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讲师(1/2)

加入书签

  菲,站在黑板前,转过身,环视着整个教室。////

  战争结束2年了,菲从军队中退下来,来到讲台前已有一个半年头了。战争留给她那古铜色的肤色,也慢慢变淡,变成粉红色了,那种诱人光泽肌肤也慢慢恢复了,但战争带来的伤口仍在滴血。自从听到要举行魔法圣使实习生资格考试,她就知道帝国要恢复魔法圣使的建制了,离自己重新回到那熟悉的工作岗位就越来越近了,于是,她想尽可能的利用最后在讲台的时光,让后辈们学会保护自己,以及建立对未来的信心。

  菲环视一周,红色的眼睛看到得是能容纳上百人的阶梯教室中,只坐了几十人,大都是15岁左右的男生,零零散散地坐在各处,要知道,在战争爆发前菲还是学生时,还是这间教室,为了听导师讲魔言学,她大半夜过来占座,还只是占到了倒数第五排,可想而知,当天上课时人满为患的场景。

  啊,真还念当时那熙熙攘攘的教室。

  不过,现在她仍然感到自豪,因为虽然来的人数少,但出勤率却是百分之百,而其他讲师的出勤率只有百分之十左右,这里的原因除了菲魔言学讲得好外,最重要的原因是,菲在学院里被评为最想交往的异性的第一名,同时也获得了告白既拒绝的恐怖告白对象称号。

  菲身穿带有红色条纹的魔法袍,这种袍子宽大而庄重,是魔法学院讲师职业服装,虽然遮盖住了那傲人的身材,但配上那头柔顺的红发,更有种女性的知性美感。

  “谁来解释这个语句?”菲又问了一遍。

  无人应答。

  女生们依旧照着镜子,几个男生依旧盯着她傻笑,另外几个正在酣睡。

  “啪”

  “哎哟!”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捂着额头,腾地站了起来,“谁?谁干的?”

  “上我的课不许睡觉!”菲大吼到,

  这吼声惊醒了每个人,所有人都立刻翻开自己的魔法书,迅速地找这条语句的含义。

  这就对了。

  “上课要注意听,注意记,”菲声音降了八度,“还有,快擦擦你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下了”

  全班哄堂大笑。

  最后一排的那名男生一边用衣袖擦着嘴角,一边愤愤地坐下,看着在课桌上还在打转的粉笔,嘟囔地说:“什么嘛,大清早就这么凶,也不管今天是什么日子,难怪嫁不出去。”

  “你说什么?”

  顿时鸦雀无声。

  “我说今天是魔法圣使实习生选拔日。”这名男生用手指在课桌上画着圈,懒懒地说道。

  “我知道,然后呢?”

  “我说,菲姐,菲美女”这个男生整了整衣服,无奈地说,“我一会还要参加选拔考试,然后进第一分队,成为最最最伟大的魔法圣使!还有…就是…看在未来的同事的份上,您就放我一马,让我养精蓄锐”

  “那好啊,我的未来的同事兼魔法圣使新星”菲双手叉腰,没好气地说“您先解释一下这条语句的意思如何?”

  “在扇形区域内强度十五级直线行进的火球术,怎么样啊,美女”几乎是脱口而出。

  恩,不错

  “很好,爱德华先生,请您再解释一下语句中每个词的功用。”

  “这个…这个…”

  “哎呀,怎么了?这么简单的问题就难住了我们的魔法圣使天才?”菲捂着嘴偷笑道。

  “切,知道这么深有什么用,实战上能释放出来不就行了呗。”这个叫爱德华的男生脸憋得通红。

  “咚”菲猛击黑板,大声地说道:“有什么用?哼!告诉你们菜鸟,如果不能,不能准确地理解语句,就不能在大脑中形成精准的影像,那还谈什么释放效果,就如同闭着眼睛画树,永远画得更像草!在平常画得像不像无所谓,可是,当你命悬一线时,画的是树就能活,否则…死!”

  “那么,最后一遍,谁来说一下语句中词的功用?”菲渐渐冷却下来,涨红的小脸也渐渐变成粉红。

  静默,还是静默

  “没有人吗?”菲看了看每个人,每个人都在翻着书,没人看她,忽然,她把目光停留在第一排的一个男生上。

  这个男生带着黑边眼镜,相貌普通,除了比菲还要矮外没什么引人之处,不过只要是菲的课他一定到场,是个害羞的小男孩。

  “哈特?你怎么在这,昨天你不是听过我讲的这节课吗?”

  “这个…这个…”这个柔弱的小男生把头埋进深深地埋进书里。

  “嘛,算了,你来解释一下”

  “啊,好,这个,这个达隆之怒指得是聚集二十至十五级的火元素,前置的,的,恩,一级定语‘雨经’,恩,指的是压缩成球形。还有,那个,再往后的二级定语是弱型限制性语句,指的是在扇形中的直线”哈特吞吞吐吐地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