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恐怖灵异 夜拥吾爱 陪护5600+

陪护560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夜拥吾爱| 作者:七彩星眸| 类别:恐怖灵异

    就象做了什么错事被人发现一样,钟爱与前方两人目光相交之后莫名其妙地慌乱起来,眼见着十余米外的曦曦冲自己一面挥手一面扬出大大的笑脸,她不得不按捺住所有的不安,硬着头皮迎上前去。舒悫鹉琻

    “伯母,曦曦,你们是准备在这里待产吗?”

    “对呀,预产期已经到了,医生说就这一两天……”

    随着曦曦的回复,穆容婉宁也对钟爱露出两分淡得不再淡的浅笑,一如既往的既不热情也不失礼,还是挽着她手臂的慕容曦,对与好友的偶遇雀跃不已:“我原准备今晚打电话给你呢,想不到这会儿就遇上了……”

    看向小脑袋枕在钟爱肩上,窝在她怀中无精打采的离离,慕容曦怜爱之心顿生:“这是谁家的宝宝?好一副可爱又可怜的小模样。”

    目光飞速瞄上慕容婉宁,见她素来淡然的眸子正以前未有过的关注打量怀中的离离,钟爱抱着小小身体的手臂开始不自禁的收紧,甚至一双手心,也因为穆容婉宁紧盯不放的眼睛而开始潮湿生汗……

    许是钟爱下意识的防备紧搂让病中的离离很不舒服,他拧了拧小小的身体:“妈妈~”

    儿子不经意的挣扎让钟爱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对爱子长久以来的愧疚与自责瞬间取代她所有的惶然与窘迫,收敛了心神,钟爱毅然自揭伤疤:“这是我的孩子……”随后,她将美丽的面孔温柔地贴向离离的脸颊予以安抚,又有意调整了抱着离离的姿势,以让小家伙的面孔避开穆容婉宁的视线。

    慕容曦的思维瞬间被钟爱的回答冲击得有如沙化,残存的理智依照本能试图在驳斥什么,然而先是钟爱羞愧回避躲闪自己的神色,再是那一大一小自然又熟稔的依偎身影,一幕幕就象是伸进她脑中的魔手,将她所有细若黄沙的理智一点一点地掏空,让她丧失了分析思考的能力,让她的思维如真空状态下的绝对静止,让她喃喃重复钟爱的话,却似理不清这其中的含义一般:“你……你的……孩子……”

    “伯母,曦曦,孩子发高烧需要抓紧时间治疗,我先走一步,改天再聊……”抱着离离,钟爱与这两人简单打过招呼便果断离开铄。

    似被什么牵引一般,停在原地的慕容婉宁缓缓回过头寻向钟爱匆匆离去的背影,初夏的阳光落在周围深绿色的叶间反射出点点耀眼的光芒,刺得她将眼睛微微眯起,眼看那个贴在钟爱肩上的小小脑袋渐渐隐入树后没入楼内,慕容婉宁心神恍惚之间忽然低低道了一句:“当年贝琳达若不那么狠心……阿夜的孩子比小家伙还要大上许多……”

    独自陷入困境的曦曦根本没有听见慕容婉宁在说什么,她满心满脑满眼满耳里全是钟爱抱着孩子的身影与哥哥低沉笃定的声音:这辈子,我非她莫属……

    思想渐渐认知一个事实,意识到钟爱竟然对自己隐瞒了这么大的秘密,意识到自己对哥哥起到多么严重的误导,意识到由自己一手造成的,有可能无法弥补的错误,慕容曦又惊又气又怒又急,以至于腹内的胎儿也因为她情绪的剧烈起伏变得躁动不安起来,片刻之后,竟引发阵阵宫缩,让她不得不回归现实:“妈妈,肚子好疼,是不是要生了……”

    ……

    经过数小时的忙碌,离离的高烧终于逐渐降低恢复到正常体温,看看时间已近晚上七点,钟爱叫来外卖,哄着离离吃了一些,没过多久他便蔫蔫地睡了。

    默默的看着病床上小小的身体,钟爱半响没有动,布好晚餐的胡薇在一旁劝解道:“太太,你忙了这么久,离离也睡了,先把饭吃了吧。”

    考虑到胡薇跑前跑后也忙碌一下午,尽管没什么饿意,钟爱还是走向对方已经摆好外卖的移动餐桌前:“好,我们吃饭。”

    刚坐下,钟爱又想起令狐夜,自包中取出手机,果然,上面有他的未接电话。

    电话刚刚回拨过去便被迅速接起,隐约地,钟爱听到周围有男人和女人的说话声,伴着稳健行走的脚步和藏匿着几许柔情的低沉嗓音,原本不甚清晰的画外音迅速消失:“忙什么呢,这么久才回我电话?”

