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卿卿收拾小宫女(1/2)

加入书签

  “混账!”皇上怒哼,无法抑制的怒气喷涌而出,甚至,就算是之前慕容卿杀了九皇子府那么多女人,他都没有如此刻那么的生气。

  旁人不知,但是,皇上自己很清楚静妃在自己心里的重要性。别看静妃昏迷,但只要她一天没死,那他的心里就能够好过一些。

  这就是心魔,永远都无法铲除的心魔。

  此时此刻,骤然听说慕容卿居然在诅咒静妃,皇上哪里还能够忍住。

  他当即怒道:“小柔,你给朕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卿为何要诅咒静妃?要知道,静妃可是她的母妃,哪里有做儿媳的去诅咒自己母亲的?”

  小柔再度伏地,有些紧张的道:“其实,这也是奴婢偷听到的。原来,慕容侧妃是不愿意三五不时的进宫来看望静妃,还要装模作样的拉着她说一大堆话。她说,跟一个活死人说那么多废话,完全就是在浪费自己的口水。可偏偏她还无法不能去做。所以,时间长了,慕容侧妃就受不了了。而且,九殿下虽然很疼她,但她却只是占据第二位。在殿下的心里,静妃娘娘才是第一位。慕容侧妃嫉妒了,嫉妒静妃娘娘,所以,她恨不能静妃娘娘马上就死,而她就能够得到殿下唯一的宠爱了。”

  “混账!歹毒!阴险!该死!”皇上拍着桌子,咬着牙,重重的吼出这几个词,一个词比一个词尖锐。

  太后冷笑怒吼,“说的没错,这个女人简直是翻了天了,贱人啊,居然想要诅咒自己的母妃死,简直是不孝之极。皇上啊,我们皇室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绝不能忍耐。皇上,这次,难道你还要放过她吗?”

  皇上冷冷的看着慕容卿,半响后,冷声道:“小柔,你继续说,还听到了什么?抬起头来说话,怕什么,难道在朕的面前,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吗?”

  “不,不是的,奴婢不怕。”小柔咬着唇,大声的说。

  皇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当年如果不是你拼死护着静妃,只怕她早就死了。这么些年来,你尽心尽力的照看着静妃,朕知道。行了,你继续说,不管怎样,朕给你做主。”

  小柔红着眼眶点头,“皇上,奴婢是真心的愿意照顾静妃一辈子。静妃娘娘是最好的人,对待我们这些下人就跟对待自己的孩子。奴婢心中有感激,愿意替静妃娘娘做任何事情。”

  “说的好,现在,你就继续说吧,还听说过些什么事情?”皇上又问。

  “奴婢也是在慕容侧妃几次进宫的时候,才偷偷的听到了一些。其实,慕容侧妃每次单独跟静妃娘娘想出的时候,奴婢都不太放心。在奴婢的心里,再也没有谁比静妃娘娘还要重要的了。只是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居然就听到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上两次慕容侧妃来的时候,曾跟静妃娘娘说过,她不喜欢九皇子府后院有太多的女人,很不喜欢,她说,殿下就只能有她一个女人。”

  “混账,该死,这种狗屁倒灶的话都能说的出来?”气恼之极之下,太后居然说了脏话,可见在她心里对慕容卿是多么的不满意。“皇上,你听听,如此妒妇,岂能就这样饶过她。”

  皇上也是阴沉着一张脸,恨得牙痒痒。不过,他还是阴沉着脸,道:“小柔,继续说。”他不是傻瓜,事情不可能就这样完了,慕容卿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肯定还有其他事。

  “是,皇上。”小柔恭敬的答应。“皇上,奴婢还听说,慕容侧妃早就已经开始动手了,九皇子府后院的女人,一个一个的都要被铲除。她要让殿下的身边就只有她一个女人,永远就只有她一个女人。但是,具体她如何动手,奴婢却并不知道。还有就是,奴婢听说,慕容侧妃也已经容不下静妃娘娘了。其实,如果只是对付九皇子府后院的女人,奴婢今天必定不会说出来,那是殿下的事情,殿下都不多管,奴婢何必要多管闲事。但是,如今天她却要对静妃娘娘下手,奴婢再也无法忍耐了。”

  皇上拧着眉头,思量片刻才道,“难道她不想静妃活着,只是因为小九的心里有这个亲生母亲?”

  小柔重重的点头,“慕容侧妃说,不管那个女人跟殿下是什么关系,只要是女人,她都不会允许那个女人的存在。更何况,静妃娘娘在殿下的心中还是处于第一位,慕容侧妃更加不会容忍。所以,等到她将九皇子府后院所有女人都给铲除干净之后,她就会着手来对付静妃娘娘了。今天,奴婢又听见慕容侧妃这样说,试问,奴婢哪里还能够忍得住。当即就跑来,禀告皇上这件大事。”

  “贱人,如此歹毒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哼,妒妇,哀家看到过太多,但是,像你程度的人,哀家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因为嫉妒,你居然连自己男人的亲生母亲都不放过。那你以后是不是连哀家跟皇后,皇上也都要弄死?”太后厉声喝问,一张脸憋得通红,青筋暴露,让人瞧着,很是担心那青筋会不会爆裂。

  “太后,稍安勿躁。”皇上忙转头安慰着,“您年纪大了,可是不能激动,当心身子。”

  太后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气死哀家了,气死了,哀家真是从来都没有这样生气过。如此贱人,简直就是在给我们皇室丢脸。而且,皇上,你可不要大意了,这个女人有野心,她能够先对付了一个后院的女人,难道就不能对付其他人?你可不要忘记了,那些女人并不是什么普通女人,哪一个人的背后没有势力,但是,她浑然不惧,就这样动手了。她依仗的是什么,皇上,难道你就没想过吗?”

