥有羊的心肠的狼!你只是个胆小鬼!你只是一个废物!”

    方天画戟正如那九天霹雳,犀利的要人命,青龙刀猎猎挥舞,划出一道道璀璨的刀芒

    “温侯久战,只恐力不从心!准备接应!”,张文远轻轻一拔马头,第马走到前军阵前,胯下地战马使劲地甩了甩马头,甩去鬃毛上积盈地雨水,又“呼噜噜”打了个沉闷地响鼻。「」「」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这磅沱地大雨挤压着,显得无比压抑。

    “不要过去温侯不允!”,沉默的男子沙哑的嗓音警告着张文远,双眼平静的如同镜面:“变阵,攻击队形!等待即可!”

    张辽摇了摇头,甩甩僵直的手腕,右手青龙戟狠狠地磕碰一下顶上头盔,焦躁的一把扯下它扔到一边,用青龙戟无聊的来回拨弄,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动;“啊呀呀,忘了点事情,这位小兄弟还在等着看我怎么使用子母连环枪呢!”,吕布从新恢复冷静,微翘着嘴角,将雨水冲刷中的暗影短枪勾起来,冷笑连连的看着关羽!

    狂暴中的吕布非常的可怕,他可以压着黑三爷狂揍,但是,冷静中的吕奉先更加的可怕!双臂猛然用力,暗影短枪被飞掷出去,赤兔马爆烈如同花火,风驰电掣,追赶在身后!

    雷霆闪过,关羽堪堪挡住暗影短枪的暗袭,青龙偃月刀被巨大的冲击力冲击到一旁,而吕布——到了!一声轻喝,方天画戟高举头顶,以戟做棍,力劈华山!

    关云长紧咬牙齿,单臂擎着青龙偃月刀迎了上去!吭!一声闷响,青龙偃月险些被击飞,虎口上的疼痛可以感觉的出来,崩裂了,肩膀上的疼痛传来,右臂的用不上力气,可能脱臼了;“哇呀呀呀三姓家奴!张爷爷在此!”,张飞是奇葩中的奇葩,奇葩不代表白痴,关羽这个二哥傲气深重他知道,但是现在的情势已经不允许关羽继续傲气了,保住性命才是第一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