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终篇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狐狸相公买一送一| 作者:或梦微醺| 类别:科幻小说

    一旁的墨渊看的有些眼酸。

    晋漓刚才那要死不活沉痛哀恸的样子还清晰的映在脑海里。

    这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不过比起这个,更让他郁闷的是沂云恢复记忆了。这可不是个好事。虽说样子也变回了以前,可能思维什么的也都变回了成龙的状态了。。。想到这里墨渊又顿了一下。比起晋云的古灵精怪,以前的沂云似乎呆了些,保不好智商什么的。。。晋云会高些才是。。。

    兀自想的开心,嘴角的笑也不自觉的蔓延开来。好吧,谁叫他们是死党呢,这么多年的交情,他就破例为她开心一次吧。

    这边还没抒发完感情,那头就听见沂云低声呵斥了一声。墨渊回神,看见沂云正红着一张脸单手按着胸口,另外一只却一点都不留情的拍向了晋漓的脑袋。而他们的对话,更让孤独已久无床伴的墨渊有了一种淡淡的忧桑。

    “狐狸,你的爪子是不想要了么!”

    “娘子息怒,我只是只是。。。守了你这么多年了。一时没有忍住。而且刚才不是你主动亲我的么。我以为。。。你同意了。”

    沂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丫的是榆木脑袋么。。。她同不同意是次要的,关键现在是在墨渊的地盘,是在墨渊的眼皮子底下。难道有观众他做的来?狐狸真是一种没节操的生物。

    意识到一半自己错误的晋漓抬头扫了一眼双手环胸表情说不出怪异的墨渊。好吧,是他太兴奋了,忘了旁边还有一只观战的。不过这家伙也真不识时务,一般看到事态发展成这样不是要自动回避的么?好吧,他又想多了。墨渊根本就属于‘一般’这种范畴。

    狠狠的瞪了一眼墨渊,又帮沂云把乱了的衣衫整理了一下。才抱着她从地上起来。

    沂云平息了半天紊乱的气息,等面色正常了些才敢抬头。刚想跟墨渊道谢,就见他一脸促狭的笑,拇指指向后方,

    “要不要给你们准备客房?”

    沂云只觉得自己快烧焦了,头上在冒烟有木有。这该死的墨渊,真是不放弃任何打击她的机会啊。

    眼见着晋漓一脸的跃跃欲试,沂云掩在阔袖下的手照着他腰侧狠狠的拧了一下,赶在前面拒绝了墨渊的‘美意’。

    跟墨渊告别了几句,晋漓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见墨渊还没有放过自己小娘子的意向,索性直接抓了放到云上。在即将启程的那一刻,墨渊指了指地上剩下的两只小犬,问沂云还要么?

    这么一说,沂云恍然想起来她可是叫了墨渊百余年的叔叔啊,默默在心里流下悔恨的泪水,她现在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悔不当初啊= =。

    沂云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一路上都是躺在晋漓怀里呈现半睡半醒的状态。回了妖界,晋漓一溜烟抱着她去了风淮的寝宫。反正麻烦他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再多这一次。

    去了之后风淮给沂云检查了一下,发现状况还不错,各种身体机能都在走向正轨。不过要完全恢复可能还需要些时日。这段时间是需要贴心照顾的。

    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到了晋漓身上,贴心照顾,他合适么。。。瞅瞅那双眼放光的德行,真为这龙女的未来担忧啊。

    听说沂云没事儿,晋漓屁颠儿屁颠儿给抱着回了他们建在山上的家。给花生递了条消息,让他这次休息不用回来了,继续在外积累经验。后面还简单的概述了一下要是敢不听话偷跑回来的后果。

    花生跟晋漓小时候一样天不怕地不怕,要说克星的话,可能就是天天了。都说一物降一物,不知怎么回事,每次跟天天接洽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处于下风,时间久了,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犯怵。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事给晋漓知道了,所以每次都拿此要挟,屡试不爽。

    晋漓敢保证,花生最近这一年要是没接到他的消息的话都不会回来。

    在他们回来后的第二天,来了一个魔使。非说奉了魔君之命要见沂云。

    经历了重重波折终于见到后,从乾坤袋里小心的抱出一只幼犬递了过来。说是魔君大人害怕有人保护不周,特别送了一只储备队员过来。然后在晋漓咬牙切齿想扑过来教训他的怒火中慢条斯理的行礼退下。

    沂云怀抱着那只幼犬僵硬了片刻。这墨渊,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休养了几日,沂云看起来面色好了不少。整个人也精神了。刚开始那种体力不支,和无法协调的驾驭身体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只是灵力还没有恢复,想来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晋漓领着她出来晒太阳。混着青草香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沂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些天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忽略龙宫的消息,今天实在是憋不住了。瞅瞅旁边的狐狸一脸的好心情,挽着他的胳膊把自己整个儿都塞进他怀里。

    “小漓,今天天气不错吧。”

    晋漓紧了紧手臂,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是啊,晒太阳的感觉舒服么?”

    “嗯,是很好。不过,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好久了,不问出来难受。不然你就告诉我吧?”

    低头撇了一眼一脸谄媚的某只。

    “是沂风的事儿?”

    被戳中的某只干笑几声点点头。

    晋漓皱着眉瞪了她一会儿,最后才叹了口气。

    “你啊,就知道成天惦记别人。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啊。”

    沂云讨好的笑笑,

    “你不就在我身边呢么,我一睁眼就能看到。你每天吃什么东西吃了多少我都知道,是吧。”

    “沂风他没事。现在在海底好好的当他的龙王,逍遥着呢。”

    沂云点点头。又问了关于另一个她在意的人。

    “那锦侧妃找到了么?”上次回龙宫因为各方面的因素她刻意避开了有关锦侧妃的消息。后来离开了又因为实在不放心才问了,却得到她下落不明的回答。

    晋漓的面色沉了一些。极轻的叹了口气。

    “你是真的不知道么?她,追着你父王去了。”

    沂云了然的哦了一声。并没有太吃惊,这样的结局或许从一开始就想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才会故意逃开的吧。感觉晋漓的唇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抬头看见他正微笑着。这样的笑在她还是晋云的时候经常看到,只是比起那时候少了些落寞,多了些充实的感觉。

    “娘子,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你是不是该考虑什么时候嫁给我了?”

    沂云眨眨眼,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不确定回问了一句,

    “不然就现在?”

   &nb}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