  皇上彻底怒了,真正的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太后的提醒颇为有作用,对于慕容卿,他眼下已经不只是将她当一个女人来看待了。

  正如太后所说,这个女人野心太大了,九皇子府后院的女人,哪一个简单,但无一例外全都惨遭毒手。这表明什么,显然,慕容卿根本就不畏惧动手之后会产生的后果。

  为什么她会有这样大的胆子?不应该啊。

  思量片刻,皇上才道:“慕容卿,你还有何话要说?”慕容卿这个女人,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别的不说,就冲着她这份胆量,他也是由衷的佩服。

  这么多年来,他还真的是只见过一个女人如此胆大。

  事实上,女人嘛,哪一个不想要独自拥有自己的男人。可是,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再寻常不过了。有几个女人真的敢因为妒忌而杀人,并且一杀就是杀了那么多人。

  这要是放在寻常人家,早就被抓起来而浸猪笼了。

  不说这些,换做是普通女人,此刻估计早就被吓得傻掉了。

  可慕容卿却没有露出丝毫紧张的神色,甚至,她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让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在受审,倒像是在赏花,而眼前的每一个人就是那开的正灿烂的花儿。

  皇上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反正,他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慕容卿,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不老实招待?”皇上冷冷的哼。“到了这一步,难道你还能狡辩?”

  慕容卿冷笑,“皇上,妾身有一事不明。”

  “好,你说。”皇上往后面靠了靠,淡淡的说。

  太后见此,瞬间不满起来,“皇上,对这个贱人你为何还轻言轻语的,她做下的那些事,不管是哪一种都足够死罪了。你还说那些做什么,直接拖下去,几板子下去,哀家就不相信她还能够嘴硬不说。”

  太后咬牙,仿佛已经见到了慕容卿被打的浑身鲜血淋淋,跪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求饶的模样。“慕容卿,别以为你口才了得,今天就能够逃脱罪责,你做过的事情,岂是十板子所能够抵消的?慕容卿,不要做梦了,老实交代,或许哀家还能够向皇上求情,绕过你一次。但是,如果你执意不说清楚,那么,可就别怪哀家对你不客气了。”

  “太后,敢问你是否可以代替皇上做主,任何事情?”慕容卿突然大声询问。

  太后一怔,完全想不明白慕容卿为何会突然之间这样说。“慕容卿,你想说什么?”

  “太后,妾身只是想要知道,如今太后是否可以替皇上全权做主了?也就是说,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太后都能替皇上处理?”

  太后脸色霎时就变得很难看,此时,她才算是听明白了,慕容卿根本就是在挑拨离间。谁不晓得,后宫是不得干政的。虽然如今商量的并非是政事,但刚刚慕容卿可是为了,是否所有的事情自己都可以替皇上做主。

  摆明了就是在挑唆皇上跟她之间的关系,说她这个做太后的管得太多了。

  “慕容卿,你好歹毒的心啊,敢挑拨哀家与皇上之间的关系?”

  慕容卿淡然的笑,不以为然的道:“太后,你如此激动,是否代表你真的有什么不应该有的心思?如果没有,你何必要这样激动?更何况,我并未隐射任何事情,只是想要问一问罢了。”

  太后黑脸,半边身子都开始抖动。“你……你这个贱人。”

  慕容卿却是一点也不恼,她淡淡的道:“太后,如果你并不能够替皇上全权做主,那么,还请太后你暂时不要出声,妾身有重要的事情跟皇上说。”

  太后气得差点吐血,身子开始摇晃,隐隐就要倒一旁去了。“贱人,贱人。”一时气恼,她就只能吼出这一个词来。

  见状,皇上便安慰道:“太后,还请不要动怒,此事,暂且交给朕来处理,可好?”

  太后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上,你,你……你这是……难道,你也相信了那个贱人的话,以为哀家别有用心,打算夺取什么吗?”

  “太后,你说的哪里话,我们可是母子,试问,朕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太后,你就别多想了。儿臣只是想要弄弄清楚,看看这慕容卿到底有多能耐,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同时,朕也很想弄清楚,她到底有什么手段能够替自己辩驳。”

  “皇上啊,不是哀家心狠,实在是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哀家,哀家就是忍不住这口气啊。”

  “朕知道太后你的心思,但是,朕也希望自己来处理这件事。太后,朕知道你的想法。还请稍等,待得朕问问清楚,再请太后你做主。”

  “好吧,既然如此,那哀家就等皇上你的好消息了。”

  “好。”皇上淡淡的笑着,扶着太后坐下。随后,他才转头看向了慕容卿,道:“你刚刚是想要说什么呢?”