    “噢……”抛开内心小小的异样,钟爱简单说了离离下午因病住院的事,随后又告诉令狐夜自己的安排:“晚上我要留在医院照顾离离,不能回去住了。”

    “你们在哪个医院?离离现在怎么样?晚上我去医院陪护,你回家休息。”

    “不,不用,你忙你的,我在这里就可以……离离现在看起来还算稳定,刚刚又睡了……”根据他接听电话时周围的环境来听,令狐夜应该在忙没有空闲,担心会耽误公司的事情,钟爱赶忙婉拒。

    “稳定下来你就不要再担心,况且在医院,更不会有什么大碍……我这里也快结束了,你在哪家医院,我稍后就过去……”

    眼见推托不去,钟爱只好告诉令狐夜自己所在的医院,放下电话,她与等候自己的胡薇一同用餐。

    所选的菜式荤素搭配很是合理,色味也俱是上佳,钟爱吃起来却没什么胃口,一碗红豆薏米粥只吃了一半便不愿再咽,刚好护士送体温计来让患者量体温,钟爱就势站起接过体温计,背对病房门的胡薇赶忙放下手中的碗筷欲要替换钟爱:“给我量吧,太太。”

    “你吃你的,我还不饿,等量完体温再说。”

    “噢,这鱼正好没动,我给您留着……”

    将体温计小心翼翼地***儿子的腋窝,钟爱又轻轻理理被子,温柔的目光落到离离稚嫩的小脸上就此不愿离开……

    “您来了,先生。”

    不知沉淀了多久的心思被胡薇的声音猛地唤回,钟爱转过头发现令狐夜已然出现在床尾处,意外之余更感诧异:“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嗯……”走到钟爱身旁站定,令狐夜一边端详睡熟的离离,一边问道:“疱疹控制住了吗?现在体温多少?”

    “暂时没再发现新生疱疹,体温,正在量……”说着,钟爱站起身,令狐夜则毫不客气地坐到钟爱刚刚所坐的床边,就好象她是有意将位置让给他一样。

    坐下后的令狐夜将离离微拢的小手轻轻撑开,察看上面星星点点的小红疱疹,俊逸的面孔因为头部的低垂,看不到他的神情。将小手放下,他又将盖在被中的两只小脚轻轻抬出,不放过上面每一处的细微观察丝毫不逊于医生细致耐心的检查,

    将两只小小的脚丫放进被中,令狐夜抬起头,曜石般的黑眸对向胡薇,目光冰冷没有温度:“离离之前的状态是什么样?这疱疹你事先没发现吗?”

    刚被令狐夜犀利的目光盯上,胡薇心头就猛地一跳,不敢有丝毫大意,她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谨慎回道:“今天上午离离没有任何异常,接近中午时他开始发蔫,并且不愿意进食,后来我发现他体温有些偏高,离离自己也说手疼,我就立刻通知太太,随后就一起来了医院……离离说手疼时,这些疱疹还没有什么痕迹,都是下午到了医院以后才渐渐显现出来的……”

    “这件事,怎么说跟你都脱不了关系,即便现在病情发现及时,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但预防不当导致离离染病,却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

    “是,先生,我一定吸取教训,更加小心,以后杜绝一切小少爷染病受伤的可能……”知道令狐夜眼中的冷愠绝无虚假,胡薇立刻认错表态,以无限的忠心加绝对顺从来取得对方的谅解。

    令狐夜盯着她不置可否,鼻间轻轻发出“哼~”的一声。

    “6床体温计……”

    进房的护士打破了室内凝滞的空气,钟爱越过令狐夜取出离离腋下的体温计,看过后交回:“三十六度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