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第一百七十九章这屁真准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九章这屁真准求订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作者:轲蹦| 类别:历史军事

    (txt下载wwwxshuotxtcom)????李某人说的不错,张文远很快就回来了,并且探查到了他想要的情报,鞠义或者说颜良、文丑的部队的确已经七八天没有补给了,战马也许可以依靠新鲜的嫩草生活,减少jīng料的供应,但人总是要吃饭的,不能去啃草;

    “恩其实我还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先登死士没有在我们与鞠义交战的时候出现呢?”,李某人摩挲着下巴,最近这下巴上也出现了许多黑sè的绒毛,有燎原之火之势;

    虽然,汉王朝当下的人都以蓄须为美,比如说袁绍下巴上那漂亮整洁的胡须就很让人羡慕,而最羡慕的自然是曹孟德那货,虽然他的胡须天生就是自来卷李某人对这种审美观不敢苟同,他在想着什么时候刮掉它呢;

    “先生的意思是鞠义的先登死士还没有过来,或者说他还没打算使用这支擅长骑shè的游骑部队?”,张文远嘴是贱了点儿,脑瓜儿却是一顶一的聪明,至少比吕布麾下的绝大多数人都聪明,要不然他也想不出那么多令人恶心的骂人语言;

    “恩有这种考虑!”,李凯揉揉眉心:“我是在想他知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如果他知道,那我们也真就是自投罗网了!可不管怎么说,打仗嘛,打,就可能获胜,不打,那一定不会获胜!”

    “还是不要那些长篇大论了,你知道我的头脑向来不是那么的敏锐,有什么话直说!这一次我保证完全听你的安排!但是你必须展现出你的能力!不能击败袁绍,至少也要击败鞠义!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他那张嚣张的脸!”

    吕奉先握起他那硕大的拳头,赚的咯咯发响,李凯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自说道:你丫的不也是个嚣张狂妄的货吗?自己得瑟就行,别人得瑟几下就看不惯了?

    这些话心里想想可以,绝对不能说出来,他与吕布的关系可是出现了相当大的裂痕,如果这一次不能战胜鞠义。估计吕奉先可不会惧怕任何人,直接将自己做掉,这不仅仅关系到自己的系统任务,还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啊!

    难怪系统一再的强调完不成系统任务没有关系,现实当中的惩罚就足够让你受了。原来其中的玄机在这里还真是要命啊!

    “当然。那厮的嚣张嘴脸我也很看不习惯,我也想揍他一顿!那么出发吧!”,李凯起身,咂咂嘴。望了一眼铺在地上的羊皮:“北方的士卒都常备这个东西?”

    “哦!这是必需品!北方夏天还好一点,搭个帐篷,大家伙枕着盔甲也就睡了,可是入冬之后冷的要死,我们给每个士卒分发两张羊皮就可以解决寒冷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完全不需要投入”。张辽坏坏的笑着;

    他所谓的不需要投入,可以理解为不需要自己出钱投资,这些羊皮都是他们在劫掠塞外游牧异族抢来的,都是些无本的买卖,可想而知他们这群并州的暴徒对那里的影响有多么大了,完全是游牧异族的血泪史;

    “真是个有创意的想法,很不错!”,李凯眼中闪出一道jīng芒,赞叹不已。大汉的天下中除了南方温暖时节,到了冬天很少有人动兵,实在太冷了,冷的没有人愿意;

    羊皮完全可以发展成抵御风寒的必要物资,而且这种物资暂时还不受人节制。不是控制的战略物资,回到南阳之后一定要跟北方的那些异族交易一下,顺便多弄些战马来;

    拔营,出发。并州骑兵避开了鞠义的大军拦截之地,绕了一个大圈子。在一片树林中隐藏起来,根据计算这个地方大概是他们运送粮草的,理论上的必经之地;

    没有证实的猜想全都是理论,这就是李凯的理解,所以他们需要等,人衔草、马裹蹄,不能发出声音,不能生火,不能初夏时节隐藏在昆虫的天堂中,这还真不是什么好建议啊!

