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章(1/2)

加入书签

  第117章

  段九觉得自己尽力了,实在哄不好面前这位忧郁焦急的少年,……其实他自己心里一样着急,急得嘴角都快气泡了。

  尽管如此,胡言乱语的毛病还是改不掉。

  仰面躺地上,长长叹了一口气,“老实说,虽然这一个月饿瘦了不少,我的腿也好的差不多,不过估量了一下。”摇头叹气的,“要拎着你爬上去,还是不行,看来我们只能仙化在这儿了。”

  妈的……!

  这足有千尺之高的悬崖峭壁,跟斧子砍出来的一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更不用说自己的腿还受了伤,身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活包袱。

  想要带着一个人爬上去,简直做梦!

  除非自己长出翅膀变成鸟。

  叶东海茫然道:“要是能上去你自己上去吧。”声音一黯,“不用管我。”

  “休想!”段九翻身坐了起来,“我的银子还没结账呢。”嘴里骂骂咧咧,朝那秃鹫砍了一剑,“对了,或许吃了它能长出翅膀?老子……”

  “呼……”一串急速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段九抬头一看,赶忙抓起叶东海往旁边躲避。

  叶东海身上有伤,疼得呲牙咧嘴的问道:“怎么…,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我。”段九走到那个火红色的圆球面前,仔细一瞧,居然是一个脏兮兮的红布包裹,……扯开了,里面裹了一块石头——

  石头平平无奇。

  重点那块红布,是一件又宽又大的长尾披风!

  “哈哈……”段九高兴地不行,朝着叶东海大喊大叫,“看、看,这好像是徐三的披风!咱们有救了!”舔着干裂的嘴唇,一脚踢开那秃鹫尸身,“娘的,再挨几天老子就要成干了。”

  “当真?”叶东海忍着浑身疼痛,过来拣起披风——

  系带上面,果然用同色棉线绣了一个徐字。

  记得徐策提过,是其母为几个儿子亲手缝制的,当初三个兄弟一人一件,只不过徐宪的那一张披风用不上了。

  段九一把夺过红色披风,伸开双臂,展开在空地上来回疯跑起来。

  没过多久,上面扔下来一块连着绳索的石头。

  段九笑嘻嘻抢上前去,“我先上!”

  叶东海只当他着急,没有多想,颔首道:“行,当心一些。”

  绳子一点一点往上提,段九本来身手就好,只需要一点点借力的地方就够,顿时身轻如燕、如履平地一般,几个回合就爬上了峭壁山崖。

  徐离有些意外,“……怎么是你?”

  还以为,会是叶东海这个主家先上来。

  段九呵呵,“……我着急、着急。”

  徐离再次让把绳子扔下去,忽地感觉自己脊背有些发寒,一扭头,对上了段九目光清亮的眼睛,心下顿时恍然大悟。

  不由冷笑,“要是不放心,那就自己来吧!”

  “看三爷说的。”段九收回目光,嬉皮笑脸的奉承他,“像三爷这般大仁大义、心坦荡的君子,又是我们救命恩人,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嘴里这么说着,手却老实不客气的接了绳子,“那三爷你先歇着,让我来,我来……”

  徐离和叶东海的关系太过尴尬,——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起了歹念?娘的……,要是徐三拉到一半把绳子给扔了,岂不要了叶小二的命?还真是不得不防。

  徐离目光犀利盯着他,“你和叶东海到底是什么关系?!”

  “哎……?”段九嘴里支支吾吾的,手上却是飞快的用力拉扯绳索,最后猛地一用力,抓住人扯到了平地上,连连喘气,“三爷……,你这话、这话问得可不对了。”看了叶东海一眼,表情十分嫌恶,“就他这样,还能有什么想头不成?唉……,我还是更喜欢女人一些。”

  阿木站旁边,听得起了一身皮疙瘩。

  不由仔细看了过去。

  叶东海现浑身脏污、胡子巴茬的,形象离乞丐不是太远了。

  徐离目光一寒!

  段九胡扯的那些话,本就不是自己问题的关键。

  因见对方一味的胡搅蛮缠,越说越不堪,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东西,转而打量了叶东海一番,问道:“现在还能不能走动?”

  叶东海忍住浑身的伤痛,咬了咬牙,“给我一匹马。”

  徐离看着对方,忽地觉得方才段九是对的,……要自己亲手去救一个厌恶的人,理智和情绪碰撞之下,没准手一抖,就把人再给扔下了山崖。

  一行人回了幽州城。

  徐离要请大夫过来察看休养,叶东海却拒绝了。

  “家里只怕已经乱了套。”他道:“我只是受了外伤,不会伤及命,还是早点回安阳的好,这一路还要十几天时间呢。”

  徐离从来就不是话多的人。

  当即让他书信一封,然后吩咐快马去驿站,八百里加急送往叶家报平安,然后抓了两个大夫一起跟随赶路。指着马车上的叶东海,冷冰冰道:“他若死了,你们两个一起陪葬!”

  吓得两个大夫抖得跟筛糠一般,齐声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叶家的会议每天都在继续,争论十分激烈。

  顾莲私下看着自己的会议笔记,回忆白天里的一个个细节,——隔着屏风的缝隙,可以看清楚三个大掌柜的一举一动,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叶丙神色焦躁,叶十三眉头紧蹙,叶癸却是一片神色镇定。

  又让人打听了平时的动静。

  叶丙每天在屋子里咆哮,时不时的骂人;叶十三脾气很好,但是一样的几乎脚不出户,时常挑灯到深夜还不歇息。

  而叶癸,已经把安阳各大酒楼的逛了一遍。

  高管事低声回道:“……叶癸每次出去都要见人,但是我们不好跟得太近,不知道具体内容,实在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顾莲摇摇头,“不,这很有用。”

  大东家生死下落不明,叶癸不急不躁,凡事投资的事都多有阻拦,还整天鬼鬼祟祟的往外跑,已经说明了很大的问题——

  而且越是打听不出来,就越是说明他的心思不可告人!

  “二。”一个婆子门外回道:“有信来了。”

  “快拿进来。”顾莲先念了一声佛,……要是丈夫的来信就好了,拆开一看,顿时大惊大喜,——居然真的是丈夫亲笔!是真的!

  一瞬间,眼泪就不自控的冒了出来。

  “二……?”

  叶东海这个混蛋还活着!顾莲泪眼模糊,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方才止住情绪,擦了擦泪水,将信递到了过去。

  高管事展信一看,顿时喜色浮上眉梢,刚要欢庆,却被主母连连摆手止住,一头雾水问道:“这是……”

  “先不要声张。”顾莲看了看屋里的,李妈妈、高管事、蝉丫,每一个自己都信得过,压低声音,“就连老爷太太那边都先别说,一个字都不能走露。”顿了顿,“这几天……,或许可以办成一件事。”

  “是。”屋里的人见她神色郑重、目光微寒,都齐声应下了。

  顾莲吃了定心丸,身上的压力顿时减了一大半。

  只是面上还得做出愁云惨雾的样子。

  每天早起,先去公爹和婆婆那边一趟,说几句宽慰的话,然后领了小姑子一起回到正房,等着管事妈妈们一到,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既然说好要教小姑子管家,那就带着她,反正也不费什么事,免得回头婆婆说自己不够尽心。就连叶三太太,顾莲亦给她分派了一个好差事,——最近来往安阳的掌柜、管事们,以及徐家过来巡逻的兵卒,这些人的饮食起居都得招呼。

  因为是按客人的标准,里面自然少不了有一笔油水可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