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大叔和骑士(1/2)

加入书签

  麒麟和大叔战战兢兢的回过头,一名身材削瘦的男子的正从街角处向他们走来。

  男子穿着一身寻常的便服,额前戴着一,却是一笔不可能拿得出来的天文数字。

  (喂,大叔,你有带钱吧?)麒麟悄声的向旁边的贵族大叔求助。

  (我没带啊……)贵族大叔也是一脸凄苦的望向他。

  (我说,大叔你好歹是贵族吧?出门不带钱怎么行?)

  (你就不知道了,小兄弟。就是因为是贵族,所以才不用带钱出门啊,俺喝酒向来都是用赊帐的。)

  (……那你能不能跟他商量商量,这笔罚金也用赊的可以吗?)

  (这个嘛,我想不太可能,不过可以试试别的办法……)

  这样说着的大叔,很有气势向前迈出一步,非常可靠的挡在麒麟面前。

  “你……你是治安署的警备兵吧?告诉你,俺……俺可是贵族哦!是在宫廷里任职的大贵族哦!今天也是刚刚处理完国事回来,而且这座雕像建造时我也有捐过款,所以……呃,看在这些的面子上,能不能放我和小兄弟一马啊?”

  虽然胡须大叔很努力的摆出“仗势凌人”的态势,但虚张声势的语调和前倨后恭的内容,却毫不留情的揭露了其平时疏于此道的事实。另一方面,虽然麒麟从来就对仗势凌人的权贵没什么好感,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却自然而然的站到了胡须大叔这一边,并热切期待着眼前这位看来蛮正直的灰男子能知难而退——话说回来,人性有时候就是这样复杂的东西。

  “哦,阁下刚刚处理完国事回来吗?那真是辛苦了。”灰男子朝大叔敬了一礼,麒麟也不由得神情一缓,但灰男子跟着却话锋一转。

  “但是,下官是纹章院的宪兵,并非贵族的鹰犬。贵公刚刚的言行有威胁公职人员的嫌疑,因此在原有罪名的基础上再追有一条妨碍公务的罪名,今晚贵公恐怕得在治安署的囚房里过夜了。”这样说的灰男子,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把刻在剑身上的“铲恶除奸”四字铭文展露在麒麟两人的面前。

  “法理之剑……可恶,是真牌的宪兵吗……”大叔就像真正的恶党般出不甘心的哀叹。“混帐,我才不要在这里被抓住……喂!你们上,给我拦住他!”

  大叔向着灰男子的身后出命令,由于他的神态和语气都极其逼真,所以灰男子也在一瞬间被嘘住,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小兄弟,趁现在快跑!”在这同时,大叔一把扯着麒麟狂奔起来。

  ……………………

  按照字面上来理解,“纹章院”应该是监管和纹章相关事务的机构,但事实上,纹章院的权力却远远出这以上。凡是拥有纹章的贵族,凡是拥有封号的机师,上至一国之君下至一介勋爵,所有贵族和军官,都是纹章院行使权力的对象。

  纹章院乃王国的最高监察机关,独立于所有行政机构外,不受任何权势的影响,完全依据法律行使判断力。纹章院的眼中无所谓身份的区别,在宪兵队所持的法理之剑面前,唯一判断的标准便只是有罪与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