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逗你玩儿(二更求粉红)(1/2)

加入书签

  何欢虽恨透了林言一家,但她的弟弟还没长大,他的祖父虽然中风了,但仍旧健在。只要林家一日没分家,她的母亲和弟弟就不可能和二房断绝关系,因此她不能在公堂上抖落二叔一家的丑态。再说,她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林言指使地痞拦截她的马车。

  谢三狐疑地看着何欢,想从她的表情看出些端倪。他的神情落在吕县令眼中,又成了另外一番含义。

  “为什么不回答?”谢三催促何欢。

  何欢的心思千回百转,暗暗在心中过滤每一种可能性。片刻,她摇头道“没什么原因,就是感觉。其实就像谢捕头说的,等抓到了人自然就能见分晓。”

  “是吗?”谢三反问,突然间又扬声说“既然何大小姐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只能劳烦吕大人,把何家所有人一齐带回公堂,好好审一审。何家窝藏倭国的细作,说不定是叛贼同党……”

  “谢大人,您这话从何说起?”何欢吓白了脸,就连吕县令也错愕地看着谢三。

  谢三低头审视何欢,一字一句说“按照衙门的记录,永记当铺后面,石头巷的那进小院,是你们何家的,而倭贼一直就藏在那里……”

  “不可能!”何欢断然摇头,就见谢三拿出一份盖有官府印鉴的屋契。她一把夺过屋契,只见屋主一栏清清楚楚写着何欢祖父的名字,边上还加摁了手印。她仔细回想,脑海中压根没有任何印象。也没有听魏氏、陶氏等人提起过。

  谢三一径盯着何欢,不疾不徐地说“何大小姐。你坚称拦截马车的五人不是倭贼,又拿不出证据。难道不是因为心虚?”

  何欢看着谢三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恨极。他分明就是挖好了坑,等着她跳下去,偏偏她又不能对他说,那五人是受林言指使。她仰头看他,回道“谢捕头,这份屋契到底怎么回事,我得问过长辈才能回答你。其实蓟州人人都知道,祖父已经死了几十年。谁又能保证,不是同名同姓,又或者是其他呢?”

  听到何欢只差没有明着控诉他伪造契约,谢三突然间笑了起来。他佩服她无畏无知的勇气。就像长安说的,他就是太心软了,才会由着她一次次挑衅他。

  何欢暗暗吸一口气,缓和了语气,低头道“再说,我若是识得那五人。他们又怎么会拦截我的马车。那一天,我并不知道谢捕头就在附近,不可能故意做戏给你看。”

  谢三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何欢跪在地上。他正是因为何欢曾怀疑那五人受他指使。才在得知小院属于何家之后,相信何欢与倭贼无关。只不过她不知情,不代表何家的其他人也不知情。特别是她的三叔何柏海。眼下,她既然如此镇定自若。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胆量。

  想到这。谢三轻咳一声,转头对吕县令说“大人,当日何大小姐的马车遭人围堵,在下一边命长安向衙门求救,一边拖延时间。事实上,并不止在下一人目睹整个经过。在下挺身而出,不过是多管闲事。或许——”他低头向何欢看去,感慨道“或许何大小姐正是觉得在下不该多管闲事,才会大费周章地布局,令林捕头误会,在下挟恩勒索何大小姐。”

  “大人,谢捕头。”何欢转头对着吕县令说“既然那五人住在石头巷的小院,总有人见过他们,说不定邻里间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何大小姐又说到点子上了。”谢三轻笑着点头,“你说这话,是不是一早知道,石头巷是条死胡同,除了你家那间小院,其他的屋子都属于永记当铺,当铺的大门在长桥大街,大伙儿压根不会看到石头巷内的住户。”

  何欢一听这话,心中暗惊。无论是林曦言还是何欢都不知道石头巷是什么地方,但她曾经跟着沈经纶去过永记当铺后面的一个小院子。当铺每半年一次的竞标会就在那里举行,她似乎隐约听过,那个院子是当铺临时租下的。

  “怎么,找不到借口反驳我了?”谢三一边问,一边朝门外张望。

  何欢不想牵连沈经纶,只能顺着谢三的话说“谢捕头,永记当铺终日门庭若市,难道没人注意过巷子口的陌生人?”

  “何大小姐说起永记当铺,据我所知,您和当铺的黄掌柜多次密谈……”

  “我的确见过黄掌柜。”何欢耐着性子,好声好气地解释“我找黄掌柜说话,不过是为了典当家里的一块屏风。”

  谢三看到何欢眼中一闪而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