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一最后的壁障(1/2)

加入书签

  隐老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天下道统中,若论古老和博大,当属昆仑和蓬莱,但若论精深,推当年在关中大地建立仙朝的玄府道统。”

  “当年的盛世,你们年轻的不知道,墨道友、战袍道友应当还记得?”

  隐老突然问,墨湘妃和战袍对视一眼,微微摇头,也不知道是不记得还是根本不知道,或者是不愿意说。

  隐老笑道:“哦?都不记得了?是了,你们在昆仑山修炼太久,不通世事也是有的,我这老头子倒还记得一二。”

  “当年的关中大地,在仙朝始皇帝开创和展下,席卷燕云,北国,天府,焉支山甚至昆仑和蓬莱内海,逼迫的各大道统纷纷退避三舍,就连我这天外天,也有他们的踪迹。那时天都城是整个天下的修道中心,若没踏入过仙都城,修到了合道也是枉然……”

  隐老还在徐徐说着当年往事,程钧已经彻底陷入回忆之中。

  虽然隐老是亲历者,但他也不过见证了仙朝最后沦为废墟的那一段历史,若论真正对玄府道统的了解,他还是不如程钧。

  程钧是玄府道统的直系应该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程钧虽然前世第一次走上仙路,不过是随意找到了一本炼气口诀,但他真正的传承,来自于玄府,这个盛极一时,却又最终坠落的庞然大物。不然就凭他要根基没根基,要资源没资源。凭什么跨过万万人头顶,成为顶级大修?

  别人说别的,只说仙骨论。若无那玄府指引。他哪里找到化去自身道基,却不损根本,还能再次筑基成丹,化神合道这等高妙的法门?

  更别说,那道藏半部,就是道统赋予他的。

  若无这样大造化加身,程钧焉能有这样大的成就?

  无论前世今生。造化都不亏欠他,只是他前世自己糟蹋了自己罢了。

  “虽然受到了这样的挫折,但玄府仙朝依旧手握关中大地……”程钧因为神游物外。漏过了一大段,隐老的叙述,已经到了仙朝衰败的转折。

  “那关中大地的阴阳关,又称鬼门关。是人力不可突破的存在。仙朝若能稳守根本。徐徐图之,说不定经过几千年休养生息,再出一个中兴之主,还能东山再去。哪知最后一任仙主末帝,实在是个疯子,竟以自身血脉为代价,将关中大地封锁,不但封锁。据说在里面大开杀戒,毁尽河山。闹得翻天覆地,将一个繁华至极的仙都变成了一片狼藉的鬼城。而后一百年内,玄府就完整的消失在人们的视野甚至记忆力,再也没有登上舞台。”

  “倘若当时不是闹了这么一出,咱们现在在座的,就不是八位,而是九位了。那时九个道玄果一凑,何必还要费事去寻它途?”

  墨湘妃一怔,问道:“难道说最后一座天台,与咱们这些天台不是子母或者因果关系,反而是平行的关系么?”

  隐老道:“你们觉得呢?”他温和的一笑,道:“你们都以为第九座天台是在天道约束下,只有集齐八座天台才能出现的终极天台?不是的,第九座天台,和我们手中的一样,只是一个分界的天台之一。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关中大地本身神秘,和天道的法则无关。”

  众人虽然都是城府极深之辈,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感到了一阵落差,仿佛自己期待已久的大餐吃到嘴里,不过是家常菜一般。

  隐老道:“倘若当初仙朝府主不曾将关中大地隐没,那剩下的那位大修就该坐在咱们当中。咱们就直接把九个道玄果合一,引下天梯来,岂不畅快?但是那不行的。所以我们能利用的,就是八个道玄果聚集之后,无法言明的一缕因果,直接拿着线索去找第九座天台。”

  众人心中各自转着念头,隐老道:“我知道诸位在想,找天台不需要那么多人手,抢天台还差不多,是不是?可是别忘了,我们面对的,是尘封了多少年的关中大地。上一个主人是最可怕的庞然大物玄府仙朝。谁知道他们在散去之前,在那里留了什么鬼东西?若是没见到天台的影子,就先内耗,别到时候两败俱伤,失去了本来的目的。”

  众人若有所思,但大抵是同意了隐老的意思。

  听到隐老对这些上古隐秘和眼前形势侃侃而谈,程钧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新奇。

  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天台会呢。

  是的,他虽然参加了两次天台大战,却只参加过一次天台会。

  前一世,当这些大修聚集在一起,商量第九座天台踪迹的时候,他还没出现在他们视野里呢。

  他正在关中大地里面等着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