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江山如画第一章战或不战(1/2)

加入书签

  渤海军战议堂,一场决定前途命运的重大军议正在召开,气氛一片凝重。

  说到渤海军战议堂,绝对是这个时代所有战争会议场所中最为标新立异的地方,如果仍有从现代穿越而来的来客偶然踏足此处,定会对此间主人的真实身份洞若观火。这个所谓战议堂的全称是,汉大将军府对外战争和平叛平乱战事战略指挥决议堂,简称战议堂。不消说,这间战议堂决然是出自南大将军的手笔,所以整间议事堂的布置也充满了令本朝土著居民瞠目结舌的古怪氛围。

  没有高高在上的将案,没有层层叠叠的坐席,更没有画工简陋的地图,整间战议堂只有正中一张巨大的地形沙盘,河北诸州诸郡诸县、各处山川河流平原和密如蛛网的官道小径,无不跃然其上。

  地形沙盘四周,一片银光闪烁,数十名渤海鹰将和谋士正伫立围观,赞叹之声不绝于耳。虽然每次军议必以军事沙盘作为战前推演和军力部署之用,然而,如此巨大精细的沙盘,在场众人无不是首次得睹。

  但见那沙盘之上,雕木成城,捏土成山,青苔为原,水银为川,整幅沙盘色泽鲜艳,鬼斧神工,就是一件气象宏大的艺术珍品。不难看出,这幅沙盘不仅手工精密,制作过程积时累日,且为新近制成不久。

  “真如身临其境一般”马云萝首先赞道“昔日,先祖马援随先帝征伐隗嚣时曾聚米为山谷,指画形势,先帝都赞之虏在吾目中矣。然而,若是先人今日在此,却又不知作何感想。”

  “嘿嘿原来将军早存剿灭袁绍之心”甘宁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触碰着沙盘中的“邺城”“倒是我等庸人自扰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凝望河北地势,高顺虎目精芒闪动“冀州九郡,袁绍占中山、常山、巨鹿、赵和魏,而我军占渤海、安平、清河和河间,多年来一直僵持不下很快,整个冀州甚至是整个河北,都将飘扬着我们的鹰旗”

  “高将军此言是矣”众将一起轰然应诺。

  “说得好”南鹰在贾诩的陪同下迈步行入战议堂,在众将的行礼之中直接来到沙盘边站定,从容道“根据最新探报,袁绍已经集结主力大军九万至巨鹿平乡一带,而我们的八万大军也已整装待发河北大局,乃至天下大局,尽在此战而定”

  “不知我军此次作战的方略是”鹰将之中,有人提出了疑问。

  “没有什么方略”南鹰伸手指着沙盘一点“大军主力直逼袁绍居城,而后”他的手指顺势前移“逼迫袁军在巨鹿一带与我军决战”

  “好啊大阵仗啊”堂上诸将一片欢腾。

  “主公是想要一举平定河北啊”贾诩感慨道“我军实力全面压制袁军,确可一战而决”

  “不过,此役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他眉头轻蹙道“我军一旦与袁军开战,必会引得八方云动不知主公可有应对之策”

  “问得好图来”南鹰点了点头,立即有部下将一张庞大的地图悬在了大堂中央。

  “可能对我军采取敌对行动或是直接介入战事的,是公孙瓒、袁术、陶谦、刘表,甚至包括”他顿了顿,才道“曹操”

  “关于公孙瓒,本将已令刘虞对其尽量牵制”看到众将之中有人欲语还休,南鹰微笑道“本将当然知道,仅凭一个刘虞远不是公孙瓒的对手。所以,借助刘虞多年来良好的外族关系,以及我们渤海军新近缔结的各族盟友,本将已经传书至匈奴和乌丸各部,请他们对刘虞全力帮助”

  诸将一起露出释然之色。

  “说到袁术,此人虽然近年来屡遭挫败,但是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部下的文臣武将亦颇有一些能人,不可轻视”南鹰虚点了一下地图上的“淮南”“所以本将已令彭城刘备,扼守北上要道,阻住袁术可能派遣的援军”

  “将军,不妥吧”有人犹豫道“刘备与我军并无十分的交情,昔日共拒乌丸和共讨董卓的那点情份也早已淡去,怎将如此重任轻易托负给他一旦他生出异心,我军将腹背受敌”

  “本将承认,刘备的野心很大但是他的弱点也很明显”南鹰从容道“从区区一介县吏发展到一方诸侯,他凭的是什么就是一个汉室宗亲的名份他可以对汉朝大将军阳奉阴违,但是他绝对不敢违背辅政皇叔的意志因为在如今这么一个局面下,他若害了本将,亦将自绝于天下”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或许在今后,有那么一个机会,他会跳出来与我们决裂,但绝对不会是今日有野心的人,都是聪明人,同时也是最能忍耐的人”

  “至于陶谦”南鹰微微一笑“将军们,你们应该已经发现了,有一位渤海鹰将今日并不在场,当然也将无缘此次主力会战。为了压制陶谦,本将可是费尽了唇舌,这才安抚住了那位怨声载道的将军”

  众将一起会意的轰笑起来,有人故作同情的叹息道“臧霸兄弟固守泰山,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又怎可轻动呢”

  又有人接口道“听说他正在亲自手抄三互法,想在将军面前据理力争,坚决推掉驻守泰山的差事儿”

  众将齐声大笑。

  南鹰亦失笑道“真是胡闹朝庭颁布的三互法,是禁止本地人在本地为官。本将是考虑到战事需要,这才令臧霸临时驻守泰山,怎可一概而论”

  “还有一个刘表”他面容依然轻松“诸位将军们,你应该盼望刚刚封爵的吴侯不要太过急躁,否则,轮不到你们日后挥师南下,刘表便已成了冢中枯骨”

  众将又是一阵轰笑,有人道“江东小霸王风头正盛,刘表自顾不暇,只怕如今已是寝食难安了”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南鹰神色一黯,凛然道“本将当初就曾说过,一定会将刘表留给孙策如今形势下,只要刘表胆敢稍动,孙策定会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所以说”他再次微笑起来,双手一摊道“所谓的南鹰包围圈,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将军,您刚刚还提到了曹操”一名鹰将犹豫了一下,终于出言提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