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人死成鬼执念成灰(1/2)

加入书签

  这两只恶鬼并不是很强大,但是却异常狡猾,加上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所以有点让其它人束手束脚。

  虽然封印了其中之一,但是另外一只恶鬼不除,难以让人安心。

  墓坑周围风冷冽,鬼哭之声惊动天地,让人毛骨悚然,心惊胆颤。

  风怒号,风卷云起,宛如万马奔腾,煞气冲霄,最后一只恶鬼此时胆寒不已。四处蹦跶,让人本不能定位其所在,就连文诩等开了眼的玄学界之人也不能看清所在。坟土之上布满了锋利的爪印,如鸟爪又似人的足迹

  “我不信你能逃得掉,徐玫加固封印。”文诩怒吼,手捏印诀,眼大开扫视四周,一切无所遁形。同时嘱咐在外围加固封印的徐玫加大封印力度,要彻底封印住这一块区域,让恶鬼无所遁形。

  一道黑影在黑夜之中上蹿下跳,鬼气森然,气凛冽。但是原本的祖坟周围却有一层无形的壁障将其阻拦,不能让其冲出去,尽管其怒吼连连,依旧无济于事。

  其他村民惶恐不已,惊惧的面对着这个墓坑还有淌血的墓碑,一个个惧怕不已,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会这样?是我们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了么?”一个村民惊恐的大叫,神有点失常。

  “有鬼!真的有鬼!我看见了他的脚印,他在奔跑,这些坟土上面的利爪脚印就是他的。”

  “为什么我觉得全身发冷,是不是中邪了?我就说这三座老坟不能动吧,真的会出大事,真的会出世你们不相信,偏偏不相信我。你们害死我们了。”

  “老一辈的人说过,这一家人的这三座祖坟当时下葬的时候就是半夜,拒绝了别人的帮忙,全部都是自己人动手,为的就是避人耳目。后来也有风水先生来看过,但是摇了摇头走了,说不能动,否则会惹出天大的祸端,是祸,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是不是要我们陪葬?”

  几个村民此刻惊惧不已,整个人都显得疯疯癫癫张狂的大叫。刚刚那个村民一头栽倒在墓坑之中将他们吓傻了,他们恍若看见了漫天遍野的招魂幡,自己恍如置身如一个下葬、送行的世界,到处都是披麻戴孝的人,都是痛哭之音,都是哀乐,一片素白的世界,充满了哀伤的气息和死意,让他们全身发寒,真真切切的恍如置身其中

  “紧守本心,我自巍峨,不要被煞之气入体。”文诩喝道,抬手划出画出几枚克制煞气息的符文打入这些村民的脑海之中才让他们稳定下来。否则这些村民真的要出大事。

  文诩等人额头也渐渐出现了冷汗,因为中间这座空坟绝对蕴藏有大秘密,上面的坟土虽然看出来是一同掩埋,但是墓坑底层就呈现出了异色。最大的区别在坟碑之上就可以看出来。

  中间这块坟碑似乎是一件法器刚刚吸引了鲜血之后,此刻整个墓碑都在发光,淌血。似乎墓碑内部就有诸多血迹,这些东西在村民眼里看不见,只有玄学界之人才可以看见,否则他们早就疯癫了。但是村民可以看见中间这块坟碑剥落下一层又一层的老石皮

  墓碑蜕皮,这绝对很惊恐,比蛇蜕皮,蝉蜕茧更具有震撼与妖异谁听见过墓碑会蜕下石皮?

  古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哪怕是奇闻诡事业没有记载。

  “这中间到底是什么?居然用一件法器镇压。这是我们墓师一脉失传的的力量封印?墓师手段还可以这么强大?”

  敬若志也是惊魂不定。如果不是祖师罗盘以及墓碑的镇压,他早就镇压不住地底的东西。此刻这一块墓碑自动脱落下老皮,褪下伪装,和他的罗盘一起镇压莫名的存在,让他又惊又怒,同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又似乎看见了墓师一脉的另一条康庄大道。

  他注定会因此走上一条与别的墓师不一样的道路,因此涅槃蜕变,这对他来说不是坏事,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一只魂还能翻天不成?劳资连将都见过,还能让你戏耍?有我斗者传人在此,还不伏诛!”

  文诩化出一柄杀之剑,然后并指在自己眉心念念有词,其陡然睁开眼睛,他眼里闪过两道犀利的杀伐之光,他那两指蓦地点向着杀之剑。

  “铿锵”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从他手指和杀之剑接触之处发出,然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