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第一百七十七章孙坚斩华雄李凯揍吕布

第一百七十七章孙坚斩华雄李凯揍吕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作者:轲蹦| 类别:历史军事

    有一句话说得好,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就像是米饭与便便,比喻有些粗俗,可道理还是非常硬的,至少对于现在的这个场面来说非常的实用,鲍忠这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扑街仔;

    他想斩杀华雄,斩杀华雄?在失去战马的情况下,身边也没有支援的情况下,他想斩杀华雄?真不知道是称赞他的勇气,还是说他已经被洪水冲昏了脑子;

    “华雄——!斩杀你的人是鲍忠是也!”,鲍忠手握战刀,嘶吼中勇敢的冲了上去,坚实的脚步踩在积水上,发出啪啪的水声,溅起了一道道浑浊的浪花!

    华雄正是暴躁的时候,以往什么事情都慢半拍的汉子,这一次给出了最快的回答,黑风兽一纵,恰似那离弦的羽箭,迅猛无比,鬼头刀绽放光芒:“无名小卒,焉敢如此?”

    手起,刀落!“啪”,积水中掉落了斗大的一颗人头,殷红的血液很快弥漫了整个水洼,于夏日中复苏的蝇虫蜂拥而至,很快就奏起了不知名的乐曲;

    “哼!”,华雄抖腕,鬼头刀上的血液被甩了下去,他心情很沉重,胡珍生死未卜啊:“传令!扩大搜索范围!一字平推!一定要找到胡督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诺!”,众亲卫齐声大喝,所有人都知道华雄能有今天全都是拜胡珍所赐,想当年华雄也不过是一个打铁匠而已,一个备受欺压的软弱之人,正是因为胡珍偶然间发现了他,他现在才会有如此成就,将军的称号,以及关系第一勇士的名头

    洪水过后大地呈现出一片沼泽的样子,漂浮的尸体,嘶鸣中寻找自己主人的战马,鲜明的旌旗也已经变成了抹布一样的存在惨烈。╔ ╗令人毛骨悚然;

    “噗噗”,下游的一处水洼中,一个人在漂浮中翻过身体,在水中仰面躺着,可以看出来他的水性很不错。╔ ╗一个猛子扎进去后。捞出了一柄战刀,游荡几下之后走上了岸边;

    卸下盔甲,看着发的发白的伤口,他感叹道:“李文优太狠了!恨不听戏志才之言啊!”

    孙文台。这一次冲锋冲的最猛的人,可以说洪水来临的时候他已经追到了前边胡文才的部队,也正因为如此,他的部队算是受损最严重的,可能这一次全军覆没。就连自己的几个弟兄还有儿子现在如何他都不曾知晓;

    仰望蔚蓝的天际,孙坚握紧了战刀,发出了一声咆哮,面上阴沉之色更加深重,望着远处一匹抖落身上水珠的战马,孙坚走了过去,他现在要去寻找自己的弟兄们还有孙策!

    “啪啪啪”,水乡泽国中战马的蹄声不在清脆,反而是水花激起的那种声音。孙文台募然转头,眼中有些狠戾之色!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刚刚死里逃生就遇到这些杂碎!

    跨上战马,孙文台撕扯掉身上的衣衫,只穿着一条裤子,手提战刀凶狠的迎了上去!战刀闪落。一名西凉士兵反应不及,人头落地!

    “有敌人!有敌人!”,不远处一字平推寻找胡珍的西凉骑兵发出了凄厉的叫喊,不少人蜂拥在一起紧张的与孙坚对持。对于孙文台来说这些人是他的猎物,而对于这些人来说。孙坚何尝又不是猎物呢?

    “某乃——江东孙坚是也!何人可堪一战?”,孙文台咆哮,正如他的外号,老虎一般雄厚的吼声,充满威严!

    “都让开!我来!”,华雄及时赶到,鬼头刀指着孙坚:“孙文台!你可识得关西华雄吗?”

