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入画(1/2)

加入书签

  那卷轴画亮起微光时,萧问心中剧震,更加确信这绝对是一件宝物。╔ ╗而后他又强行压下心中兴奋,准备进一步研究这幅画。在天机仙界的很多传说中,都在向人们暗示着遇事冷静的人才能成大事。一些原本没有出路的困局,往往会在冷静下来后发现新的出路。

  然而,萧问遇到的情况绝对是个例外,因为随着他越来越冷静,那幅画也越来越暗淡,最后彻底恢复了原状。

  宝物又变成了俗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很显然,在其当前的状态下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发现,只有当它发光时才有机会!可是,怎么让它再亮起来?

  萧问认真回忆,很快便分析出来,这片刻间他本身其实只有一种变化,那就是情绪!

  难道说,只有当自己心中充满愤怒、不甘,恨不得把矿场里的所有人都杀光时才能引发石画的反应?

  想让从小生活在金窝银窝里的公子哥产生这种情绪兴许很有难度,但是对现在的萧问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那根本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刻意自我引导之下,萧问的脑海中很快浮现了钱福的那张白得泛光的脸,左嘴角上的那个大痦子是如此碍眼,他真想让钱福那颗大痦子上的两根黑毛变成两棵大树,然后他再亲手把他们活生生拔下来!

  等他再想到钱福就站在了他的修行路上,挡住了他进入那个原本无比美好的仙界,他就更是恨不得一拳将钱福那张脸砸得稀烂!然后拼好了再砸,一遍又一遍!

  在这样的情绪下,石画竟是越来越亮,其上的轮廓越来越清晰,茅屋就像是刚搭起来的,远处的群山也连绵起伏有层次感起来。╔ ╗

  神奇!

  石画到最后也没太亮,但是上面的线条却已经足够清楚,连萧问这个不太懂字画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幅画其实挺好看。

  但是,下一步该怎么办?石画已经稳定了下来,却再无变化。

  灌道力!

  没反应……

  滴血?

  刚才萧问因为怕弄坏了这张画,所以滴血的时候并没往中间滴,这一次他也是豁出去了,直接用左手提着石画,右手挤开之前就咬破的食指上的伤口,然后往石画中间的那间茅草按了过去!

  这石画散发的光芒极为淳和,不似邪门宝物,应该不会出现反噬的情况。

  中!

  浴血的手指按在石画茅屋上的一瞬,奇事出现,以萧问的手指为中心,那间茅屋竟然向外扩散着改变了颜色!若说之前只是黑白两色的水墨画,现在分明是向着彩墨画的方向演变着!

  本以挺好看的石画,此刻更是变得有活力起来!

  然而萧问这时候却在暗暗叫苦,因为石画活力的提升,实际上是以他本身精力的损耗为代价的!

  之前是他主动把血手指按向石画,现在却是石画在主动从他的指尖向外汲取着一切!

  血液仅仅是一方面,道力也在流失着,更为骇人的是,萧问分明感到他精神层面的力量,甚至包括了他心头的那些情绪也顺着手指流了出去,这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进画中!

  好在石画的彩色部分正扩散得越来越快,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变成彩色,而萧问自问还能顶得住。╔ ╗

  萧问之所以不移开手指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由始至终,他不仅没感觉到石画的恶意,反而越来越能感觉到它的亲和力!

  天机仙界的修仙者们是很相信直觉的,尤其是那些兽道修仙者。萧问虽对兽道一窍不通,这时也很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人呢?!贱东西,是不是在偷赖?!!”

  便在这时,矿道中突然传来了监工的喝骂声,萧问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只因石画彩色部分的延展还差三分之一没有完成!而且,他其实一点都不确定即使将整幅画都渲染一遍,他是不是就可以彻底控制这件宝物!他唯一确定的是,石画吸起精气神来当真一点都不客气,此时半途而废,恐怕他得养精蓄锐一个月才能进行下一次。╔ ╗

  “操!还长脸了啊?!不会是他妈睡着了吧?!”监工没听到回音,骂声更大,连脚步都快了些。

  而后矿道深处突然就传出了萧问那一听就是在蹲大号的声音:“没有……我肚子疼,来不及跑出去……只好在里面方便了……”

  “我操!”监工立刻停下了脚步,甚至皱着鼻子向后退了退,表情那叫一个难看,就像是已经闻到了臭味一样。

  “很快就好……完事我就干活……”萧问再一次努力发出了声音,听得那监工恶心不已。

  “你最好能来得及完成今天的任务,不然晚上就他妈留在这里干活吧!”

  “肯定能……已经差不多了……”

  监工终于不吭声了,不过也没离开,而是就等在了原处,毕竟钱福已是不止一次交待过,这段时间一定要将开新矿洞的矿奴们看紧了。

  与此同时,萧问自然还在坚持着,石画已经只有四个边沿还没变为彩色,而他的脸色也是极为苍白,实在损耗了太多的气血和精神。╔ ╗

  终于,石画的最后四个角也被渲染完毕,最终完成的一刻,石画上光华立刻一变,变得青蒙蒙的,使画中茅屋和群山就像笼罩在了一层细雨中。

  而后,根本由不得萧问做出反应,石画上的青光直接向着他的丹田冲了过去!

  这一刻萧问和石画其实已经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自然也感觉到了石画并无丝毫恶意,便由着那青光进入丹田。而后,他就眼看着石画的主体部分也化为了更为浓郁的青光,像水流一般把那茅屋、草地、群山全都带入了他的丹田。

  然而奇怪的是,他却并无任何充实的感觉,假如他闭上眼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