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同林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快捷键→)

小说:警司冷少的杀手妻| 作者:冷暖懒猫| 类别:历史军事

,大叫起来:“啊……,被发现了!”拉着小依跑开了。

    男孩看着小苨朵鬼精灵的背影,皱起的眉宇松开了一些。

    慢慢男孩习惯了身后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小丫头,习惯了小苨朵被发现时露出大大的笑脸,呵斥她做鬼脸的样子,还有装大人时将成语南辕北辙的解释。他的生活也变得有了色彩。

    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愿意接受她的邀请,陪她去玩,陪她去疯,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的目光,她的笑脸一点一点刻在心里。

    “以后我们长大了,要把我们的家建的更大,让更多没有妈咪的孩子住进来,让这片花海永远开着花。”小苨朵站在花海里,张开双臂,笑脸迎着风,仰着头,大声的说。

    “嗯!”小依连连点了点头。

    男孩站在她的身边,将她的梦想深深记在了心里。

    “哇,小擎,好厉害,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基地!”男孩带着小苨朵来到他们第一次正面相遇的地方,她抬头看到大树上的小窝,开心的嚷嚷起来。

    “我要上去看看!”小依也兴奋的起来。

    “不行,我要第一个看。”小苨朵争在小依前面,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男孩看着露着一个脑袋向自己招手的小女孩,无比满足。因为它,他遇上了她。

    男孩十岁时,他的家人来接他回去,小苨朵哭的黑天暗地。

    “小擎,你不要走好不好……”她抓着他的衣角,摇着他,边哭边撒娇。

    “好,我不走,你乖乖睡觉,明天醒来也能看见我!”男孩第一次露出好看的笑,承诺的说。

    “真的吗?”小苨朵擦了擦眼泪,鼻涕擦的满脸都是。

    男孩被她可爱的动作逗笑,郑重的点了点头,小苨朵这才闭上了眼,男孩帮她擦了擦脸,等她熟睡,离开了。

    第二天小苨朵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床边,空空的,什么人也没有。她找遍了整个孤儿院,教堂也没有找到。

    “小擎骗人,他说了我醒来他就会出现在我面前的,他骗人,大骗子!”小苨朵坐在圣女像前面,大哭起来。

    “妮妮是乖孩子,不哭,小阎只是回家了,以后会来看你的。”玛丽妈咪来到她的身边,温柔的说。

    “玛丽妈咪,他真的会来看我吗?”小苨朵看着玛丽妈咪,抽泣着。

    “嗯,一定会的。”

    小苨朵相信了玛丽妈咪的话,每天都在门口等。一等便是四年,他却一次也没有来过。

    “玛丽妈咪骗人,你说小擎会来看我,为什么我要走了他也没有来,为什么为什么,玛丽妈咪……”在小苨朵被收养那天,她再次哭的黑天暗地,四年来第一次哭。

    玛丽妈咪看着她,双眼也蕴满了泪水。

    “玛丽妈咪,我不走好不好,我等小擎来看我,我一直陪在玛丽妈咪身边好不好……”小苨朵抱着玛丽妈咪哭着说,祈求着。

    “他不会来看你了,玛丽妈咪也不需要你陪,你走!”玛丽院长推开她,转过身,那张有了岁月的容颜却已布满了泪水。

    “玛丽妈咪是大骗子,我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理小擎了,以后都不回来了!”她大哭起来,说着气话,却依然站在原地,祈求玛丽妈咪能回头挽留她。〖〗

    可是到最后玛丽妈咪也不曾看她一眼。

    “哇……”小苨朵大哭的冲了出去。

    展苨朵慢慢睁开了眼,浑浊的双眸渐渐清晰起来,那些遗失的记忆找了回来,可是有些东西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福妈了!”福妈看到展苨朵醒来,露出了慈祥的笑,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松了口气,“烧也退了,这就好。”

    展苨朵漠漠的看着福妈:“我要见阎冷擎!”

    “这……少爷去法国了,要一些日子回来!”福妈为难的说。

    “那也好!”展苨朵微微动了动身体,再次开口,“福妈,我饿了!”

    “好,我马上给你端粥,你等一下啊!”福妈听到她要吃东西开心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出了房间。

    展苨朵看着天花板,深深吸了口气,现在她只能让自己好起来,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福妈刚下楼,一个佣人走上了前:“福妈,阎二少爷刚才又来了!”

    “打发走了吗?”福妈皱起了眉头。

    “打发走了,可是我怕……”

    “放心,阎二少爷不敢乱来,他还是尊重他大哥的!”福妈让佣人安心,便亲自上厨房端粥去了。

    临海别墅外,阎文熙刚走出来,韩小依便上前着急的问:“怎么样?”

