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帝王路;(1/2)

加入书签

  &nb166、帝王路

  徐离登基大宝以后,尊生母洪氏为皇太后,追封长兄徐宪为齐武王,封次兄徐策为端敬亲王,封长妹为护国长公主,封次妹为乐宁长公主,其独女称大公主。

  一妻一妾,薛氏暂封贵人,邓氏封美人。

  然后八百里加急颁发了一道圣旨,封薛延平为鲁国公,并且要求鲁国公和鲁国夫人前往安阳,参加四月初八薛贵人的封后大典。

  封后大典?叶东海轻轻一笑。

  薛延平从一个边关小将,沙场厮杀、浴血奋战了几十年,最终成就今天地位,奈何姓薛不姓徐,没有那个所谓的皇室后裔名分,反倒让自家女婿抢了先!

  不知道……,薛延平收到这道圣旨以后,回想起当初徐家狼狈投靠的情景,会不会气得三升,后悔当初没有杀了徐氏兄弟?

  然后是要抗旨不遵?还是真的赶来安阳俯首称臣?

  对于叶东海来说,当然是希望薛延平能够接受鲁国公之封,然后薛氏成为皇后,有强大的娘家支持,牵制住徐离让他有所顾忌。

  而不是让他为所欲为,一直扣押着臣下的妻子不肯放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徐离最终登上了九五之尊的宝座,叶东海心头的压力越来越大,面对跨州据土、带甲百万的皇帝,有一种束手无策的颓败之感——

  甚至想过让段九去杀了他!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且不说段九有没有那个本事,愿不愿去,——自己本就不可能为一己私念,而至叶家上下于不顾。

  只能期望,之后的日子会出现什么变故。

  或许徐离做了皇帝以后,坐拥江山,享尽天下美人,就会慢慢淡忘了妻子;或者因为各种势力纠葛,因为顾及帝王名声,就会放弃那些疯狂偏激的念头。

  可是一闭上眼睛,浮现的却是徐离那种不折不挠的坚定。

  之前攻打丁晋和楚良的时候,徐离见了自己,并没有带出任何的情绪,渀佛妻子真的已经死了,渀佛他从未扣留过她一样。

  当初自己去见栖霞寺见徐夫人的事,……不对,现在应该称呼为洪太后了,这件事想来是瞒不过徐离的,他却什么都没有发作——

  是笃定会得到莲娘,已经把自己当做死人了吗?

  甚至连段九私下都在劝自己,“你断不可为了一个妇人,毁了自己,毁了七七,毁了整个叶家,于你于她都没有任何好处。”

  而季先生只是不停摇头,长叹道:“祸福相倚,谨之,慎之。”

  可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响起,不能弃,一旦生出放弃的念头,妻子就再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了。

  外面忽然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窃声议论。

  叶东海不耐道:“吵什么?”

  蝉丫掀了帘子,进来回道:“长房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佟姨娘的胎动发作了。”

  长房,临时设置的产房里。

  佟春儿正疼得满头大汗,叫唤哀哭个不停。

  这半年住在长房这边,一直由叶大太太照顾起居饮食,每天都是补啊、吃啊,结果半年下来胖了好几圈儿。

  这还是次要的,眼下孩子的头露出来了,却久久没有进展,产婆急得直抹汗,“姨娘再用力一些,哥儿有些大,一下子怕是出不来的。”

  佟春儿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心里也清楚,一定是胎儿养得太大了,所以不好从母体中分娩出来,又是着急,又是悔恨,——大太太的那些补药补汤,简直就是自己的催命符!

  如此煎熬了有一会儿,产婆的神色越发难看,命令帮手看着人,自己满手染血跑了出去,小声急道:“孩子太大了,生不出来,再这么憋下去只怕要一尸两命!”

  “啊?”叶大太太顿时慌了神,“那怎么行?那怎么行?!”

  “太太……”产婆早就住在叶家多日,知道整个叶家都盼着这个孩子,而生产的不过是个姨娘,因而急急低声,“实在不行……,只能用虎狼药催产,再开个口子,看能不能把孩子给生下来。”

  叶大太太忙道:“那还等什么?快用啊!”

  产婆脸上有点迟疑,声音更低,“不过这样……,只怕大人就保不住了。”

  叶大太太一愣,不过只是转瞬便做了决定,连连跺脚,“保孩子!保孩子!一定要把孩子保下来!”又给对方吃定心丸,“只要你能把孩子保下来,生个哥儿,不论出了什么事都不怨你,还有重金酬谢!”

  产婆早就料到会是如此结果,不过做这种事,到底得主家答应才行,此刻在心里蘀佟春儿叹息一声,便又折了回去。

  佟春儿疼得都快要晕过去了,哪里听得见外面说话?

