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留妹过夜一(1/2)

加入书签

  “稳住!稳住!好,就是这样!”

  “加油!加油!”

  一名有着漂亮粉色披肩发的少女,站在三名女孩子的中间,努力地控制着手指之间的小火苗,使之从五指之间连续跳跃,看似简单至极,但却累得少女精疲力竭,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脸颊上滑落,浸湿了身上那件已破烂不堪的女仆装,少女那别致的身体曲线,在若隐若现中羞怯展露。////

  “好了,停!”菲紧紧盯着壁炉上的座钟,当秒针走满一圈后,立刻下令喊停。

  “呼,累死了!”听到菲的口令后,粉色头发少女如获大赦似的一屁股坐到白绒地毯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而指尖的火苗则立刻熄灭不见了,“想不到,想不到,”少女喃喃而道,“操纵这样一个小小的火苗,竟能把人累得半死…”

  “这,就是魔法,”菲看着呼哧带喘的少女,笑了笑,说道,“这就是神赋予人们的力量,好好利用便能造福世间万物,如果不能精确控制,那就变成了毁灭之力,不但会破坏周围环境,影响人们的生存,最终还会导致魔法师的自我毁灭,所以说…”菲谆谆教诲道,“玲,你需要多多练习,并且…更重要的是…你需要通读典…”

  “典我早就读透了,好无聊的说,”玲极其疲倦地躺在地毯上,胸口快速起伏着,累得连自己的小裤裤从女仆装裙摆下露了出来,都毫无反应了,“说到,那些故事里描写的魔法战斗,都感觉好轻松啊,‘只见,魔法师单手一挥,一道数米高的火墙陡然而立’这都是骗人的吧…之前我觉得使用魔法就是用手一挥,用嘴一念,就像吃饭一样简单,没想到…唉,真要让我弄个火墙出来,我非得吐血而亡不可…”

  “这下你明白在比赛中为什么蕾会累得瘫倒了吧,阅读中的魔法描写,与实际操作,完全是两回事,光看是永远体会不到的,”菲缓缓而道,随后转头向一旁的波莉询问道,“哎,那玲的成绩如何?”

  “玲她…”波莉看了看玲,有些为难地说道,“在刚才的小测试中,玲在一分钟内,只是让手指间的火苗,连续跳跃了…”波莉的声音越来越小,“七根手指…”

  “七根手指,恩,已经很不错了。”

  “我…我…我六岁的时候,都能一口气跃过十五根手指了,”波莉急不可耐地向菲炫耀道,“手指不够,再加上脚趾头…”

  “你六岁的时候都能背上几十条基础语句了,玲她能比得了吗?”菲随即反驳道,“玲她可是凡人啊,十六年来谁教过她一句魔法语句了?现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并掌握控制小火苗的魔法语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姐姐说的是,”玲手撑着柔软的地毯,苦笑道,“我们这些凡人其实很委屈的,有时真想学点东西、长长见识,可是没人肯教我们,连图馆都不会把借给我们,我们只好偷偷去看菲姐姐带出来的,尽管这样,在艾妮蛋糕工坊中的女仆姐妹中,只有我一个人认识字…”

  “玲,你觉得…”这时菲望着玲那灵动的大眼睛,柔声问道,“魔法的感觉如何?”

  “魔法的感觉吗?”玲四脚八叉地躺在白绒地毯上,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上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魔导灯,回味着刚才释放魔法时的感觉,同时美丽的脸蛋上慢慢浮上了幸福的红晕,“很舒服…刚开始念魔法语句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内的某种东西被调动起来了,感觉浑身的血液正在加速飞奔,横冲直撞地好不难受,当念完语句,这种东西一下子被泄到了外面,浑身好不畅快…恩,说实话…”玲的脸儿越发红润,声音却越来越弱,“释放体内的魔力,生成魔法效果,这种感觉…就像憋了一天的尿,一口气尿个痛快…”

  “把施魔法比作尿尿…”菲哭笑不得地说道,“要是被第一小队那些人听到了,非把你生吞活剥了不可…”

  这时,插在玲后颈的细细金属线,悄悄地拔了出来,飘悠悠飘悠悠地缩回到莎琳娜手指上的羽翼之戒中了。

  “别拔!别拔…别…”玲依依不舍莎琳娜的姐妹红线,极力挽留,但随着姐妹红线离开少女的身体,少女脸上的红晕渐渐消失了,浮现出深深的倦容,同时少女的声音变得微弱,眼皮不自主地开始打架了,就像刚刚剧烈运动完的浑身乏力模样,“玲好累,玲好困,玲要睡…玲还要…魔法…”

  “这孩子,学点魔法,就这么兴奋。”菲看着不分地方、倒地便睡的可爱少女,叹了口气,随后与波莉一起,将睡得迷迷糊糊的玲抬到了沙发上。

  “魔…法,魔…法…”躺在软乎乎沙发上的玲,一边梦呓着魔法,一边笑呵呵地淌着口水,看来在梦中,少女正在欢天喜地地释放着魔法呢,”玲…玲…会了…咯咯咯…”

  菲瞅着想魔法想疯了的沉睡少女,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在少女身旁坐了下来,轻轻解去少女身上那早已被魔法火焰烧烂的女仆装。

  随着一条条多彩丝带、一颗颗小巧衣扣被轻轻解开,一块块华丽蕾丝花边被慢慢卸下、长长的黑色长筒棉袜被细心脱去,隐藏在繁冗女仆装后面的娇美少女,在菲的眼前尽情绽放了。

  光泽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尺度刚刚好的双峰正好适合姐姐的手掌,细细的柔腰随着呼吸慢慢起伏,再加上那双光滑修长的腿儿,虽不及菲和莎琳娜,在女孩子之中也算作可爱中的极品。

  “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样貌,身材,心灵,样样都好,唯独苦了这凡人命…”菲看了看在睡梦中傻傻乐着的玲,悄悄把一薄被盖在了少女身上。

  “魔法?什么魔法呢?”这时,蕾擦拭着那长长的银发,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回到了客厅,“我刚洗完澡,就听到有人念叨着魔法、魔法的,是不是为了应付比赛,而演练什么新战术?”

