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第26章 兴师问罪(2/2)

加入书签


  何欢站在陶氏身前,冷眼看着她,没有说话,更没有上前搀扶。

  陶氏好不容易止了喘息,失望地控诉“你惹出这么多事,怎么还不知错,你是不是想让全家陪着你一块死,才会消停?”

  何欢不答反问“大伯母,如果我猜得没错,您顾不得穿上外衫就找我兴师问罪,是为了大门外的捕快吧?您如此气急败坏,您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吗?”

  陶氏局促地扯了扯衣服,义正言辞地说“不管生了什么事,你惹来官府的人,就是你的错。你要知道,生不入公门,死不入地狱……”

  “所以大伯母的意思,我们应该任由地痞流氓敲诈勒索,把家里仅有的银子全部夺去,然后我们一家人活活饿死?”

  陶氏愣了一下。她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只是在窗户后面听到曹氏说,大门外有捕快看守,叮嘱何靖不要走出大门。

  “大伯母,别人说生不入公门,是害怕官府黑暗……”

  “总之,官府就没一个好人,你大伯父就是被林捕头害死的……”

  “据我所知,林捕头只是奉命带大伯父回衙门问话……”

  “什么问话!”陶氏一下抬高了嗓音,“是他们诬陷你大伯父走私,把他活活折磨死的,他们都是杀人凶手!”

  面对情绪失控的陶氏,何欢只能抿嘴看她。待她稍稍冷静,她平静地陈述“大伯母,你想怎么样,只要不影响别人,我都尊重你的决定,不过我好心劝你一句,你既然身体无碍,就不要整日在床上躺着。一天到晚闷在屋子里,即便没病也会闷出病来……”

  “我的事不用你管,总之,只要我一天是你的大伯母,就不许你和官府的人有往来。还有,从今往后不许你出去抛头露面……”

  “如果我一定要出门呢?”

  陶氏微微一怔,梗着脖子说“那你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好!”何欢目光灼灼看着陶氏,眼神仿佛在说,你死吧,我等着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

  陶氏被何欢的态度气得脸色青,起身就往外走。

  何欢先一步挡住门口,正色道“大伯母,我知道你在床上躺了几日,全因我们在沈家的时候,你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我相信,此刻无论我说什么,你都是听不进去的,但我还是要说,家门以外,那些全都是外人,外人只会看戏起哄,说些酸言冷语。你或许觉得那些话是‘劝诫’,是出于好心,但事实上,他们不会在乎我们是否吃得上饭,更不会关心靖弟的前程。对他们来说,我们不过是他们茶余饭后的消遣。我不奢望大伯母能在外人面前维护我,但最低限度,请你不要为了无关紧要的外人,损害自己的身体,让真正关心你的人担心。”

  何欢这番外说得极为诚恳,陶氏起初还有些愤恨,可渐渐的,她心中的怨多过于愤。她一把推开何欢,头也没回走出了西跨院。不过午饭的时候,她梳了头,洗了脸,主动出现在了餐桌上。

  这是后话,当下,何欢目送陶氏离开,复又坐回窗前,细细回忆自己和谢三的每一次见面。想到沈家门前的那一场骚乱,她脸色微变。

  “为什么偏偏姓谢!”何欢喃喃自语,“这是真名,还是化名?”她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个名字谢敏珺。

  蓟州人人都知道,十年前先太子被废,沈经纶从京城返乡,车上带着亡妻谢敏珺的牌位。传说,谢敏珺是永安侯府嫡出大小姐,沈经纶在殿试中脱颖而出后,由先太子妃穿针引线,先太后赐婚,为两人订下婚约。当时,谢敏珺不过十二岁,而沈经纶也不足十五岁。

  四年后,先太后已逝,先太子被废,沈经纶被遣还乡。之后的七八年,沈经纶迟迟没有续娶,大家都以为他与亡妻感情深厚。林曦言嫁入沈家后,本想通过谢敏珺了解沈经纶的喜好,多番打探之下才知道,沈经纶和谢敏珺只在订婚时见过一面,沈经纶如约迎娶的仅仅是那一块牌位,甚至,他们压根没有正式的婚礼,“谢敏珺”三字也没有写上沈氏族谱。

  当时,林曦言本想打听更多的内情,奈何沈经纶从京城带回的下人嘴巴都像蚌壳,绝口不提京城生的事。她只知道,沈经纶每年都会送节礼去京城,并附上一封亲笔书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