  “皇上,妾身想问,在身份上,妾身与小柔相比如何?”

  皇上虽然不知她想什么,但还是道:“小柔怎可与你相比?她不过是个下人,但你却是九皇子侧妃,身份高贵,无法相比。”

  “既然,那么,妾身还想问,先不考虑之前小柔说的事情,妾身跟小柔所说的话,按理来说,皇上你应该相信谁的话?”

  “你!”皇上一出口,瞬间就愣住了,该死的,这个女人可真的够奸诈的,摆明了就是想要听他这样说。不过,这事倒也没有错,从她们两人的身份来说,还真的是应该相信慕容卿。毕竟,小柔只不过是个下人。

  但是,皇上却是清楚的很,这件事,他还真的是偏向于听信慕容卿。

  “慕容卿,你倒是挺会绕弯子的。”皇上笑着道。好吧,虽然此时此刻他应该是发怒才是,但不知为何,看到慕容卿脑子如此清醒,思绪转变的快,他倒是挺满意的。

  女人嘛,他见得多了,聪明的,蠢笨的,老实的,奸诈的,会耍小聪明的,不知道见了多少。但是,正因为是在宫里,他见的多了,反而就不喜欢了。

  慕容卿却是他从未见到过的一种类型,还记得,他初开始见到慕容卿的时候是欣赏她的,也只是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才不太喜欢这个女人。

  但是,此时此刻,他又开始觉着有些欣赏这个女人了。

  冷静,聪明,时而狡诈如狐,时而慵懒似猫,尤其是那一张嘴,仿佛就没有她说不破的事情。如此复杂的性子,完全的在一个人的身上显现出来,皇上很是讶异,不解,世上怎会有这样的女人。

  仿佛,所有类型的女人糅合在一起,这才变成了慕容卿。

  心头突然有了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他很想要再度发掘下去,到底这个女人的身上还有什么其他的特质?突然之间,他有些明白夏侯奕为何对这个女人如此着迷了。

  有了她一个人简直就如同是拥有了天下所有的女人,在她的身上,你可以看到你所想要的每一种女人的类型。

  皇上更加相信,这个女人身上还有着很多自己所没有见到过的特质,当然,肯定是无法在外面表现出来,真正知晓的,那估计就只有夏侯奕了。

  突然之间,也不知道为何,皇上心头居然升起了一股嫉妒感。这样的女人,他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

  “皇上,你怎么了?”突然之间,皇上开始发呆。太后见状,不解的推了推他,“皇上,是否哪里不舒服?”

  皇上回神,眼神中闪过一抹极其古怪的神彩,半响后,他笑着摇头,“非也,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

  暗卫了太后,皇上便道:“慕容卿,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证明小柔的话不是真的,是否如此?”

  “她说话自然不是真的。”慕容卿笃定的道。“皇上,如果你宁愿相信小柔的话也不愿意相信臣妾的话,估计传扬出去,会引起很多人有想法吧。至少,那些思想僵硬的老古板,老书呆子们,应该又会每天上书,说一些烦人的话了。”

  “说的是啊,那些老家伙,就是个烦人的,每天不说点什么就心里不痛快。不过,朕这些年来也都习惯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慕容卿,你绕弯子饶得有点大了,还是先说说你跟小柔之间的事情吧。”

  “皇上,还请稍等。”慕容卿笑着,突然就垂头看着小柔道,“小柔,你先起身。”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语气,可不知道为何,当小柔听在耳中的时候,却是觉着那么的可怕,脊背隐隐开始发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开始冒出来了。

  “奴婢,奴婢不敢。”

  “皇上,还请你让小柔起身,妾身有些话想要跟她说。”

  “好。”皇上答应着,挥手示意道:“小柔,既然慕容侧妃有话要与你说,那么,你就起身说话吧。”

  “是。”皇上开口,小柔哪里还敢不。当即,她就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紧张的转过身子,道:“慕容侧妃,不知,不知你要跟奴婢说点什么?”

  “小柔。”慕容卿灿烂的笑着,那脸上的笑容甜的就跟能够滴出蜜水来一样。可就是这样甜甜的笑容,看在小柔的眼里却是那样的可怕,隐隐的,腿肚子都开始发抖了。

  “慕容侧妃,你,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啪!

  一声重重的巴掌震住了众人,小柔的脸直接被打的偏向一旁,两眼中还闪着震惊跟不敢置信的眼神。

  在场中人,谁也没想到慕容卿居然会突然动手,更加没想到,她居然会下那么重的手。那沉重的巴掌声,就像是一柄重锤,利落的砸在众人的心底。

  没有人会去怀疑那一巴掌的力道,只是不解,为何慕容卿突然下这样的狠手。

  慕容卿笑着捏住小柔的下巴,用力,将她的头转过来,“小柔?”她又轻轻的喊了一声。

  小柔眼中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