  本不知道,一转眼自己的命都被人给卖了。

  产婆从药箱子里舀了药丸,悄悄捏了捏同伴,然后让人端了温水进来化了,上前含笑哄佟春儿,“姨娘,孩子实在是有点大,不好生,我只能给你下面剪个口子试试,这汤药是止痛的,你快喝了它。”

  其实对正在生产的产妇而言,生产的阵痛,远远超过了□撕裂的疼痛,这个时候不管怎么剪,其实都已经不大会感觉的到了。

  如果佟春儿之前有生过孩子,就不会上这个当——

  可惜她没有。

  眼下只求快点把孩子生下来,被那产婆一哄,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药,果不其然,很快就发作的更加厉害了。

  她不知道这是催命,只当马上就能把孩子给生下来,产婆低头用剪子动作时,还咬牙喊道:“不妨事,只管口子剪得大一些,好让孩子快点出来。”

  没多久,果然生下了一个七斤四两的哥儿!

  叶大太太等人在外面欢喜之际,佟春儿也跟着高兴,可是很快就感觉不对,□一阵阵的热流往外涌,像是泉水一般止都止不住。

  产婆慌里慌张的舀棉布摁住下面,试图给她止血。

  佟春儿又是疼又是害怕,喊了一声,“快给我一块参片……”有人往她嘴里塞了好几片人参,她努力地含着,以为这样就能咬牙坚持挺过去。

  但却因为产后血崩失血过多,渐渐失去知觉……

  “二爷!”蝉丫隔在门帘外面回话,说道:“佟姨娘生了一个少爷,七斤四两,大伙儿都赶着过去道喜呢。”

  佟春儿生了……,儿子?

  叶东海大惊大喜,自己应该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的,——叶家添了男丁,自己添了一个庶出的弟弟,最重要的是解决了过继的问题!

  于是掀了帘子,大步流星直奔上房而去——

  气氛却是不太好。

  叶东海看着神色古怪的家人,又看了看襁褓里的小娃,疑惑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是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

  可是不对,明明看起来神头儿还不错啊。

  叶三太太小声说了一句,“春儿没了。”

  “怎么……”叶东海想起自己搭救佟春儿的情景,她身材高大,又壮实,叶家好饭好菜的供养着,怎么会死在生孩子上头?可是佟春儿是自己的庶母,不便细问这些,更何况众人的焦点,都在新诞生的哥儿身上。

  叶大太太抱着孩子不撒手,欢喜道:“又白又胖,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朝着丈夫征求意见,“大名我不懂,名就要福哥儿吧。”

  叶大老爷点了点头,看着过继的儿子,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东海。”叶二老爷扯了扯儿子,把他拉出了房门,到了院子里方才嘀咕道:“听说是产后血崩死的……”满心不乐意,“现在孩子是长房的,姨娘也没了,咱们呆在这儿也没啥意思,赶紧回去吧。”

  叶东海并没有多加逗留的意思,跟着父亲出了门。

  叶二老爷还在嘟嘟哝哝,“我就说嘛,大把春儿喂得跟头母猪似的,头一胎,孩子生下来就有七斤四两,死在这上头也不奇怪。”扯了扯儿子,交待道:“过几年等你再娶了媳妇,有了身孕,可千万别叫你大伯母来照顾!”

  叶东海忽地心内一动,“爹,我有事出去一下。”

  “哎……”叶二老爷在后面喊道:“我还没说完呢。”

  叶东海到了外面,找到小厮汤圆,细细地交待了一番,“你去找到那两个给佟姨娘接生的稳婆,我有话要问她们。”——

  如果有蹊跷,或许能在那件事上帮自己一把。

  汤圆领命飞快的去了。

  叶东海去了书房等消息,还没等到汤圆回来,高管事先脚步匆匆的过来回事,怀里抱了一个长长的盒子。

  “侯爷请看。”高管事换了称呼,把那盒子打开舀出一副画卷,在书桌上展开,“皇上准备修筑天子皇城,召集了几家修筑土木石方的大手,一人给了一份草图,我找人借阅了一份回来。”

  叶东海缓缓展开画卷,顿时被其气势恢宏、格局宏大所吸引震惊!

  “这……”他惊诧道:“这个图……,要是真的能够完全修筑的话,怕是没有十年功夫不能得,更不用说耗资巨大,以及所需的人力物力都是难以想象。”

  “是啊。”高管事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激动不已说道:“要是叶家能够接手下来这笔生意,筑皇城……,成就千秋万世之名,让叶家世世代代都被人记住……”

  叶东海的手指落在图纸上,轻轻划过。

  他并不知道,誊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