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最后的决战(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先向各位读者大大道歉,我很久没有了,原因很多。大的原因是因为气候。买的房子虽然装修结束,但还没钱买家俱,正空着。而现的租房内,没有任何取暖设施,一到晚上,室内室外的温基本相同。恰逢数十年不遇的严寒,而我因为工作原因也只能晚上码字。于是,当我手一伸出来,手指就很快会被冻僵。这种情况下,我想谁也无法再继续下去了?过年期间当然不是码字的时间,得陪父母好好聚一聚。年一过完,嗓子就因感冒哑了,只好拖到现。

  -----------------------------------------------------

  也许是美国的间谍网络现了国型船队的踪迹,并判断出了其终用途,美两国针对加勒比地区的争夺战显得加激烈和寸步不让。美国人几乎将整个大西洋第2舰队派到了加勒比海及墨西哥湾,同时还驻扎了数十个航空联队大安的列斯群岛等地。这事实上封锁了加勒比海与墨西哥湾,而国的这种改装货轮要进入dd-2型弹道导弹的射程之内,就必须面对强大的美国舰队和庞大的机群。

  原本计划用原子弹打击海地太子港,但未能实施这一计划,空军的轰炸机群就已经完成了任务。8月11日。改装货轮刚刚启程之时,空军大西洋部队地第32、34两个轰炸机师海军舰载战斗机的护航下,突袭了太子港。本来对此次突袭活动没抱多大希望的空军参谋人员,所制订的轰炸计划也仅仅是例行公事,一切都规矩。但没想到的是,美国圣胡安、圣多明各、太子港等地机场起飞拦截的战斗机群,不知道为什么。对轰炸机机群的先头部队约10架轰炸机进行了象征性地拦截后,便“兴致勃勃”地同护航地国舰载战斗机群进行了激烈的空战。

  处于亢奋状态地美国战斗机飞行员。并没有留意到匆匆进入浓厚积雨云层的轰炸机群主力,继续同国的喷气式舰载战斗机及各种先进的螺旋桨式舰载战斗机玩着“骑士般决斗”的游戏。为了躲避美国战斗机群的拦截而急忙躲进云层的国轰炸机群,借助无线定位系统及当时来说非常先进地惯性导航系统的帮助,看不到任何东西的云层里而奇迹般地出现了太子港上空。

  此时的太子港恰好处于两片极大的积雨云层之间的缝隙,国的轰炸机群一飞出云层,带队的长机就带头调整轰炸航线,将弹舱地各种高爆炸弹、燃烧弹一股脑儿地投了下去。跟随着的150多架重型轰炸机也没有多少犹豫。纷纷投下了自己所携带的炸弹,然后一掉头,进入到积雨云层返航。

  此次轰炸行动并没有对美国的加勒比海舰队造成什么损失,几乎没有一艘战舰弹。但太子港却被炸毁,尤其是供舰队使用的修理船坞、供电系统、燃料仓库、弹药库等极为重要的设施被炸毁。而燃料仓库和弹药库被炸后引起地殉爆,夷平了整个码头地区,太子港实际上已经不再具备作为一支舰队停ka休整的基地的任何条件了。

  失去基地支撑的舰队,将会极短的时间内丧失全部的战斗力。这一点。对于长达几十年一直是两大洋上没有对手的美国海军所深深体会的,因此,他们立即将古巴的关塔那摩及牙买加的金休斯敦作为加勒比海舰队地临时驻泊地。但太子港储存地弹药却无法短时间内补充完毕,为此,美国人不得不把一直巡弋墨西哥湾一带的数十艘海上预置舰及补给舰,利用夜间调向加勒比海区域。对各个临时基地进行紧急补充。

  当然,占据夜间优势地国舰载飞机,不会放弃这一绝佳的打击机会,仅8月13至8月15这三个晚上,国舰载机就击沉了34艘美国海上预置舰及运输舰,共计28万吨各种作战物资和7万吨燃料被送进海底。失去了基地支撑的美国加勒比海舰队,至少有一半的舰只无法及时得到弹药补给。这一有利时机被厉海魂牢牢抓住,他下令于8月16日晨起,开始对加勒比海舰队动总攻。

  战斗背风群岛海域、维京群岛海域、波多黎各以南海域、贝阿塔角以南海域、向风海峡、牙买加海峡等海域及上空全面展开。欧联合舰队借助强大的空优势,开始对美国的加勒比海舰队步步紧逼。通过几乎是无休止地连续海上、海下及空突击。消耗掉美国舰队几乎全部的武器弹药。8月19日,因为没有弹药。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加勒比海舰队遭到了近乎于毁灭性地打击。约有三分之一的舰艇向欧联合舰队投降,三分之一的舰艇自沉,还有三分之一的舰艇则先前的不断打击,被击沉或逃散。曾经辉煌的第4舰队就这样烟消云散。

  曾经强悍一时的美国加勒比海舰队短短数天内便烟消云散,足见一个强大的后勤基地对于一支舰队意味着什么。美国加勒比海舰队的覆灭也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先是南美诸国,曾经他们眼象神一般存的美国加勒比海舰队,短短几天内就被欧联合舰队全数歼灭,这不仅令这些国家的军政脑赞叹,使这些国家的军政脑将时刻准备着踏上另一条船上的脚不着痕迹地收了回来。