    “他们真的回来?”,这句话自从吕温侯脸上被蚊虫亲了一口,鼓出一个红亮亮的小包儿之后他就开始问,问了七八遍了,李凯背靠大树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回答:“我说他们真的回来!他们就回来!真真的!麻烦你淡定一点,闭上你的嘴,养jīng蓄锐!最晚明天早晨见结果!”

    吕布翻了翻眼睛,有些郁闷:“我带人出去在这一带游荡一下,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抑了!”

    李某人没有阻拦,他相信吕布的能力,就算是被运粮队发现了,他也可以缠住规模不大的运粮队,为何断言运粮队的规模不大,甚至不会超过千人?原因在于虎牢关外的联军大本营本身也没多少粮食,给不了他们太多,他们只有三四万人,也就能给他们运来三两rì的口粮;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sè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良辰美景,月圆风稀,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天气,宁静中透露出一丝优雅,很快这份优雅不见了,战马的蹄声引起了sāo动,士卒们jǐng惕的握着手中的武器,凝视远处的黑影;

    “是温侯!”,高顺默默的说道,李凯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听说北地人有很多都能够听出战马的优良,甚至能够从大规模的蹄声中得知对方有多少人,这是真的吗?”

    “不少见!”,高顺挤出一点笑容,李凯打了个冷战:“你这张僵尸脸笑起来真是冰冷到了极点啊!守忠!”

    吕布回来了,带着满头的汗水还有难以抑制的兴奋:“你说得对!敌人的运粮队果然来了,距离我们十五里左右的距离,人数大概是一千五百人左右,是文丑亲自回去押送过来的!动手吧!”

    “谁?文丑?”,李凯思肘了一下,果断的摇了摇头:“那是个陷阱!如果文丑不在我一定会直接进攻。可他在!这说明这是一个圈套!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一定是鞠义的兵马!而在鞠义的身后嘛嘿嘿!”

    “你笑什么?你的意思是文丑亲自押运的粮草是假货,有我们上钩的诱饵,而在他们的伏兵背后,才是真正的粮草?”,吕布挑了挑眉毛:“感觉挺复杂的!”

    “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计策!如果我们被迷惑了。去劫粮草。那么肯定被胖揍一顿,如果我们不去他们的粮草就会安全的运到军营!无论是哪一种他们都会获得好处!可惜鞠义是百密一疏!出了这么一点儿漏洞!”,李凯一击掌:“准备一下,出发!”

    黑夜中所有人都显得很慵懒。就是狂人鞠义也是如此,这是他昨天才发现的一个机会,即使他们的粮草还可以将就一天,但是他选择提前就是准备诱敌,黄河水道上的粮草已经走到了封丘一带。时不我待,必须解决吕布这个大麻烦;

    为此,他亲自动身了,不仅亲自动身还设下了很多陷阱,一阵飞鸟在深夜中啼鸣引起了他的jǐng觉,孙子兵法行军篇有云: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yù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

    虽然他嘴上将伟大的孙武、孙子贬低的一无是处,但内心当中他还是相当崇拜那两位的。林中起飞鸟,这定是有伏兵啊!只是不知道是敌人的哨骑还是主力部队;

    等了很久,也没见林中有任何动作,鞠义道:“后军加速超过前军!告诉所有人准备战斗!”。他的意思是将后边的运粮队与前边的运粮队调换,那么之前李某人的预言是对的!

    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不久前的事情。当时的吕布返回去说这件事儿,却没有在意吊在文丑军后边的鞠义,他没看到一来是距离二来是黑夜中这个疏忽很致命!

    所以说很多时候战争的胜利从来不取决于实力,而是取决于运气!急速穿行中,不同的树林当中惊飞了一群野鸟,李某人顿时面sè变了几变:“吕温侯!你去探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看着李凯指着的飞鸟,吕布蹙眉:“应该是有吧?我也忘记了!怎么了?”

    李某人急切的说道:“到底有没有?一定要确定!如果是有的话,我们需要转变一下作战计划!因为你刚才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么鞠义会将运粮队调换过去!”

    看着李凯不似作假的样子,吕布拉过来几个亲卫一遍一遍的问,最终尴尬的说道:“的确是有!”

    “我一直在强调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运气很重要啊!不然我们一定会被鞠义揍一顿!那么现在!温侯!你引领五千士兵,放开脚步去袭击后方的运粮队!声势要大,但不要靠近,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