    “认识怎么样?不认识又怎么样?一个即将魂归地府的小鬼我还用在意你?”,孙坚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废话少说!你我狭路相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战吧!”

    古锭刀半弦月一样爆发出诡异的刀芒,华雄双眸一沉,鬼头刀狠狠的劈斩过来,孙文台的实力不容小视,尤其是他坚韧的意志,勇猛的作风,更是令人忌惮;

    “吭!”,战刀碰撞,白昼中依稀可见的是火星四溅!身高就是,膀大腰圆的华雄在初初交手中敏锐地觉察到了这是自己的优势!一个能够压着孙坚的优势;

    “喝!”,明白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不用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从天而降,孙坚奋力抵挡,身上的疼痛令他差点摔落战马,旧疾未愈,加上洪水的冲击,他的身上还有内伤!

    绝对不能这样耗着了,否则将会死在这里啊!念头至此,孙坚一边奋力的抵挡着华雄狂风暴雨的袭击,一边思量着,他发现了一件有趣儿的事情!泥泞的土地上,战马的作用可能并不那么大了!

    也就是说他可以放弃战马!用步战的方式来取得这场胜利,与一些将领不同,孙坚不禁在马战中非常骁勇,在步战中也非常厉害,毕竟在河流众多的江南,水战、步战才是主流基调;

    “喝——!”,华雄暴吼一声,鬼头刀眼看就要劈到孙文台了,“嗤——!”,一大股鲜血喷溅出来,却不是孙坚的,而是他座下的那匹战马,几乎被华雄劈成两半!

    孙坚呢?早就在他出招的时候抽出在单边蹬当中的脚,侧身滑落,掉在地上的瞬间,一个前滚翻,古锭刀刷的一声砍掉了华雄的那匹黑风兽的前蹄!

    马失前蹄,这是武将出事儿的前兆,黑风兽向前栽倒,华雄双目一片惊骇!孙坚的战刀由下而上已经劈斩过来了,他无力去抵挡!

    “唰——!”,“啪——!”,一颗好大的六阳魁首轰然落在水洼中!华雄他怎么对待的鲍忠,他自己也是怎么样死的,正是应了那句话,善战者,必将死于斧钺之下啊!

    “喝——!”,孙坚站起身来,一声雷霆之吼,西凉军傻了他们心目中的大将军。╔ ╗╔ ╗最是能征善战的人,竟然死了!死得这么干脆!”

    “跑啊!”,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鸟作兽散,望着跑掉的西凉军。孙坚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却呜呜大哭,铁一般的汉子竟然小孩子一样,斩杀地方大将这本是很高兴的事情,可是他自己的亲人部下全都生死未卜啊!

    洪水冲刷的下游。二孔叹着气坐在一处小山包上,雄壮的武安国正在集结部队,他们是走在最后边的人,也因此受到的冲击最小,兵马甚至没有被冲溃。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啊,为何叹气呢?

    好吧,这两个当世大儒,最在乎颜面,平日里在军营也不忘记沐浴焚香之类的文雅之事,整日的白袖飘飘,相当的有风度,可他们现在的样子就像是落汤鸡一样,心情能好受吗?

    “文举公!公绪兄!你们在哪里呀?”。韩馥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二孔你看我我看你,异口同声的回道:“我们不在”,脑残的回答,哪有自己说自己不在的?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二位没什么事儿吧?”。╔ ╗韩馥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一副落汤鸡的样子身上的衣服也是一条条的,还能看到里面沾满淤泥的黑肉,对比一下韩馥。二孔觉得自己的形象好像很高大啊!顿时就充满了信心;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样?”,韩馥问道。他的兵马被冲散了许多正是头疼的时候,孔融道:“上游好像有喊杀的声音,估计是袁公率人拦截西凉贼人,我们也要抓紧时间收拢兵马,去助他一臂之力啊!看来我们是错的,袁公才是真正的高明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