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第一百六十七章李大爷

第一百六十七章李大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作者:轲蹦| 类别:历史军事

    「」「」「」「」「」「」????????华雄这是一个反应很慢的人,反应慢并不代表傻,这是两种概念,反应慢你可以看做他进行考虑的时候所费的时间比较长,而傻就是傻,跟别的无关;按照李儒的指示,在李肃与吕布发生一番激斗之后,要么李肃成功了,他什么也都不需要去干了,要么李肃死了,但是李肃可能会给吕布带来很强大的杀伤,这个时候他出手正合适;可事情总是按照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李肃剑走偏锋,以诡道胜了!是的,不管怎样说,就这次的交手来看,李肃赢了!但是他没有痛下杀手,吕布仅仅是被他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看到这里他本来都想走了,异变陡生,突然蹦跶出一个小白脸子,叫什么李孝先?然后又蹦跶出一个相当凶残的老头,给吕布狠狠的来了一下子!

    华雄没想到,从前的文士李肃,原来是这么生猛的一个超级武将,华雄没想到吕布也有受伤的一天!分数两个阵营,并不妨碍他对吕布的崇拜,只是身为一名军人,他没有选择的余地罢了!

    现在怎么办?吕布受的伤看样子是很重,可不要忘了虎死雄风在,何况是没死的,而且李肃与吕布应该是很久以前就认识的旧交,自己出手可能被其阻碍,到底该怎么办呢?

    华雄骑着自己的黑风兽,远远的吊在吕布三人身后,呆呆的坐在马背上,怀中抱刀,手臂支着下巴,豁然,一道灵光闪过!华雄双腿一夹马腹,向前奔去!

    “嘚嘚嘚嘚”,李肃咪咪眼睛,小声地说道:“有人来了恩?华雄?他怎么回事儿?”

    一直到黑塔般的华雄到了跟前,李某人才看清楚是他,比起这些超级武将,他的眼里与听力简直就是带着花镜的老奶奶级别的!

    “华雄你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你是来杀我的?”,吕布轻佻的打量着华雄,道:“在我手底下连三十招都撑不过去的手下败将!你是想死吗?”

    华雄一抱拳,毫不畏惧的说道:“军令难违!我也是迫不得已!温侯受了重伤,我也看到了!三十招三十招我若取不了温侯的性命,从今之后见到你我便退避三舍!”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是谁啊!霸气!绝对的霸气!吕奉先果然是真豪杰!张狂而又自信!屈伸手掌,吕布伸出三根手指:“三招三招内我若不能击败你,我就自尽在这里!”

    “奉先!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你”,李肃焦急的劝说,全盛时期的吕布在面对华雄的时候最起码也要十招以上,如今仅仅三招,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闭嘴!”,吕布没有说话,说话的是李凯,李某人严肃的说道:“这是他的骄傲!属于天下第一武将的骄傲!你若让他回避,他这辈子也就毁了,还不如死了的好!”

    吕布颇为赞赏的看了李某人一眼,有些知己的味道,方天画戟慢慢的竖起,头朝上,尾握手中,这是一个诡异无比的起手式!吕布挑衅的挑挑剑眉:“华雄你准备好送死了吗?”

    华雄坚毅的望着吕布,手中鬼头大刀横于胸前:“自然!”,他一开始就准备好做防守的姿势就是这个姿势让吕布轻蔑的笑了!华雄——怕了!

    在面对吕奉先的时候,谁又能掉以轻心呢?他就是头凶兽!是个怪物!吕布双腿一磕赤兔马的马腹,赤兔马兴奋的向前奔去,恩战马也有郁闷的时候啊!

    、他的老大,吕布,这是个张狂霸烈的人,在他面前自己需要低头,那个李肃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他的弓箭术可以一箭射掉自己的鸟,还有那匹瘦骨嶙峋的小柴龙,那厮就是一个异类,还有那个小白脸子

    一行三人六马,它唯一能欺负的大概也就是那个小白脸的战马,除此之外它全都惹不起!作为四大名马之一,马王中的马王,仅仅两三里的路途中它的小心肝一直在颤,汗水不停的在流,简而言之太丢马脸了!

    “嘶——!”,赤兔马兴奋的嘶鸣,大嘴张开就要向华雄的黑风兽咬去,吕布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赤兔又郁闷了!它哪里能够理解吕布的真正意图呢?他要靠的是实力,绝对的实力!不可参杂任何东西!

    战马、兵器这些都可以视为一个武将的部分实力,如论怎么样谁也不会去说些什么,但吕布就是这么骄狂的一个人,尤其是在自己最强大的领域当中!

    “接好了——!”,吕布竖起来的方天画戟向前砸去,华雄连忙招架,画戟落下砸在刀杆上,却没有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仅仅是砰地一声,为何?因为吕布根本没用力,只是控制方天画戟来了一个自由落体!

    华雄在惊诧中听到了一声怒吼,吕布单手转动方天画戟,戟上小枝螺旋刀一样顺着刀杆划向华雄的头颅!华雄将横亘在胸前的鬼头大刀竖了起来,意图拦截吕布的攻击!

    “第三招!给我破——!”,吕布暴吼一声,转动中的方天画戟勾住了华雄的兵器,双手猛然发力,鬼头大刀飞了出去!方天画戟也顺势搭在了华雄的脖颈!

    华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一个武将在战斗中失去武器这意味着什么?一个字——死!这也是最打击人的一种手段!

    吕布将方天画戟收了回来,冷哼道:“服?还是不服?”,挣扎间华雄坚定的望着吕布,轻吐:“不服!”,倔强的话语,不屈的眼神,以及执着的回答!

    “哈哈哈很好!一个武将怎能在被别人击败的时候就屈服呢?只有无所畏惧的心,才能够成为最出色的武将!”,吕布大笑,胸腹间的伤口被扯动,流下血液,他毫无察觉;“华雄等你回去的时候不要提及我的存在,这是温侯放你一马的条件,你必须遵守,不然就是——死!”,李某人懒洋洋的说道;吕布转身凶狠的问道:“你有什么资格代替我说话?”,李某人一摊手:“听我的就顺,不听我的一定会出事儿!你不信?不信也就算了,我也无话可说!”

    “我可以答应!”,华雄深深地看了一眼李某人,拍马向西方跑去:“李先生已经去了汜水关!不过他不会就此死心的!”

    “果然是个不错的聪明人!”,李凯赞叹道:“敌在明、我在暗,如此才更有机会占据主动,与李文优这样的高手过招,任何一丁点优势都必须抓住!华雄的承诺,可信吗?”

    “可信!”,吕布蹙眉,道:“如果他不答应你这个要求呢?你打算怎么办?让我杀了他?”

    “愚蠢的想法!李儒会以残害同袍的罪名即刻处死你!我只是在吓唬他一下而已!如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