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同林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警司冷少的杀手妻| 作者:冷暖懒猫| 类别:历史军事

    展苨朵走在福利孤儿院的小道上,昏暗的路灯在两旁照着,每一处的场景都如梦见过那般熟悉。〖〗

    ——哇,好漂亮,那是什么啊?

    ——萤火虫。

    ——真的好漂亮,谢谢小擎,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展苨朵坐在小道上的长椅上,愣愣的看着前方圣女像小广场,那些熟悉又陌生的画面不断的剪切晃在瞳孔里丫。

    ——小擎骗人,他说了我醒来他就会出现在我面前的,他骗人,大骗子!

    ——妮妮是乖孩子,不哭,小阎只是回家了,以后会来看你的媲。

    ——玛丽妈咪,他真的会来看我吗?

    ——嗯,一定会的。

    展苨朵走到圣女像前,抬眸,没有星空的夜晚,圣女像依然带着微笑面对着一切,宽容一切。

    “小姐……”身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展苨朵转过头,一个穿着修女服的老婆婆正用着好奇的目光看着她,岁月的痕迹布满了她的容颜,可是她依然看起来像一株坚韧的松树,给人信念。

    “小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老婆婆走到她面前,慈祥的看着她。

    面对老婆婆的容颜,她忽然说不出话来,心脏就像被什么压抑一般,让她窒息。

    “小……”老婆婆迷惑的看着她,她却转身落荒而逃。

    老婆婆看着她的背影,苍老的容颜慢慢激动起来:雪妮,是你回来了吗?

    展苨朵回到车上,大口喘着气,狂跳的心脏慢慢平息下来。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孤儿院,开动引擎,离开了。

    “米米,上课了,梅森妈咪一直在找你!”

    “知道了,马上就来!”

    “不要玩了啦,等下要挨训了。〖〗”

    圣女像旁,两个小女孩向着教堂后的学院跑去。

    展苨朵站在小道旁的树下,看着他们消失的小背影。

    小道一头走来一个年轻修女,展苨朵走上前,轻声问:“你好,我想找你们玛丽院长!”

    “玛丽院长正在教学区给孩子上课,我带你去她的办公室等她吧!”修女微笑的说。

    展苨朵点了点头,跟着修女进入教堂,圣女玛利亚像微笑的看着所有进来的人。修女向神像做出神的手势,便有继续带路。

    二楼的尽头便是玛丽院长的办公室,修女将她带进去,就离开了。

    展苨朵坐在客人椅上,环视四周的环境,整洁,温馨。书桌靠着窗边,墙壁书架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

    ——玛丽妈咪每天早上都会诵经,这样玛丽妈咪就会每天都想我了。

    一个小女孩哭着将一张照片放在了一本书里。依依不舍的离开。

    展苨朵一怔,房间里什么人也没有。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来,玛丽院长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每个学生的今天完成的作业。

    “小姐,你找我吗?”玛丽院长一张苍老的容颜布满了皱纹,慢慢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抬头看向对面的女孩,露出的慈祥的笑容。

    这个声音,是昨天晚上的那个老婆婆。

    展苨朵一震,放在腿上的双手紧紧的缠在一起,抬头看向她:“您好,您是玛丽院长?”她的笑,那么牵强。

    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心就像被挖了一个黑洞,害怕掉进去的恐慌。〖〗

    “是的,我就是玛丽院长,不知道小姐找我有什么事?”玛丽院长微笑的看着她。

    展苨朵站了起来,扯过一抹歉意的笑:“抱歉,在您这么忙的时间打扰你了,看您这么忙,改天再……”

    “没关系的,小姐,我有……”

    “你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展苨朵大声打断了玛丽院长的声音,七年来,第一次露出愤怒的神色。

    玛丽院长被展苨朵突然愤怒的样子吓到,疑惑的看着她。

    “对不起……”展苨朵扶住头,转身想要逃。

    玛丽院长站了起来,激动看着她:“别走,雪妮……”

    展苨朵转头惊愕的看向她:“我不是……我不是雪妮!”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懊恼的垂下了头,明明不认识这个玛丽院长,为什么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感到心酸。

    这样一个慈祥的老婆婆,为什么要杀她?

    展苨朵纠起了心,懊恼的握紧了拳头。

    “我知道你是,从小看着你长大,怎么会不认识你,我知道你在生我气,我承诺小阎会来看你的,可是在你被收养带走,他也没有来,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我没有骗你,他来过的,只是……”玛丽院长湿润了眼眶,沧桑的手颤抖伸向她,祈求的看着她。

    展苨朵怔怔的看着她,身体僵硬的站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不是雪妮,不是……

    “雪妮,我知道你脾气倔,在十五岁前,你每年都会偷偷来看我,你这个傻孩子,妈咪也很想你,还记得每次你犯错又不敢来看我时,都会偷偷站在圣女像后看我。每次我都知道,你走后,我每天都习惯去看,又一次看到你,那时候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呢,后面的四年,每到那时候我都知道你就躲在那里,只是怕你发现我看到你,所以都忍着不看,等你转身才看,看着你一年一年的长大,我真的很高兴!”玛丽院长走到展苨朵跟前,激动的泪水在老眼里晃动,轻轻握住她的手,沧桑的手掌粗糙,却那般的温暖。

    展苨朵看着老婆婆眼里的泪水,鼻子莫名的发酸,双眸血红的可怕,心脏的漩涡越来越大,让她呼吸都变得急促。〖〗

    “为什么,为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可是……”可是为什么心会那么痛,看到你会那么心酸。

    展苨朵颤抖了身体,握着她的手就那么不想它放开,那双粗糙干燥的手掌让她是那么的安心。

    “雪妮……,你怎么了?”玛丽院长看到展苨朵的眼睛,惊愕的握紧了她。

    展苨朵一怔,清冷的容颜上划过一滴血红的眼泪。

    “雪妮,你的眼睛……”

    “不关你的事!”展苨朵一把推开她伸出来的手,转过身就想逃离。

    玛丽院长手快,抓住了她:“妮……”

    “砰……”

    展苨朵一怔,耳边响起一声枪响,窗台上的玻璃碎了一地,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来。

    她猛的转过身,玛丽院长胸口染满了鲜血,一张苍老的面容在最后那刻,都带着慈祥祥和的笑看着她。

    展苨朵瞪大了眼,急忙伸手扶住了玛丽院长。

    鲜血不断的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让她慌乱了手脚。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小朵儿,走,阎冷擎来了!”窗台上,吴媛媛站在那里,焦急喊道。

    展苨朵抬起头,冷冷的看向她,手快速的从背后抽出手枪对准她扣动了扳机。吴媛媛没想到展苨朵会对自己开枪,身体慢了一步,手臂中枪而走。

    她无力的垂下了手,手枪掉在了地上。

    窗外的风吹在她的脸上,血红的泪水风干,又增新的血痕。〖〗鲜艳的血泪挂在脸颊上,那般夺目。

    玛丽院长慈祥的脸安详的看着她,如宽恕世人的玛利亚那般神圣。

    大门一道猛力推开,阎冷擎气喘的站在门口,看到玛丽院长躺在血泊里,鹰眼如嗜血的猛兽。

    几大步走上前,猛的推开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