    “还是那样!”阎文熙耸了耸肩。

    “这阎冷擎到底想怎么样,人又不出现!”韩小依不悦的跺了跺脚。

    “他又不接电话,我们只有守了!听说他去法国了,不过我想这不过是掩人耳目!”阎文熙摸了摸鼻子,分析道。

    “他要躲谁啊?”韩小依撇了撇嘴。

    “你咯!”阎文熙鄙了她一眼,无谓道。

    “我?为什么啊?”韩小依完全搞不懂了。

    一个星期过去,展苨朵恢复的很好,伤口慢慢愈合,也能下床了,只是一个星期,她的话不超过十句,每天抱着小白和小米兹坐在阳台,看着海就是一天。

    “不行了,我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再等下去,苨朵死在里面我们都不知道呢!”韩小依在车上坐不住了,想要下车。

    “那你想怎么办?这里是临海的别墅,前面有高墙,后面是大海,你要怎么进去?”阎文熙抱着头,靠在车座上,悠然道。

    韩小依气馁的又坐了下来:“那该怎么办?”

    阎文熙想要说什么,看到一辆越野车慢慢驶来,前面是一人一狗,似乎在找什么。

    “朵朵,加油,一定要把你妈咪给找到啊!”慕骏云牵着一只纯白色的牧羊犬,揉了揉它头顶上的绒毛说道。

    “前面就是阎冷擎的别墅了!”于倩从车顶窗露了出来,大声说道。

    牧羊犬忽然兴奋起来,拉着慕骏云向前冲,来到临海别墅的铁栏前,汪汪大叫起来。

    慕骏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铁栏,转头看向身后的车:“现在怎么办?”

    “汪汪汪……”牧羊犬在铁栏门前,不停叫。

    “诶,你走什么?”韩小依见阎文熙启动引擎要走,疑惑看向他。

    “你没有看到那越野车上有什么?大炮,而且上面的标志是s,知道s代表什么吗?那可是世界出名的佣兵团s。我不跑难道等到被炸飞啊!”阎文熙边开着车,边道。

    “那他们来这里找阎冷擎干什么?”韩小依眨了眨眼,不解问。

    “他们是来救你那朋友的,不过如果阎冷擎在的话,恐怕也不会放过他!”阎文熙将车转到一个转角处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神秘的看向韩小依:“我们可以看看好戏,走!”

    阎文熙拉着韩小依下了车,悄悄的向那边靠近。

    “汪汪汪……”

    展苨朵正坐在大厅吃饭,隐约的狗叫声让她停了下来。

    “小如,去看看是哪来的狗叫声!”福妈见展苨朵微恙,对着身边的佣人吩咐道。

    “是!”

    “喵……”本在桌下安安静静吃食物的小白突然叫了一声,身子一跃,向外跑去。小米兹也跟着跑了出去。

    展苨朵站了起来:“小白,不能乱跑。”说着也跟着走了出去。

    “诶,小姐,你身体还没好,不能到处乱走……”福妈见她要出去,慌张的跟了上去。

    慕骏云和于倩正商量怎么进去,小白的出现让他们都看了过去。

    “汪汪!”牧羊犬看到小白,恶狠狠的瞪着它。

    “唔——”小白也竖起了绒毛,瞪着它。

    “这两个家伙分开三年了,还是那么爱斗!”慕骏云无奈的扶了扶额头。于倩和车里的长发美女都笑了,也确定展苨朵绝对在这里了。

    目光齐齐落到铁栏门里面,看到展苨朵站在那里,都欣喜的扬起了笑。

    “小朵儿,我们来接你了!”慕骏云动容的笑道。

    “你还有我们!”于倩对着她眨了眨眼。

    “还有我。”车上的长发美女走了出来,手腕将发丝拂在身后,一张冷艳的容颜勾起淡淡的笑。

    “莎莉姐……”展苨朵看着他们,激动的红了眼眶。本冰冷的心被一团炙热的火焰包围,让她感到了温度。

    “小姐……”福妈站在展苨朵身后,担忧的看着她。

    “死老太婆,如果你不打开门,我把这里夷为平地!”于倩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福妈。

    福妈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眼前的三人从气势来看就大有来头,如果就这样乱来,什么事也做不了,二话没说便拿出遥控,将铁栏的门打开了来。

    展苨朵转身看着福妈,扯过一抹淡淡的笑:“福妈,谢谢你!”

    福妈湿润了眼眶,这是她进这里来,第一次笑,难道真的是她想错了吗?

