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第27章 谁设计了谁(1/2)

加入书签

  vargoogletag=googletag||;

  =||;

  fun9

  vargads='script;

  =true;

  ='text/javascript';

  varusessl='s:'==;

  =usessl?'s:':':

  'google/tag/js/gptjs';

  varnode=name'script0;

  gads,node;

  fun9

  _banner_320x50',320,50,'div-gpt-ad-1398;

  --9ap_dingbu_banner_320x50-->

  fun9'div-gpt-ad-1398673679042-0;;

  何欢对谢敏珺的情况知之甚少,一时间无法判断谢三的出现是否与她有关。午饭过后,她忽觉心神不宁,情急之下只能一边遣白芍去沈家找紫兰,一边命张伯去青松观,以递送日常所需为名,打探道观内的情况。

  一个时辰后,白芍苦着小脸回来了,委屈地告状“小姐,紫兰见着奴婢就说,就算沈大爷没去青松观,就算奴婢把沈家的大门踏破,您也见不着沈大爷。她还说……”她悄悄抬眼看了看何欢,低声喃喃“她还说,若是小姐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大可以继续……折腾,不过恕她无法奉陪。”

  “这是她亲口对你说的?”何欢不怒反笑。

  白芍心中不解,抿着嘴轻轻点头。

  “你有没有把我教你的话说给她听?”何欢追问。

  白芍再次点头,低声回道“她说,沈家的事不劳小姐费心。这会儿念曦小少爷正由沈老太太守着,除了两个奶娘,她和丝竹,再没有旁人进得了小少爷的屋子。就是屋子外面,沈大爷一早已派人寸步不离地守着。”

  “谢三穿着沈家小厮的衣裳,在沈家如入无人之境,难道沈大爷就……”何欢咽下了后面的话。她相信沈经纶,才会把母亲和弟弟送去青松观,她不该怀疑他没能力好好照顾他们的儿子。

  白芍悄悄瞥了何欢一眼,心道谢三不是已经被林捕头抓去衙门了吗?上午的时候,她们本该告谢三,曾意图去沈家行窃,她不明白主子为何没有按计划行事。

  何欢若有所思地挥挥手,示意白芍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她一味担心谢三会对沈家不利,害怕儿子遭遇意外,她居然忘了,有沈经纶在,她压根不需要担心。他曾亲口对她说,他会保护她,保护他们的孩子,保护她在意的人。她怎么会忘了!

  白芍屈膝对主子行礼,转身退下之际,复又停下脚步。犹豫片刻,她吞吞吐吐地说“小姐,紫兰告诉奴婢,沈大爷去青松观的时候,亲手拿了两样东西,一个是表小姐的画像,另一个是表小姐的竹箫……”

  “行了,你先下去吧。”何欢把白芍推出屋子,关上门背靠门板,只觉得脑子嗡嗡直响,眼眶泛热。刚成亲那会儿,她为了亲近沈经纶,故意拿着竹箫向他请教,他教了她技巧,让她一个人多多练习。她假装不懂,依旧日日要他示范。有一天,大约是他心情不好,他不悦地问她,明明她已经会了,为什么一次次要他示范。

  那一刻,还是林曦言的何欢又羞又恼,气愤地说,他是她的相公,她只想和自己的相公呆在一个屋子。话毕,她转身欲走,手中的竹箫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笔架。沈经纶舍了桌上的珍贵书籍,急忙去救折放在桌角的画纸。林曦言看到那是一幅未完成的工笔画,画上的她正站在廊下吹箫。

  那天之后,他们谁也没有提及这个小插曲,可她能够明显感觉到,他读书写字的时候,不再把她拒之门外,有时他还会找理由带她出门。他们一起走路的时候,就算无话可说,他也会放慢脚步,与她并肩而行。至于那幅画,他画完之后亲手装裱,一直就挂在他的书房。

  想着过去的种种,何欢抬头望着屋顶,努力不让眼泪落下。从她决意嫁给沈经纶,到她怀上他们的孩子,她做的种种努力不是因为她喜欢他,而是为了生存。说白了,她只是在利用他,她努力赢取他的心,并非因为爱情,她只想牢牢抓住沈氏宗妇的地位。

  可是他呢?她从林曦言变身何欢后才现,她爱他,却不及他对她的感情。原来一直是她错了。

  何欢紧咬下唇,双手揪着胸口的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