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秘闻(1/2)

加入书签

  香妃对于秦越还是颇有几分关爱的,甚至弄出了一个一比五十的空间出来,让秦越专门的修炼。要知道,之前忘情门弄出了一个一比一百的时间,可谓是倾尽门派之力了,兴师动众的,现在香妃却是随手就可以制造出这么一个空间出来,更是可见香妃的厉害与对秦越的那种关心。

  “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是天香一族的人,以后不管怎么样,我肯定会站在天香一族这边的。”秦越很是认真的说道。

  香妃笑了一下:“你有这个心思就好了。”

  天香圣母通过五星级圣夫诞生的消息应该可以追查到自己所处的方位,很快就可以感到这里来了。香妃倒是没觉得秦越有什么可以帮助自己的,就算他是五星级圣夫,但是,却也达不到天香圣母的高度的。而自己,却跟天香圣母有密切的关系,有了天香圣母罩自己,还会对秦越抱有奢望?

  秦越自然不知道香妃心中的想法,不过,不管香妃是什么想法,做出了决定之后,秦越自然就会去履行的。在他的心底,的确是已经将天香一族当成了自己人了。

  “对了,最后能不能请您帮我一个忙?我这里有一个东西……”秦越将那个被封印了的灵脉剑引拿了出来,“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不知道是不是被您封印住了?”

  香妃看了一眼这个黑乎乎的铁块模样的东西,眼睛里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不错,这个东西就是被我封印了的。”

  “难道您跟它有仇?”秦越看着香妃神色似乎有些不高兴,不由得探究着问了一句,这似乎是个不怎么好的消息啊。

  “没什么仇?你确定要我接触它的封印吗?”

  “是的,我确定。”秦越之前有些顾虑,也是担心香妃与这个被封印的灵脉剑引有仇,现在香妃已经说了,没什么仇,他自然轻易就抛开那些顾虑了。

  香妃微微愣了一下,这才开始行动,指尖上很快就多了一丝白光,素手一弹,白光就没入了黑乎乎的铁块之中,顿时,铁块仿佛获得了生命一样,开始动作了起来,极其有灵性。

  它的声音带有几分兴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被封印住,终于解开了封印,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找寻我的老主人了。”

  随即它就又一下子变得暴躁起来,居然直接就朝香妃撞了过去,它的速度极其惊人,说话的语气又很是生硬,看得出来,它对于香妃很是愤怒。

  “居然是你?你怎么会好心的解开我的封印?你当年害了我的老主人还不够吗?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恶毒的计划?”这个被封印的灵脉剑引一部分一边发泄着自己的愤怒,一边疯狂的砸向香妃。不过,他的实力也是处于残缺状态,跟秦越之前得到的那一个灵脉剑引差不多,跟香妃之间的差距那是实在太大了,无论他怎么动作,依旧不能给香妃任何的压力。可是,它却依旧不依不饶,可以看出,对于香妃它是多么的愤怒!

  “我开始对你一直忍让,是因为我对你的主人怀有歉疚之心,但是,这并不一味着我可以让你随意的这样攻击。强者的尊严不容玷污!”香妃慢慢的也有些恼了,直接哼了一声说道,然后用手一抓,远远的就控制住了这个灵脉剑引的残片,让它动弹不得。

  “你应该愧疚,你这个下贱的东西,当年我的主人收留了你,并且跟你结为夫妻,你却让人杀害了他,简直就是岂有此理,你这个泼妇,贱人。”

  下贱这个字眼显然刺激到了香妃,她的那张萝莉脸上闪过了一丝黑气,不说话,只是手上明显多了几分力气,狠狠的捏起了这个灵脉剑引的残片。她很是用力,灵脉剑引的残片明显有些吃痛,开始的时候还能忍住,最后却忍耐不住,哀嚎了起来。

  “秦越,麻烦你快一点出手,这是我的一部分啊,当年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居然对这个女人这么愤怒,啊,难道她就是当年我主人的那个妻子?不对,不应该是这个模样的啊,不管了,求求你帮我一把吧,让她不要再出手了。”秦越体内的那个灵脉剑引的残片急切的说道。要是有一个残片损坏的话,那么,灵脉剑引就再也无法成型了。

  秦越也有些焦虑,不过,却没有立刻出手。她知道,香妃现在正在气头啊,就算是自己去说的话,却也没什么用的,只能稍微等待一会。片刻之后,感觉到香妃气应该消散了不少,秦越这才开口劝说道:“不要这么生气,生气了可是很容易衰老的。”

  一般到了仙境,就不会那么容易衰老了,秦越却用了地球上的这一句语言,在这里还是很好的起到了一个转移注意力的作用。香妃哼了一声,手上力气也小了许多:“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这个家伙说话实在太让人恼怒了,早知道我就不解开它的封印了。这么多年了,每一次我一解开它的封印,它就对我破口大骂,已经将我的耐心消耗殆尽了。”

  秦越摸了摸额头,一阵恶寒,这个灵脉剑引的一部分不知道对香妃有什么仇恨,很是不依不饶啊。他看了这一块灵脉剑引的残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劝说道:“我觉得你们之间应该有些误会,要不然的话,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放过你的。”

  “小毛孩子,你知道个什么?”秦越在这个人的面前一下碰壁了,它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对秦越说道。

  “不要无理!”秦越体内的灵脉剑引残片适时的出来,阻止了这个被封印的灵脉剑引残片。

  陡然间看到另外一个残片,这个残片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不过,片刻之后就又露出了愤怒的神色:“你怎么跟这个女人是一伙的,她就是昔日通天教主的妻子,是她害死了我们的主人。”

  “什么?是她害死了主人的?”秦越体内的灵脉剑引残片,语气顿时大变,隐隐有了与被封印的灵脉剑引残片联手的趋势。

  秦越顿时急了起来,赶紧劝解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看还是把话说清楚好了。”

  “我说了很多遍,对于通天教主的死,我也很是惋惜,他毕竟是我的丈夫,甚至还帮我孕育出了一个孩子,我怎么会杀死他?”香妃的声音有些无奈,“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一根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