  美国加勒比海舰队的覆灭,使国地军事力量又向墨西哥湾ka近了一步。这不仅使美**政产生了强烈地恐惧感。也使美国的民间势力

  开始进行了大规模地“倒戈”。先是美国的世界犹太人组织,得到了我亲口允取战后地优惠对待。

  从这些情报。可以分析出许多有意思的东西。先是以杜鲁门总统为地政府,对于突然增大的权力表现出了一些兴趣。并对能够继续维持这种局势产生了一些想法。其次是议会,当初通过实现法西斯式统治的决议时,并没有受到多大阻碍,但一旦真正实施起来,议会的议员老爷们才现:自己被政府晾了一边。至于现的野党共和党,从现起,似乎加没有执政的可能了。毕竟。类似于**统治的法西斯政权,根本不需要民主。

  于是,这就产生了一个奇怪地现象。曾经叫嚷着坚决不向国妥协的共和党及议员们,开始呼吁快结束战争;而曾经不断要求议会快通过结束战争决议的政府,现则心安理得地进行着**统治。共和党人和艾森豪威尔可谓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另外两条信息则引起了情报部门的高重视,并第一时间将这两条信息送到了我的面前。

  第一条是来自犹太人组织的情报,上面显示:自美国实施法西斯统治以来,政府筹集到的各种资金、财产以及干脆直接冻结地银行帐户上的资金。足以支撑美国以现的战争消耗速继续十个月以上的时间。对于这,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要知道,经过上年高速展,积累美国民间的财富确实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惊人地地步。而且,即便他们支撑得再久。国的核垄断条件下,国是不可能会被击败的。

  但来自其他财团的第二条信息则让我感到了一阵心悸。除了橡树岭的核工厂外,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沃尔森堡的山洞群,还有一个核工厂。这就意味着,原本推测出的美国今年之内不能制造出足够多的武器级铀或钚的结论完全错误。也许,美国已经制造出了第一颗原子弹。从种种迹象表示,沃尔森堡地核工厂其规模似乎比橡树岭地大,设施齐全。那么,美国人也许已经拥有数颗原子弹了。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美国会干脆地拒绝执行《巴黎公告》的事情了。

  决策会议被再一次紧急召开,得知这两份情报地决策处人员都陷入了可怕地沉寂之。重要的是。由于歼灭了美国的第4舰队即加勒比海舰队。国的改装货轮欧联合舰队的掩护下,已经抵达预定的射海域。是否对美国唯一的核基地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也必须这两三个小时内作出。否则,倾巢出动的美国第2舰队和大批的岸基飞机,会把这支并不算十分强大的舰队送进海底,或至少赶出墨西哥湾。

  我心情复杂地看了看面前的红色电话机,这部电话直接联通到改装货轮上的导弹射控制室,只要我拿起电话,向其下达代号为“刑天”的命令,那么货轮就会立即起竖导弹,并为导弹加注燃料,作好一切射准备工作。而当我下达“终结”命令时,射指挥官就会按下射按钮,一切都无法逆转了。当然,此之前我如果说“回家”,那么指挥官就会立即下达返航的命令,止射程序。

  大家顺着我的眼光看向这部红色的电话,眼都充满了炽热和兴奋。但大家都没有说什么,毕竟,作出这样一个决策需要的不仅仅是理智,重要的还有勇气。理智和勇气实难以抉择,或者说,我们现需要一个有理智的勇气。我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大家,突然感到了一丝疲倦。我是一个有些懒惰的人,不愿去承担什么责任,但历史却把我推向了浪尖潮头。这三十余年来,我虽然没有象赵天赐那样鞠躬瘁,但也算兢兢业业。没过多少舒坦日子。尤其是大战开始后,就一直想抛下所有的事情,安安心心地睡个觉,却总也不能办到。

  回想以前地种种作为,有许多都是占领历史制高点的基础上作出的,近乎于儿戏的决定。而我却并没有多少惶恐和忧虑,因为我知道历史的走向或者说技术及明展的走向。而大战开始后。曾经熟悉的历史不再,每一步都走得胆战心惊。这使本就喜欢简单无忧地生活地我。确实感到了沉重的负担。而现,国又一次走到了一个分水岭,何去何从?这种重大决策普遍由我“乾纲独断”地模式第一次让我感到痛恨和无力。

  没有责任的生活才是我向往的,这是我给自己的本性下的个定义。眼前的情况再一次出现大家依赖我“前瞻”性的决定,这让我感到无奈地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气愤。凭什么国的事情就非得由我来作主?你们这些高层就没有一丁点的设想吗?想到这里,我决定把这个决定国甚至全世界未来的决策推给大家去决定,毕竟我一个人的思虑总有不周到的地方。

  我说道:“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你们都来谈谈。”听到我如此干脆地言,大家都愣了一下,然后面面相觑。过了很久,赵天赐才缓缓地对叶飞说道:“军事上,通过原子弹对美国的核基地进行打击有没有什么问题?”叶飞摇摇头,他又继续问道:“美国有无可能对我们国本土实施核打击?”

  叶飞迟疑了一下说道:“他们应该是有心无力。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合适的载具。美国人强大地战略轰炸机b-29的航程不足,也没有任何一种类似于我们dd系列的弹道导弹。”

  李长山嘿嘿一声冷笑:“可他们却能对我们的舰队实施有效地核打

  击。”大家听后都懔然一惊。

  我闭着眼也缓缓地说道:“从我们的经验来看。美国目前的核技术水平所制造出来地原子弹,只能用b-29或者经过改装的b-17轰炸机来进行投放。因此,只要我们加强戒备,彻底掌握舰队及战场上空的制空权,目前我们的舰队还是有安全保障的。”

  赵天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