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暴风骤雨(1/2)

加入书签

  吴氏想着林谷青与她抢夺簪子的模样,心中又是恐惧又是绝望。她回头再看女儿,她神色憔悴,眼神狂乱,再没有十六七岁的少女风华。她惶恐不安地环顾四周,她怀疑自己正在做梦。

  曾几何时,林家是蓟州望族。她能够嫁给林谷青,被娘家的众多姐妹羡慕。十年前,丈夫虽然觉得兄长总是压自己一头,私底下抱怨颇多,但大家总算平安无事。可是当家里的商船被海盗抢劫,又有人再次提起他们的女儿天生富贵命,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觉得,偌大的林家不能由刚出生的林诺言继承。

  一个“贪”字,让他们夫妻决定除林诺言而后快,结果林家一日不如一日。又一个“贪”字,他们在三年前组船出海,妄图一举翻身,结果再一次血本无归。

  时至今日,林家还剩下什么?

  忽然间,吴氏觉得喘不过气。她甚至觉得,自十年前,林家的败落就已经在冥冥中注定,从始至终都有一只无形的手正操控着一切。

  吴氏浑身发冷,哆哆嗦嗦说:“梦言,你父亲疯了,我们走,带上你弟弟,去你外祖父家……”

  “母亲,你说什么傻话。外祖父、外祖母早就过世了。”

  吴氏不断摇头,惊恐地喃喃:“我们继续留下,唯有死路一条。”

  “我一定会嫁给谢三爷,只要我嫁给谢三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梦言!”吴氏仿佛不认识女儿,错愕地看着她眼神中的狂乱。

  “母亲。你忘了吗?是大师说的。我天生命格好。万事都可以逢凶化吉……”

  “啪!”吴氏一巴掌打在女儿脸上,“你醒醒!当初你们信誓旦旦说,你一定能嫁给沈经纶,结果呢?你把自己的名声都毁了……”

  “不是的。”林梦言捂着脸颊直摇头,“他都那么大年纪了,我压根不想嫁他,我不过是和大姐怄气……你们不知道,他看我的眼神。他是喜欢我的,他还弹琴给我听……是大姐从中作梗,他才不能迎我进门……”

  “你别做梦了!”

  “不是做梦,不是!”林梦言疯狂地摇头,“他喜欢的人是我……他突然变了态度,是因为谢三爷才是我命中注定的贵人……”

  林梦言语无伦次地叫嚷,已经完全失了理智。她不断叫嚷,仿佛又看到沈经纶虽然与林曦言说着话,但目光却是看着她的。

  另一厢,谢三在何家附近看到鬼祟的身影。以为是沈经纶派来的人,也就没放在心上。他暗自思量何欢悄声对他说的话。林何两家的商铺有什么问题吗?她说话的态度摆明是避着沈经纶。她在怀疑什么?

  “三爷。那个沈钟山和他的那些手下,他们的功夫可都不弱。”周副将回头看一眼何家的大门。

  谢三随口回答:“是沈经纶防着我罢了。”

  “三爷说笑了。”周副将摇头,“何大xiǎo jiě不过是沈大爷的妻表妹,听三爷的意思,沈大爷压根无意娶她。可守在何家外面那些人,保护钦差大人都绰绰有余了。”

  周副将一语惊醒了谢三。他爱何欢,恨不得把最好的给她,所以他理所当然觉得,沈经纶也是这么想的。可周副将说得也有道理,沈经纶派了沈钟山等人守在何家外面,似乎太过小题大做了。沈经纶不像是仅仅阻止他和何欢见面这么简单。

  谢三和周副将一路骑马回衙门。第二天一早,谢三命人调查林谷青和何柏海的生意,自己则去找林捕头,希望能从他口中得知沈经纶以往的为人处事。

  中午时分,谢三回到衙门,手下向他汇报,除了何柏海涉嫌走私,林何两家的商铺并没有问题。谢三相信何欢不会无缘无故说那些话,命手下再去细查。

  又过了一天,蓟州城突然传出何欢病重的消息,还有人谣传,是何欣下毒害她。

  谢三虽未能来得及询问何欢内情,但他心知这事是假的,并没有太多担忧。与此同时,北方来的商旅带来了另一个谣言,皇帝并非先皇的亲生儿子。

  谢三听到这话只觉得可笑。十三年前,皇帝的母妃的确因为“不贞”的罪名被先皇处死,但皇室血缘何等重要,但凡先皇有一点点怀疑幼子不是自己亲生的,都不会留他在世上。这一点皇室宗亲,朝中重臣应该很清楚才是。

  谢三本不在意这种野史外传,本来嘛,百姓茶余饭后最喜欢的谈资莫过于上位者的风流韵事。可很快的,他发现这些并非简单的谣言,而是有心人士蓄意散播,甚至有人在暗中传言,黄河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