  “哦,不是什么新战术,而是玲在说梦话呢!”菲笑着回头答道,但立刻被眼前的少女惊呆了。

  只见,身材高挑的半精灵少女全身只裹着一大块白色浴巾,那傲人的胸部、浑圆的翘臀,被白色浴巾的裹挟中呼之欲出,曲线尽显;那一头如瀑的等身银发,湿漉漉地披在身后,其中的那一颗颗水滴,犹豫一颗颗清晨的早露,清澈、水润、甘甜;再加上半精灵那清灵的脸庞、尖尖的双耳,柔滑的肌肤,整个少女宛如一朵刚出水的莲花,娇艳芳香。

  “蕾…真…漂亮了…”菲上下打量着半精灵,由衷地赞叹道。

  “前辈过奖了,”被菲一夸,蕾的脸蛋迅速地红了,盛开的莲花越发娇艳欲滴了,“蕾…哪里比得上前辈…”

  “我听说半精灵的皮肤都好得很,如今一看,哪是好得很,简直堪称完美啊!真是羡慕死前辈了!”菲对蕾那弹指可破的娇嫩肌肤,喷喷称赞道。

  “呵呵,前辈可听说过,精灵的身体是水做的,人类的心是血的结晶,这句话吗?而我们半精灵…”蕾蔚然而笑,“则是水与血的混杂体,魂灵不如精灵,而血统不如人类…”

  “蕾,每个人都有不足…”

  “不,我觉得莎琳娜就很完美…”蕾飞快地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长发,希望能尽快干爽起来,“恩?莎琳娜呢?”

  “娜娜,她…”菲四下找了找,终于在壁炉的旁边看到了妹妹,以及盯着莎琳娜手指上的羽翼之戒说个不停的波莉,还有坐在一旁,抱着小花猫的爱丽丝。

  “娜娜,她正和好朋友玩呢,”这时,菲注意到了壁炉上的座钟,只见座钟的时针正好指到了晚上九点,“不知不觉都这么晚了,娜娜该睡觉了…”

  本想跟女孩们说太晚了、大家该回家了,但菲马上意识到玲还睡到客厅的沙发上,估计也起不来了,而且菲看到,弯着腰擦拭头发的蕾,虽然很努力,但少女那银色的长发尚未完全干燥,仍然很湿,这要一出门,不要说外面还下着下雨,就是晴朗的夜里,被风一吹,肯定会感冒啊。

  于是,菲想都没想,便走进玄关,把别墅的大门锁死,然后把一楼各处的窗户都关好,窗帘都拉上,随后回到了客厅。

  “现在太晚了,外面还下个雨,魔法学院里尚有残余的失人,你们这样出门的话,作为姐姐的我会很不放心的,所以说,”在女孩们那纯净目光的包围中,菲微笑着说道,“蕾,波莉,爱丽丝,今晚大家就留下来,跟我和娜娜睡在一起吧。”

  “啊?睡在一起…”女孩们一下子被弄蒙了,愣了半天竟未回过味来。

  “我是说,大家今晚都住在我家,明天一早正好一起练练玲上场的比赛新战术,”菲瞧着这些可爱至极的女孩子们,哭笑不得地说道,“难道你们不愿意住在我家?”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波莉率先反应过来,跳着脚地高兴道:“我早就期待着能在菲讲师的家中过夜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蕾,爱丽丝,你俩呢?”

  “蕾求之不得呢!”“愿意。”

  “那就好,玲估计也走不了了,今晚指定会睡在这里了…”菲看了看在沙发上安睡的粉发少女,无奈地笑道,而粉发少女则迷迷糊糊地说了几声梦话后,翻了个身,继续沉睡去,丝毫没有见外…

  “大家先去浴室冲个澡,然后我安排房间…”正说间,菲发现蕾的长头发还未完全干燥,而半精灵擦头发的方式又快又狠,好不野蛮,于是安安地对她说道,“蕾,你这样擦头发的话,很容易折损发丝的,对头皮的伤害也极大,多漂亮的头发啊!可不能糟蹋了。恩,反正今晚也不走了,你就去壁炉旁,仔仔细细地慢慢擦干吧,”

  “恩,就听前辈的。”蕾微微一笑,接过菲递过来的干净毛巾,便坐在壁炉旁,就着温和燃烧的炉火,慢慢护理起自己的银色长发来。

  “莎琳娜,我今晚住你家了!”波莉跑过来,向莎琳娜报喜道,而莎琳娜则看着她的好朋友,一脸的茫然。

  后来,经过菲的一番解释,莎琳娜才明白今晚的特别,才知道今天晚上波莉不走了,不会像前几天那样,还没怎么着呢波莉就要回家,总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而今晚终于能和波莉玩个通宵了!

  “太好喽!”莎琳娜眉开目笑地欢呼着,今天终于第一次展开了那纯真的笑颜,随后,莎琳娜蹬蹬蹬跑上二楼,从自己的卧室中抱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