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谢十三娘的心思(1/2)

加入书签

  火焰金剑符,乃是由金火双属性内丹炼制而成的,其中的火属性,天生就被水属性克制。可以说,火焰金剑符在水中使用,其威力本身至少减弱了一半。

  威力减弱,于初也是知道的,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更好的办法,如果丢弃火焰金剑符不用的话,对上碧水兽的巨型长矛,那就更加没有任何把握能够抵挡下来了。

  火焰金剑符发出,一遇到水,威力果然大减,金色小剑上面附加的火焰,顷刻之间,就被浇灭。按理,火焰金剑符里面的火焰乃是五行真火,就层次上来说,远胜过一般的火焰,这种五行真火,在对上水的时候,抵抗力也要比一般的火焰更加强大,比一般的火焰更加难以被浇灭。然而现在的问题却是,火焰金剑符乃是在湖水下面发出,符篆上面的五行真火面对的乃是整个大湖的湖水,湖水数量轻易弥补了质量上的不足,因此火焰金剑符的五行真火,在刚刚和湖水遭遇的时候,由于符篆上面的五行真火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至少相对于普通的火焰,要高得多。这么高的温度,顷刻之间,就将四周的湖水蒸发。而然湖水虽然蒸发,但不要忘了,这是在湖底,五行真火能够将水蒸发不假,却只是将湖水气化,并不是让湖水消失。在湖水气化的同时,蒸汽开始上升,又由于是在湖水下方,因此蒸汽上升的同时,自然是很快就和上方的湖水相遇,一遇到湖水。很快又会变冷,变冷之后。当然同样是很快就有变成了水。往复循环,五行真火灼热的温度虽然导致四周打量的湖水蒸发。但一次次面临湖水的冲击,在无穷无尽的湖水面前,五行真火的温度也是逐渐降低,没有多久,就降低到了某一个特定的温度,而五行真火的温度一旦低到了某个程度,对于湖水也就失去了任何威胁,甚至连普通的火也都不如了,在这种情况下。被湖水浇灭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事实上,火焰金剑符发出,五行真火导致湖水气化,不停涌过来的湖水将五行真火浇灭,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一瞬间的时间过后,五行真火彻底被浇灭。五行真火被浇灭的同时,火焰金剑符上面火焰消失。火焰一消失,整个符篆,也就只剩下了金色小剑。对于变异的火焰金剑符而言,其它变异出来的属性。其实都是由金火双属性支撑着的,金火双属性其中的任何一种消失,其它的属性也都会受到影响。在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威力自然也会被大大削弱。

  因此于初在火焰金剑符打出去的同时,接着又看到火焰金剑符上面的火焰被湖水浇灭。立时就吃了一惊。但那符篆上面的火焰虽然消失,金色小剑的速度却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依旧冲着巨型长矛撞击过去。“轰!”很快的,金色小剑撞上了巨型长矛,发出惊人的巨大声响,整个湖水水底,都被这巨大的撞击震动的颤抖了一下,一瞬间里,好似天翻地覆一样。

  于初身在水中,感觉湖水突然涌动,向着自己挤压过来,湖水的压力,在瞬间增大,顷刻之间,竟然有一种难以抵御的感觉。于初脸色再次变了一变,这一下撞击,金色小剑对上巨型长矛,尤其是处在湖水地步,巨大的能量波动出去,施加在湖水上面,挤压湖水中的生物,竟然让人感觉极为难受。就算这样,还是因为湖水太多,撞击的力量被分担开去,于初承受的只是一小部分能量的结果,否则的话,还会更加难受。要知道,于初乃是一个修仙者,承受能力本来就比普通人要强大得多。一个修仙者尚且这样,何况其它的事物。这湖水当中,是有鱼的,这些鱼都是普通的生物,他们的感觉,要比于初更加强烈的多,一部分鱼甚至在涌来的湖水的挤压之下,瞬间死亡。死亡的同时,鱼的尸体浮出水面。这是近处的鱼,靠的越近,承受的撞击越强,靠的远的稍好一些,但这些鱼在感受到这边的波动之后,显然都被吓到了,受惊的鱼不顾一切的向远处游走。

