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阴差阳错(中)(1/2)

加入书签

  蝉丫欢欢喜喜的进来,捧了几个盒子。

  李妈妈笑道:“叶二爷又让人带礼物过来了?”

  说是礼物,但是据礼物的贵重程度来判断,不难看出,这是未来姑爷在给小姐囤嫁妆,全都是一些巧值钱的东西。

  今儿送过来的是一个三层样式的妆盒,大红颜色、雕漆,上面花瓣的边缘还描了金线,喜气又华丽,款式样子也算得上别致巧。

  顾莲觉得挺有意思的,拉开来看。

  每一层都有一个小抽屉,上头还有一把带钥匙的小金锁、小金钥匙,不说里面装点首饰,但是这么一个盒子就价值不菲。

  呃……,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顾莲将妆盒搬到窗台边,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每一层抽屉里头铺了丝缎,上面还有浅浅的压痕,似乎……,原本应该有什么东西的。

  心下不解,于是叫了玉竹过来。

  “你去打听一下。”顾莲附耳低声,把自己的猜想悄悄的说了。

  玉竹去了半晌,回来是脸色有点僵硬,进屋单独回道:“听说里面原本有一套金头面的,夫人……,让卢妈妈拿了出来。”

  顾莲无语了。

  不用问,也知道母亲在打些什么主意。

  是不是还觉得自个儿挺公平的?叶家送的东西一人一半,把小女儿的嫁妆分给大女儿一半,还是婆家帮着置办的嫁妆,真亏她想得出来!

  难道就真的看不出来,那不是礼物吗?居然就这么给昧下了。

  拜托……,将来要是叶家的人问起,“当初送的那一套金头面妆盒呢?啥……,只剩下了一个盒子?东西去哪儿了?”

  摔!自己在叶家还要不要做人?!

  李妈妈惊了半晌,怔了半晌,郁闷道:“夫人怎么能这么做?这要是夫人的体己也罢了,这是叶二爷给置办的,将来短了、少了,小姐你的脸往哪儿搁?”咬了咬牙,“我去问问夫人。”

  “妈妈别问了。”顾莲拦住她,无奈道:“妈妈若是去了,东西要不要得回来且是两说,还不知道惹出什么难听的话呢?”吩咐玉竹,“这个妆盒像是外头的成品,让人去打听一下,里面原本都有些什么,我自己再买一套添进去好了。”——

  只能把祖父给的东西当掉一点。

  可是……,这也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

  万一……,往后母亲还是依样画葫芦这么干,自己哪里补贴的起?顾莲一面琢磨,一面叹气,最后对李妈妈道:“下一次叶二爷过来的时候,记得留心一点。”

  叶东海之所以隔三差五的过来,是因为担心顾莲在家日子难熬,想着自己跑得热切一点,顾家也会对她更重视一些。

  实际上,这段时间为着徐家的后勤军需周旋,已经是忙得脚不沾地,每次过来都是挤出来的时间。

  因此每一次,在顾家呆的时间都不会太久。

  这天照例寒暄了一番,给顾长墨带了稀罕玩意儿,以及给顾莲捎来“礼物”,陪着四夫人说了几件新鲜事儿,便就礼貌的告辞。

  出门刚要下台阶,抬头便看见一个绿衣白裙的少女走过来——

  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未婚妻。

  顾莲梳了一个简单的堕马髻,正配她的鹅蛋脸,别上一支洁白的珍珠长簪,几朵小珠花,衬得她眉目干净、肤白胜雪,颇有几分清水出芙蓉的味道。

  两个人都往前走,于是正正在庭院的中央停在一起。

  这是顾莲算计好的地点,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但是近处没有别的丫头婆子,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话。

  对着来人微微裣衽,道了一声,“叶二爷。”

  叶东海有些意外,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巧遇见她,虽说一直惦记着,但是真的面对面又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彼此不熟,眼下也还没有正式成亲。

  想唤一声“莲娘”,觉得唐突,若是喊“顾九姑娘”,未免又显得太生分了。

  在他犹豫之际,顾莲已经开口,“二爷让人送过来的雕漆妆盒,我收到了。”微微一笑,谢道:“盒子挺好看的,我又添了一些首饰放进去,十分方便。”——

  自己这么说,对方应该明白了吧。

  哪知道叶东海却一直看着她,不言不语。

  顾莲不便逗留太久,廊上的丫头婆子们还在看着,只有打个招呼的时间,不由皱眉,“往后二爷不必送那些贵重的东西,若是有心,买点吃食什么的就是了。”

  叶东海看着她禾眉微蹙、声音细软,一副宜嗔宜喜的样子,心中不由一顿,——想起了在徐家撞见的那一幕,出神间仍然没有言语。

  “嗳……”顾莲见他跟木头似的发呆,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有点着急,小声问了一句,“……你到底听懂没有?”

  叶东海的眼里绽出一丝笑意,只含笑看着她。

  顾莲又不傻,怔了怔,旋即明白他是在逗自己生气玩儿。

  心下微微着恼,但是当着满院子的人不好发作,抿了嘴,错身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甩了一句,“爱听不听,随便你!”——

  反正你叶家钱多,爱买双份就自己去买吧!

  叶东海挨了未婚妻一句硬刺儿,反倒跟拣了宝似的,笑意一直绽到了眼底,出了顾府大门上了车,嘴角还挂着一缕淡淡笑意。

  段九眨巴眼睛看了看,冷不丁问道:“吃了蜜蜂屎了?”

  叶东海心情很好,笑道:“没你那个嗜好。”

  段九被他噎得够呛,“好小子!你还学会耍嘴皮子了。”自己郁闷了一会,最后不甘心的问道:“说说……,到底有什么好事儿?”

  叶东海淡笑道:“不说。”

  他要是说没有也罢了,偏偏不说,气得段九哇啦哇啦乱叫起来,嚷嚷道:“你要是不说……”跟小孩子似的,气呼呼道:“回头你再找我帮忙,我可就涨价了!”

  叶东海笑道:“随便你!”

  段九越发不着头脑,郁闷了一路。

  叶东海回想起方才的那一幕,不由嘴角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