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五阴炽盛;(1/2)

加入书签

  徐离打着凯旋大胜的旗号.一路急行军回到安阳,——要是哥哥连许敬那点残兵神勇都对付不了,那么他也不用再回来了。以哥哥的聪明、能于和那份城府,一定会让自己满意的。从前是自己太傻,不舍得对这些在乎的人用心计.可是他们却都狠得下心来.甚至还能联合在一起对付自己都是自己的错.不怨他们。——以后绝不会再错了。徐离安顿好了随行大军,回到皇。摒退了所有人.连妹妹徐姝都撵了出去.和母亲单独面对问道:“听说母后让大妹妹下嫁了安顺侯?怎么不等儿子回来再办.这样的急。”皇太后听着这番冷嘲热讽的话.微微皱眉,“你自己心里清楚。”

  “不.从前我就是不清楚。”徐离撩起了袖子.露出手掌和手臂上凶残的疤痕.看着母亲.“母后可知道.儿子听到大妹妹成亲的消息.心慌意乱上了战场.然后人群里有人叫儿子小心.有人却来一支飞箭”他笑了笑.“若不是儿子用自己的手挡住.只怕此刻.运回来的就是儿子的尸体了。”

  “你说什么?”皇太后豁然心惊.赶忙走下来察看他的伤势.“这…….是谁这么歹毒?抓住那人没有?”

  “那两个人都是死士。”

  “就是说没有抓住凶手?”

  “抓不抓住的.其实不重要了。”徐离笑得内容深刻.看向母亲.轻声道:“母亲你大概忘记了.儿子膝下是没有男丁的。”皇太后只把这句话在脑海里转了一转.很快顿悟可能.“不.不会的”她绝对不能相信这种事.连连后退.扶着椅子手方才稳住.“一定是哪里错了.或许…….是有人估计算计呢?”徐离反问:“那么母后觉得是谁在算计呢?是许敬的人吗?还是周元培的人?他们是怎么堂而皇之混进来?还是儿子自己的人.他们要杀了儿子.自立为帝吗?还是别的…….母亲不愿意去猜的。”最后一字一顿.声音冰凉浸人.“一旦杀了朕.就能够得到天大的好处的人”

  “够了”皇太后断然喝斥道。

  “母后.儿子们都长大了.心也大了。”徐离声音冷淡.目光微恨.“已经不是小的时候.打一架.母亲你再喝斥几句就能和解的了。”皇太后脸色一片苍白.手上发抖。徐离又道:“母后必定是听了二哥的言辞.说什么我纳了顾氏.就会被天下人唾骂对不对?母后怎地不仔细想一想.当初我在万军之前.策马飞奔去救臣子之妻.早就已经担了天下骂名.那是抹不去的而如今…….我没有把叶东海的妻子救回来.于是就赏了自己的妹妹给他.这算是赔偿吗?是不是更叫天下人笑话呢?”-本文晋江文学城皇太后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说不出话来。

  “臣子之妻又如何?她还是我徐离的未婚妻呢”徐离压低了声音.愤怒却是掩都掩不住.“若非为了母亲、妹妹、哥哥.为了徐家.我又怎么会退婚.让莲娘嫁给了别人?现在天下太平了.还不许我偿一下当初的遗憾?”目光好似霾.冷笑道.“天下骂名?那是只有懦夫才害怕的东西”自己等了她这么久.惯着了她这么久.难道是在担心天下骂名?——真是可笑

  “母后……”徐离继续道:“往后你只管好好的享清福、含饴弄孙.有些事还是不要管了.否则只怕管不了.一片慈心还会被人利用。”他笑.“到最后…….若是母后你亲手错杀了自己的儿子.又当如何?会后悔.还是一辈子饮恨无边。”

  “够了.不要再说了”皇太后是止不住的心痛.心痛儿子们.更心痛自己.—-果然自古无情帝王家.没有亲情.只有不顾情义的生死算计她颤巍巍道:“我…….再也不管你们徐离心中有怨恨.淡淡道:“儿子告退。”一出门.徐姝就焦急的迎了上来。

  “你陪着母后。”徐离吩咐道:“别多问.什么也都别说。”徐姝不由一怔。哥哥从未这般冷冰冰的跟自己说过话.叫人生出害怕而这边.徐离已经走出了院子大门。一抬眼.便看见一大群莺莺燕燕等候在外面。盛夏的日头正烈.一个个娇花软玉们.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耐阳光的娇气。只有等邓峨眉.把脊梁挺得笔直.仿佛一株不屈不折的青松一般.在见到皇帝才微微垂首.恭敬柔顺之中仍然不缺傲骨。可惜不论是娇花软玉也好.还是青松傲骨也好.徐离此刻都没有心情多看一眼.不等人上来禀报.便挥手道:“免了.都回去吧。”言毕.旋即大步流星离去了。沈倾华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但是她们自入以后.只见过皇帝几面.别说宠幸什么的.就连单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过。加上皇帝的脸色明显很不好.一个个都存了小心.不敢多言散去了。徐离上了御辇.吩咐道:“去护国长公主府。”随行的.还有他带去的一分重重贺礼.——皇帝出征在外.没有来得及参加妹妹的婚礼.现在就补一份过去.以示一母同胞的兄妹之情。心机么?算计么?强权霸道么?自己从前只是不舍得对她用罢了。莲娘.你可知道?从跳水下去救你的那一刻起.为了你.一直守着你.就再也没有理会过其他的女人.……结果连儿子都没有一个.只差那么一点点.自己有可能战死沙场之上.从此灰飞烟灭。如果那样.你的心里可会有一点点后悔?一点点难过?-本文晋江文学城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不配得到自己的真心即便嫁回去又如何?自己又不会娶妹妹护国长公主.有什么关系?既然你不喜欢这种温柔的方式.那么就换一种好了。

