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差一点(1/2)

加入书签

  何欢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只觉一阵心慌意乱。

  沈经纶低头凝视双颊酡红的女人。她比林曦言娇小纤细,她的手指不及林曦言的手指纤长柔软,她的五官虽然精致,却失了林曦言的明朗大气,但她的眼神却与林曦言一模一样。慢慢的,他仿佛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他的眼神失了焦距,他似乎看到了林曦言独有的明媚笑容,他情不自禁收紧手臂。

  何欢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她愈加紧张,心底却突然冒出一个小小声音问她,你对他的爱,已经让你不在乎为妻还是为妾了吗?你愿意让你们的儿子唤其他女人“母亲”?你愿意一辈子当他的奴婢,而不是堂堂正正走在他身边?

  何欢暮然清醒。她要沈经纶明媒正娶何欢,她不要暧昧不明的关系。这个世上,人们对男人和女人的道德标准是不同的。此时此刻,即便是沈经纶主动吻她,事后,在他心里,他或许还是会看轻她。

  何欢相信沈经纶不会强迫她,她没有挣扎。眼见他的脸慢慢放大,她问:“你这么做,代表你相信了我,愿意娶我吗?”她的声音清朗。

  沈经纶猛地放开了何欢,眼神慢慢变得清明,却难掩神色中的狼狈。如果她没有出声阻止,他一定会吻上她的唇。他暗暗吸一口气,调整略显紊乱的呼吸。

  何欢看着沈经纶极力掩饰情绪。他失控了,为什么?他不是不相信她吗?正当她想看清楚他,却见他已经神色如常地看她。淡然道:“你。终究不是她。”

  何欢听懂了他的话。若她依旧是林曦言。刚才她会主动迎合他,无关情爱,而是林曦言一早发现,他虽然看似清冷无欲,却喜欢她主动的亲昵。

  “所以,你只是在试探我?”何欢审视他。见他转头朝窗外看去,并不回答,她追问:“你试探我。就是你想证实……”

  “不是。”沈经纶断然摇头,“我只是从你身上看到了曦言的影子。可惜,假的终究是假的。”

  “表姐夫,你是在自欺欺人吗?”何欢故意称呼他“表姐夫”。

  “你看错了。”沈经纶悄然握紧拳头。

  何欢轻笑,心中忽生报复的快感。她找他摊牌,她哀求他相信她,他只留给她冷漠的一瞥。他对林曦言以外的女人,从来都是冷眼相对,可就在刚才,他失控了。不止是刚才。她相信,此刻的他看似平静无波。但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看着沈经纶的侧脸,她的信心又多了几分。不管他为什么强调三年,无论他对将来有什么计划,既然他深爱林曦言,那她就能影响他。忽然间,她很想靠近他,看他会不会惊慌失措地后退,与她保持拒绝。

  最终,何欢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对着沈经纶说:“昨夜林家失火,我听说林二老爷来找表姐夫了,所以我才想过来问问情况。”她故意把话说得含糊不清,只因她怀疑,萱草那番话并非与她闲话家常。

  沈经纶见她转移了话题,这才暗暗松开拳头,轻轻吁一口气。

  “表姐夫?”

  沈经纶转过头,眉头微动,默然打量何欢。他在此刻才意识到,在他情不自禁之际,她用一句话唤醒了他的理智。她的脸红心跳,她的紧张不安不是因为意乱情迷,而是女人天性中的羞涩,这无关爱情,而是本能,就像林曦言对他的温存体贴,仅仅是尽妻子的义务罢了。

  沈经纶脸色微沉,嘴唇抿成一直线。他与林曦言之间,在他迫使她不得不嫁他的时候,他就输了。她死了,看着她冰冷的尸体,那种锥心的痛他无法用言语描绘。他以为他把全部的爱倾注在他们儿子身上,他便能走出伤痛,可是他思念她。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冷漠的面具再也无法掩盖蚀骨的思念。

  衣袖之下,沈经纶再次握紧拳头。即便她死了,她依旧在左右他的情绪,例如刚才,他的眼中,他的心里全都是林曦言,若不是她退却了,他一定会吻她。

  “表姐夫?”何欢疑惑地轻唤,“您是不是身体不适?”

  “不是。”沈经纶转身躲避何欢的目光,沉声问:“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林二老爷一家了?”

  “我不是关心林二老爷。”何欢笑着摇头,“我只是觉得,姨母在青松观,我总要替她关心一下的。”

  沈经纶讽刺:“这回你怎么不说,你就是曦言,所以你关心林家的事。”

  “我不敢惹表姐夫厌烦,所以……”何欢隐下了后半句话,但言下之意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