    展苨朵不再多说什么,抱起小白和小米兹便跟着慕骏云他们上了车,离开了这个囚禁了她一年的地方。

    韩小依想出去,阎文熙一把拉住了她:“你干什么?”

    “苨朵好不容易出来了,我要见她!还有很多话要和她说!”韩小依看着快要离开的车,焦急的说。

    “这样不是很好吗?她至少不是一个人。”阎文熙看着车已经走远,站起了身,望着远去的车辆,幽幽道。

    韩小依愣愣的看着车远去的放心,心里一定,坚定道:“我一定要把苨朵拉回正道!”

    “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正义,表面上的好人不一定是好人,表面上的坏人也不一定是坏人。”

    “什么意思啊!”

    阎文熙耸了耸肩,悠然的向自己的车走去,韩小依跟在后面:“那现在怎么办?”

    “这出戏还没有完,要不要继续去看!”阎文熙转身勾起唇角,神秘道。

    韩小依迷惑的看着他,虽然不懂,可是关于展苨朵的事,她就要去,所以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乐居高级娱乐场所。

    阎冷擎坐在包间里,左右两旁坐满了女人。茶几上摆满了骰子筒。

    “阎少,你又输了!”

    “阎少,我喂你啊……”

    阎冷擎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任由女人在身上磨蹭。

    突然包间的门被打开,郭名翼走了进来,来到他身边低声道:“少爷,刚才福妈来电话,展小姐被人救走了!”

    阎冷擎慵懒的身体一滞,鹰眼暗了下来。

    一个女人手里拿着酒杯正攀向阎冷擎的身上。

    “阎少……”

    “滚——”阎冷擎一把推开了女人,酒杯掉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就像是什么预示般让他烦躁起来。

    “都给我滚!”

    一群女人被突然发火的阎冷擎怔住,随即纷纷离开了包间。

    “现在她在哪里?”阎冷擎理了理领口,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郭名翼紧跟在后面,沉声道:“港口!”

    “你去把他们带到地下室!其他不用管了!”阎冷擎冷声吩咐,绕过大厅,直接向出口走去。

    “阎少,您要回去了啊?”阿乐看到阎冷擎出来,乐呵呵的走上前。

    阎冷擎锐利的鹰眼扫向他,可怕的寒光让阿乐自觉的闭上了嘴。

    阎冷擎上车,启动引擎,车子飞了出去。

    “展苨朵,你以为你跑的掉吗?”阎冷擎勾起一丝冷笑,猛踩油门,车子如飞一般的路过每一处。

    “他们还没到?”韩小依环视了一眼港口,没有看到那辆越野车,疑惑的问。

    “我们超的是近路,他们当然没我们快,应该马上就到了吧!”阎文熙丢了一颗口香糖到嘴里,悠然的说。

    他的话一落,一辆越野车行驶了过来。

    “来了来了。”韩小依激动的抓住阎文熙的手臂,喊道,忽然想到什么,疑惑的看向阎文熙,“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走水路?”

    “如果去机场的话,我哥一个电话就搞定,这水路,自己的船,还怕什么!”阎文熙目光看着海面,一辆航海船慢慢的开向了岸。

    “他们快上船了,阎冷擎怎么还不来?”韩小依焦急的嚷嚷起来。

    “哎哎哎,你放开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这种事只有我哥能搞定,不过放心吧,如果我哥舍不得她走,会赶到的,如果无所谓,那就不能保证了!”阎文熙推开韩小依紧紧抓住自己的手,嚼着口香糖无谓的说。

    韩小依紧张的看着那艘已经靠岸的船,祈求道:“阎冷擎,你一定要赶到,一定要!”

    船梯放了下来,三人依次走了上去。

    “上船了,怎么办,怎么办……”韩小依焦急的嚷嚷起来。

    “来了!”阎文熙勾起唇,目光落在那辆如飞而来的布加迪。

    阎冷擎高大的身影从车上跨了下来,抬眸看向那艘航海船,大声道:“展苨朵,如果你不想整只船上的人陪你死,就给我滚下来!”

    展苨朵身体一震,侧头看向了港口,那抹修长的身影直直的站在那里,看不清那双鹰眼也能感受到它摄人魂魄的寒光。

    “阎冷擎,今天我就放过你,总有一天你们阎氏会倒在我的手上!”莎莉居高临下,冷着眸,对着阎冷擎冷冷道,“还有,我的船上有海焦石,任何芯片都会受到干扰!”

    展苨朵淡淡的看着孤身一人的阎冷擎,心莫名的疼,不想再看下去,转身向船里走去。

    “那我说,他们没有死呢?你也要走吗?”阎冷擎勾起一丝邪气,冷冷说道。鹰眼死死的扣在她的身上,害怕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