  于初的身上,瞬间被好几条鱼碰了几下,这些鱼距离撞击的地点稍近,但由于藏在淤泥当中,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撞击过后,感觉到危险,立即就从淤泥中出去,向远处游走。这是于初看到的,于初看不到的地方,更是乱成一团。

  湖水外面,谢十三娘和冯远、韩灵儿一直都在观战,但由于于初和陈老三进入了湖底,三人身在大湖的边缘,离的较远,看不到湖水中的情景,只能凭借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刚才,那只碧水兽刚刚出来的时候,三人明显都吃了一惊,而三人当中,显然是以韩灵儿吃惊最甚。现在的她,可以说是对于初最为关心,于初的生死存亡,直接和她的命运息息相关,由不得韩灵儿不甘心于初。再加上一起逃亡的过程中,那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心理问题,导致韩灵儿对于于初产生了依赖的心理。那种对于敌人的依赖心理,有些时候,要比对于朋友的依赖心理还要更加深刻的多,甚至很容易就会产生一种畸形的眷恋,而这种畸形眷恋一旦产生,更是深刻之极,一辈子都未必能够摆脱。因此韩灵儿对于于初的关系,不仅仅是真实的,还是发自内心的。可惜的是,在场的所有人中,她修为最低,现在又是身在虎口,背后还站着谢十三娘和冯远两个人,这两个人,她一个都不敢惹,也一个都惹不起。甚至唯恐一不小心做了什么事情,激怒了这两个人,导致他们伤害自己。

  因此韩灵儿虽然担心于初,却不敢做出任何举动,非但不敢做出任何举动。甚至连当着冯远和谢十三娘的面提醒于初都不敢。当然,之所以这样。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和韩灵儿对于于初的那种畸形眷恋产生未久。还不够深刻有关。如果现在把韩灵儿放走,让她离开于初,冷静下来,仔细想想,那种畸形的眷恋必然会大幅度的增加。甚至爱上于初也不一定。但现在的关键是,韩灵儿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对于于初产生太深厚的感情。甚至那种畸形的眷恋才刚刚产生而已。因此这个时候的韩灵儿,还远没有达到为了于初,不顾一切的地步。既然远没有达到为了于初。就不顾一切的地步,当然也就更加不会轻举妄动。在她眼里,冯远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一直对自己心怀觊觎,至于谢十三娘,更是冯远的一丘之貉。这两个人联合起来,对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好处。现在的谢十三娘,看在于初的份上,对于自己还有几分维护之心。尽管这种维护之心,暂时看不出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但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维护就是维护。正因为有了谢十三娘的维护。在于初不在的情况下,自己才是安全的,冯远也是因此不敢对自己怎么着。而一旦自己轻举妄动。惹怒对方就不好了。这儿的这个对方,指的当然不是冯远。而是谢十三娘,至于冯远。惹怒他不惹怒他,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有谢十三娘,现在看在于初的面子上,乃是在维护自己。而一旦自己惹怒了他,谢十三娘愤怒之下,不肯维护自己就麻烦了。一旦谢十三娘不肯维护他,冯远绝对会对自己有所举动,而一个先天五重的修仙者,绝对不是韩灵儿能够抵挡的。她虽然任性了些,却也知道,自己和先天五重修仙者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么的大。那种差距,甚至让她连和对方动手的想法都没有。

  正因为有着这样忧虑,韩灵儿虽然担心于初,却没有赶轻举妄动。

  现在的谢十三娘,却是另一种想法。对于谢十三娘来说,不管是于初受伤,还是陈老三受伤,都不是什么好事,都是变相的削弱了自己的实力。但陈老三要和于初动手,她又没有办法阻止,一来陈老三的要求十分合理,二来她自己也想看看于初的实力,究竟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她刚和于初见到的时候,于初的修为,才不过后天四重而已,后天四重的修为,对战五个先天一重,一个先天二重,竟然凭借着地利优势,一件宝物,让五个先天一重,一个先天二重都没有办法拿他怎么着。非但没有办法拿他怎么着,还让对方六个人当中,死了好几个,甚至就连其中的先天二重,如果不是谢十三娘及时赶到的话,也有可能已经死在了于初手里。要知道,当时的于初可是连先天境界都没到,连先天境界都没到,一个最普通的修仙者,凭借着阴谋算计,以及一样特殊宝贝,竟然将六个修为高于自己的修仙者耍的团团转,甚至最终差点让六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