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不住孩子结局倒计时四(1/2)

加入书签

  “娘娘,青黛嬷嬷来了。”带着人撤下饭菜的剪秋又回来了,身后还带着青黛。

  “青黛参见苏妃娘娘!”青黛来到白苏身边欠身,行礼,而后从袖中取出一张对折的宣纸送上去。

  是什么样的消息让她人来到了还需要把话写在纸上交给她丫?

  白苏先是狐疑地看了眼青黛,而后打开了那张纸,上面的字让她震惊而起媲。

  [本王在莲妃铁铺里等你]

  莲儿,他怎会找到莲儿了?

  “青黛,这纸条你打哪儿来的?”白苏谨慎地问道。

  “太……呃……”青黛还没说完,突然吐了一口黑血栽倒在地上。

  “大小姐,太后知道奴婢的身份了,在来之前已经让奴婢喝下了毒酒……”青黛说罢,脖子一扭,双目翻白的断了气。

  太后居然已经知道青黛是她的人了,看来她是在装傻呢!

  “剪秋,本宫马上要出宫,你去安排一下。”白苏拿出玉印交给剪秋,剪秋愣了一下,刻不容缓地下去行事了。

  ·

  寿康宫

  “夜深了,皇上怎还有空来哀家这寿康宫啊!”头发已经脱落得差不多的太后端坐在坐榻上,身边的婢女已经换了人。自从得知苓妃自个摔死后,她心情格外畅快,算老天收拾她收拾得快,不然她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朕是来看望太后是否需要什么。”尉司隐从太后轻蔑的眼神里,他已经知道是该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需要什么?皇上打算要软禁哀家一辈子吗?”太后冷蔑地勾唇。

  “不用一辈子,只等抓到你儿子裕亲王,很快的。”尉司隐势在必得地笑了。

  “皇上胆敢下令软禁哀家,哀家也猜到皇上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哀家是否能问一句皇上,何时知道的?”

  “在太后你百般阻碍父皇立朕为太子之时,朕就察觉了!为何朕明明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却待四弟百般好?甚至父皇每次赏给朕的东西你都要拿给他?十岁以前朕可能不知道是为何,但是十岁以后,你若还当朕是傻子那你就才是真的傻子了。”

  “即便如此,皇上只是怀疑,毫无证据。”

  “证据?呵……天底下有哪个母亲会多次下毒毒死自己的亲生儿?父皇驾崩那年,四弟命丧山谷,玉太妃带发修行,朕有幸见到了当年为太后的儿子诊断的御医!”

  “他没死?”

  “被你追杀这么多年你以为他还能活命?只不过他在死之前把你当年狸猫换太子的事写成了血书,二十年后在父皇临终前这份血书终于到了父皇手里!”

  “哈哈……那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敢杀了哀家?”太后昂天大笑,“皇上,你没发现青黛不在了吗?在你进来的前一刻,哀家已经让她给苏妃送去一个好消息了,若是哀家没猜错的话,这会苏妃应该已经出宫去会哀家的儿子了!”

  “罗勒和风云王正带着人在全城内搜捕,你以为短短几个时辰,他还逃得掉?”

  “若是找到了苏妃的孩子那就未必了!皇上,想不到不止莲妃给你戴了绿帽子,就连你最喜欢的苏妃也早就连孩子都生了,你还真是哀家看过这么多皇帝里最无能最窝囊的一个!”

  “再怎么窝囊也比不上你有一个只懂得奸污女人的儿子强!要说窝囊,与你儿子比起来,朕还略胜一筹!”

  “你……你……”

  “太后别生气,其实你儿子并非是打娘胎里带病,而是遗传,你若再气下去,难保不会像你儿子一样发病!”尉司隐冷血嗤笑,“来人,把寿康宫给朕看紧了,一只蚊子也别让进!”

  太后受的惊吓不少,她捂住胸口,抖着身子对离开的皇帝怒然大吼,“这天下我们母子俩得不到,你也休想得到!”

  ……

  “你这肚子里的种……是本王的吧?”

  夜深人静,裕亲王大刺刺的坐在铁铺里,曲莲被他扯着头发压在茶桌上,他的大掌摸上她快五个月大的小腹。

  他撇了眼被他捆在铁炉边的男人,“这世上居然还有男人敢要你这种怀着野种的女人!哈哈……”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受重伤逃亡至此,没想到会意外看到这个该是死了的女人。

  “唔唔……”被塞着嘴的林平不停的发出唔唔声,恨不得自己能睁开身上的绳子,扑上去与那恶人拼命。

  “说!孩子在哪?”他刚才发现曲莲的时候正巧听到他们夫妇二人在谈话,话中内容就是关于白苏的孩子的,原来那丫头说得没错,白苏真的生有一个孩子了,而且就放在曲莲这!老天真是待他不薄呢,要么不来,一来就来一双!

  “相公……”曲莲始终担忧地看着那边被捆绑的丈夫,一点儿也不在头发被拉扯的痛。

  “不说是吧?本王倒要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裕亲王大掌掐上她浑圆的小腹,一点点一点点的用力,曲莲痛得咬牙皱眉,还是没有说,“你宁可保白苏的野种也不愿意保自己的孩子,可真是伟大得很啊!”

  手脚被捆绑成一团的林平见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受苦,不知打哪来了力量,一个弹跳而起,被绑在后的手直接探入了烧得通红的火炉里,绳子顿时烧断,当然,他的两只手和背也被烧伤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