  “皇上驾到.护国长公主、驸马接驾拜见。”顾莲万万没有想到.徐离会回来的这么快算算时间.差不多是这边得到赐婚的消息.星夜兼程送了消息过去.他就带了大军赶回来——可见他的怒气之盛。和叶东海一起出来接驾的时候.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徐离的声音春风拂面一般.在耳畔响起.“大妹妹新婚大喜.就是太急了.做哥哥的竟然没有赶上你的婚礼。”指了指后面.“给你带了贺礼过来。”顾莲的心像是被提了起来似的.福了福.“多谢皇上。”

  “怎地…….妹妹才嫁了人.这就胳膊肘朝外拐了。”徐离悠悠笑道:“以前都是好好儿的叫哥哥.这会儿突然就生分起来了。”顾莲低头不语。叶东海神色紧张的站在旁边.此一刻.才真的感受到了.在绝对的权利面前.妻子有多么的无奈.自己又多么的卑微。徐离又道:“听说这门亲事是母后下懿旨赐婚的。”微微含笑看着顾莲.意有所指的问道:“妹妹.你对这门亲事可还满意?”顾莲岂会听不出他的意思?静了一瞬.硬着头皮回道:“满意。”

  “妹妹你大点声儿。”徐离笑着.却殊无暖意.“朕方才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对这门亲事可还满意?”

  “满意。”

  “再说一遍。”徐离冷冷重复道。空气里的紧张气氛越来越重.威压越来越大.顾莲甚至忍不住想要逃离.可是最后还是坚持站住了.说道:“母后的这道赐婚懿旨.我很满意。”叶东海上前扶住了自己的妻子.心中暖意流淌。只不过这落在徐离的眼里.更是火上浇油.他站了起来.豁然将腰上的佩剑利落摘下.——这个动作.像火花一样点燃了充满汽油的空气叶东海喊了一声.“皇上”但是不说他本身不会功夫.便是会.和皇帝拼杀.那也是要整个叶家掉脑袋的.最终只能徒劳的挡在妻子前面。

  “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徐离呵呵的笑.将剑柄上的平安穗子摘了下来.轻轻递到顾莲面前.说道:“妹妹以前给我做的这个穗子.染了血、沾了灰.我不喜欢了。”他忍住满腔的心如刀绞.云淡风轻说道:“……还给你。”还给你把你的虚情假意都还给你顾莲一怔之下.没有去接。-本文晋江文学城徐离已经将那平安穗扔在了地上.弃之如履一般.看着藏在叶东海身后的顾莲.看着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最终缓缓收回目光。他轻轻的笑.“好妹妹.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顾莲听得他出门的脚步声.抬头看了过去.心中一片惊疑不定.——徐离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陌生的叫自己不认识。他留下了平安穗.故意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叫叶东海情何以堪?然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作为兄长给妹妹带来的贺礼.除了金银珠宝以外.居然还有四个如花似玉的侍女一上来就是娇滴滴的请安.“皇上吩咐.让奴婢等人伺候长公主和驸马的饮食起居。”皇帝圣旨一下.没有人敢拒绝这些空降的麻烦。顾莲不敢.叶东海不敢。诸如窦妈妈等人则更加不敢.公主府的下人们.见了这群明显和普通侍女不一样的美娇娘.都是客客气气的.只求顺着圣旨以盼自保。整个护国长公主府.弥漫着一种奇怪诡异的气氛。顾莲心里深知.自己和叶东海刚刚建立的那点信任.实在经不起这般折腾.——那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必定会无事生非.搅和的整个公主府都不安宁.要是叶东海再因为平安穗疑心自己.都会让这段重组的婚姻迅速瓦解因为以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徐离恨透了自己.得不得到自己是其次.倒是以⊥自己和叶东海不痛快为乐了。到了天黑时分.又有一道圣旨传了过来。说是皇帝剿灭了反逆大胜而归.准备举办一个庆贺的宴席.请长公主和驸马明日午时一起赴宴。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赴宴是男女分开的.叶东海必然是在外面男客的席上.顾莲则和太后嫔妃们在一起。而做为皇帝的徐离.想要在皇里见一下自己的妹妹.实在是太平常了。顾莲心头的忧虑越发严重.——不行.自己必须和叶东海之间必须坦诚自己必须把该说的都说了因而避开所有的人.带着深深的无奈和担心.幽幽叹气道:“明天进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以保住叶家和七七为重.以保住自己为重.不必将我的生死放在心上

  “莲娘……”叶东海听她有赴死之意.大惊道:“不可”

  “你听我说。”顾莲摇了摇头.声音漂浮犹如云雾一般.“我想把话都说清楚了.至少…….至少要给你一个清楚明白。”轻轻一笑.宛若一朵狂风暴雨中的娇花.“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成亲的时候吗?”

  “当然记得。”叶东海回道:“我怎么会忘记呢?”

  “可是你一定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里在想些什么。”顾莲心里泛起阵阵难过.一点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