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九各种悲催(下)(1/2)

加入书签

  叶大二十八、九的年纪,模样儿清瘦,衣服也穿得十分的素淡,子看起来十分贞静,听完颔首,“既然二叔安排妥当,那我下去与顾家小姐说一声。”

  叶东海歉意道:“大嫂身子不好,慢着些。”

  “走几步路而已,累不着。”叶大摆手一笑,回头道:“宜姐儿你呆在屋里,我一会儿就上来。”

  “我跟娘一起下去。”一个梳双丫髻的少女站了起来,眉清目秀、气韵纤丽,约十一、二岁,说话却是老气横秋,“我不下去,等会儿谁来照顾娘?”说话间,已经戴上了轻纱帷帽。

  叶东海指了指,笑道:“瞧你说的,这些丫头们都是吃闲饭的?”

  叶宜不理他,上去搀扶住母亲的胳膊。

  叶东海又道:“宜姐儿下去也好,正好你们小姑娘有话说。”

  叶宜分辨,“我不小了。”

  “嗯嗯。”叶东海含笑点头,趣道:“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该嫁人了。”

  叶宜又羞又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二叔你真是的。”叶大嗔道:“明知道宜姐儿脸皮薄,还臊她。”一面握了女儿的手,一面笑道:“你才多大一点儿,你二叔这是逗你玩儿呢。”

  “谁跟他玩儿了?”叶宜回头瞪了一眼,扶着母亲,“我们走。”一边走,一边放缓了脚步,“哼……,想来那顾家小姐颜色不错。”

  叶大笑道:“你又没有见过,如何知道?”

  “若不是顾家小姐颜色好……”叶宜拉长了声调,悠悠道:“二叔怎么会这般着急?巴巴的,还要我和娘亲自去相看。”抿了嘴,回头得意的看了一眼。

  哪知道叶东海依旧一脸含笑,既不害臊,也不着急,更没有丝毫打算辩解之意。

  叶宜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闷闷不乐。

  叶大蹙眉,嗔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也不害臊?”又叮嘱,“隔墙有耳,别回头传出什么流短蜚长来。”

  “知道了,知道了。”叶宜陪着笑脸,搀扶母亲出了门。

  客栈的布局并不大,拐了个弯,便是楼梯口。

  小伙计笑眯眯迎了上来。

  叶东海开口介绍,“这是我家大嫂和侄女儿,楼下的客人是女眷,我就不下去了。”

  叶宜扶着母亲,跟着那小伙计下了楼。

  来到雅间,小伙计隔门报了名号,便有一个丫头笑着出来相迎,“叶大、大小姐,快请里面坐下说话。”

  果然是一屋子的女眷,上席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绿衫少女。

  叶宜微微一讶,——原本是跟叔叔开玩笑的话,没想到,那顾家小姐竟然真的十分出挑,明眸皓齿、肤白如玉,有如碧叶连天里的一支白莲花。

  还未等她仔细打量,身边的母亲忽地晃了一下。

  “娘,怎么了?”

  “没事。”叶大摆摆手,笑容却有些勉强,“就是忽然头晕了一下。”与顾家的人欠了欠身,“我这几年身子不太好,让诸位见笑了。”

  顾莲忙道:“一点小事,大找个丫头下来说一声便是。”

  叶大微笑道:“岂能那般失礼?”坐下接了茶,饮了几口,气色渐渐平静,然后方道:“九小姐,你们要的房间已经让人去腾了。”

  顾莲笑着道谢,“今儿实在是事情不巧。”把路上的经过说了一遍,又道:“幸好碰上了大你们,我们才有个落脚的地方。”

  “出门在外,难免有想不到的事端。”叶大微笑道:“大家互相帮帮忙,也是应该的。”说话间,不动声色的看了几眼。

  顾莲正在与兴奋的丁香几个说笑,并没有留意到。

  叶宜在外人面前甚是内敛,一声儿不吭。

  卢妈妈便和叶大寒暄起来,问起叶家做什么生意,有什么打算,——倒不敢随便应承今后帮衬,只是扯着闲篇。

  你一句,我一句,客套了好一会儿。

  叶大起身告辞,“时辰不早,不如都上去先歇了罢?”

  “有劳大了。”顾莲亲自将人送到门口,再次道了谢。

  叶大有点恍惚的回了房,见着叶东海,打起神笑了一句,“顾九小姐倒还真一个出挑的,配得上我们二叔。”

  “可惜了。”叶宜却摇摇头,“我看那些丫头们并不十分恭敬,反倒是那九小姐,对仆妇们甚为客气……”猜测道:“估那顾家小姐是庶出的罢。”

  叶东海笑道:“事已办妥,我就不打扰大嫂歇息了。”——

  并不感兴趣,更没有丝毫要参与话题的意思。

  叶大颔首道:“二叔早点回去。”长嫂为尊,她只招手叫了女儿,“去送送你二叔。”

  “不用。”叶东海抬手示意止步,自己转身出去。

  因为腾了房间,今晚暂且要跟父亲挤一夜。

  回房前,朝原先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官宦人家的小姐,便是庶出,也不会纡尊降贵下嫁商户的。

  勾了勾嘴角,旋即收回目光抬脚进门。

  吃饱喝足,还美美的泡了一个热水澡。

  顾莲心满意足,端着热茶拨弄,优雅的坐在椅子里扮大家闺秀,——还好叶家的人通情达理,当然了,更大可能是卖顾家一个面子。

  卢妈妈正在笑道:“那叶家大虽然是商户出身,言谈举止倒还得体,不似那些钻到钱眼儿里去的,也算是个斯文人了。”

  顾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才得了人家的好处,当然看着顺眼了。

  只不过这个时代,士农工商的观念已经深蒂固。

  即便卢妈妈等人只是奴仆,连个良民都不算,还是一样瞧不起叶家的人,——纵使对方才刚帮了大忙。

  李妈妈询问道:“小姐累不累?”

  顾莲侧首,还未开口,卢妈妈已经先道:“时辰不早了,小姐先去歇息吧。”

  只得一张床,屋子里却一共有九个人。

  顾莲原本是想熬一夜,增进一下患难之情的,后来一想,算了吧,还是养足神更要紧,免得变成一个乌黑眼圈儿的熊猫,不讨父母喜欢。

  因而谦辞了几句,便道:“那我先去卧一会儿。”

  蝉丫跟着站了起来。

  李妈妈大急,顾莲见状忙道:“蝉丫,过来帮我把头发散了。”

  在蝉丫看来,她最小,自然也在被谦让的范围之内。

  可是在卢妈妈等人的眼里,蝉丫算个什么?自己是主子占了床还好说,她一个黄毛小丫头,不管怎么排都轮不着她呀。

  李妈妈忙道:“正是呢,早点服侍小姐睡觉。”不由分说,拉着蝉丫去解包袱,找了梳子塞给她,压低声音,“你还当是在家里呢?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好好服侍,别弄得大家都没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