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拍卖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闷骚老公别耍酷| 作者:月牙白S| 类别:恐怖灵异

    来纽约的一个星期,傅婠几乎每晚都会做噩梦,但每次醒来,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却又完全不记得。爱睍莼璩

    这天,去医院看季怀柏,顺便做胎检,易冬维说正常情况,可以每个月做一次胎检,但傅婠本来就不怎么稳定,所以最好两个星期便查一次,三个月后,稳定了,便可以一个月查一次。

    医生为傅婠检查完,说情况不错,只是母亲体质有些弱,要保持心情放松注重营养和休息。

    傅婠点点头,想到最近老是被噩梦缠绕,问:“医生,最近一周,我几乎每晚都做噩梦,这和怀孕有关系吗?”

    “怀孕会影响孕妇的心理和生理。晚上做噩梦,也许是你最近心情太过压抑,其实怀孕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你只需要保持心情愉悦,这些症状应该会改善的……飚”

    医生说了很多,傅婠却没怎么听进去,因为直觉告诉她,似乎不是医生说的那样。而她心情或许称不上多愉悦,但也不至于压抑,到纽约这一个星期,她的心情显然是不错的。

    而且隐约中她感觉到,每晚做的噩梦都是一样的,尽管不知道梦见的是什么。

    可,到底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做噩梦,没有根由,所以也只能让自己相信,真的是因为怀孕引起的变化镦。

    “姐,晚上有场拍卖会,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梅芷舞拿着邀请函,飞奔至坐在花园里晒太阳的傅婠身边。

    傅婠喝了一口果汁,觑了她手中的邀请函一眼,道:“你可以让席漠臣陪你一起去。”那种场合,傅婠甚少参加,也不喜欢参加。

    梅芷舞解释道:“席漠臣去拉斯维加斯了,要后天才回来,姐,你就陪我去吧……”

    又来这招,傅婠叹气,望着梅芷舞皱巴巴,可怜兮兮的拉着她手晃的模样,到底有些不忍拒绝,可自己不喜欢那种地方也是事实,所以,也不想答应的太容易。

    “那种地方,你一个小丫头去参合干吗?”傅婠睨着她。

    梅芷舞见她松了口,嘴角露出一抹笑,在傅婠的对面白色镂空椅子上坐下,咬着果汁杯子里的习惯,“这次拍卖会上,有一块蓝色的宝石,名叫‘深蓝’,这块宝石曾是席伯伯送给漠臣哥哥的母亲的定情之物,下个月就是漠臣哥哥的生日了,我想送给漠臣哥哥作为生日礼物。”

    望着梅芷舞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眸,满是期盼的盯着她,傅婠有些头疼,显然,这个妹妹已经中了席漠臣的毒,无可救药了。

    “你怎么知道,这块宝石是他父亲送给他母亲的定情之物?”傅婠挑眉望着她。

    据她所了解,席劲并不是一个多么重感情的男人,他又怎么可能送什么定情之物给一个连名分都不愿给的女人?就算是真的松了一块宝石,傅婠觉得也称不上什么“定情之物”。

    梅芷舞一双眼睛完成了月牙状,嘴角的笑怎么也压不住,如同喝了蜜一般,“是漠臣哥哥亲口对我说的,姐,漠臣哥哥最近跟我讲了很多他母亲的事,你说他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

    他说什么,你就信?

    傅婠在心里问,不说出口,只是不想打破梅芷舞的幸福天堂。像席漠臣那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对他人说出那些不堪的过往?能说出来的那些,自然当不得真了。

    “好吧,我答应陪你一起去。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傅婠觉得是时候提了。

    傅婠答应了,梅芷舞高兴的眉飞色舞,道:“姐,别说一件事,十件事我也答应。”

    傅婠也下意识的端起果汁杯子,咬着黄色的吸管,慢慢的吸了一口,才抬眸看着梅芷舞道:“我打算过两天搬出去。”

    “好啊。”梅芷舞反射性的答应,可当意识到傅婠说的话后,马上又惊讶的直接站起了身来,“姐,你刚才说什么?”

    傅婠看她一惊一乍的模样,甚是好笑,复述了一遍,“我说,我打算过两天搬出去。”

    梅芷舞不解,“为什么,难道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想到傅婠不想去拍卖会,又马上说:“姐,我不用你陪我一起去拍卖会了,你别搬出去行不行?”

    傅婠解释道:“就算我不跟你一起去拍卖会,我一样要搬的,房子我已经找好了,离这里也不远。”

    梅芷舞不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