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2)

加入书签

  这一惊喜,直到胖仓鼠后半夜打床上饿醒后方才发现。“破娃娃”技能效果结束,“我该拿你怎么办”技能解封,人品还因为“诚实”这种不靠谱的理由增长了,真是喜闻乐见!

  雷哲小心翼翼地将房间环视了一遍,运气不错,埃勒那家伙窝在床脚睡得正香。雷哲扭头看向窗外,月光惨白,树枝上不知勾了什么,绳状的黑影随风摆动。雷哲收回视线,低头看向自己胖乎乎的手: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他给那小鬼一条生路,他的人品会不会瞬涨好几十?

  ……

  第二天,中午,审判活动即将开始。

  骑士与扈从们聚集在城堡前的空地上,主持者萨克团长与慕斯大主教等人押着金的仆从杰克,登上了城门的塔楼。

  “费洛雷斯呢?”慕斯侧头问道。

  “我已经叫人去通知了,一会儿就到。”萨克雷回答道。

  就在此时,一位扈从匆匆跑了上来:“团长不好了,费洛雷斯骑士大人和他的扈从都陷入了昏迷。”

  “什么,不是有人一直守着那个房间吗?”一想到雷哲昨天的遭遇,萨克雷团长当即变了脸色。

  “是……是的。”扈从的脸色明明白白地显示着正因如此事态才更为糟糕。

  萨克雷不敢再耽搁,他与慕斯大主教匆匆赶到雷哲房间,只见雷哲依旧睡在床上,而埃勒瘫倒在床边。

  大主教当即上前检查,雷哲依旧处于全身脱力的状态中,人却是已经醒了。

  “孩子,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慕斯大主教询问雷哲道。

  “不……”雷哲声音依旧嘶哑难辨。

  大主教叹息一声,蹲身去看埃勒的情况。

  “怎么样?”萨克雷问。

  慕斯大主教答道:“他中了和费洛雷斯一样的毒,而且脑袋似乎被钝器砸了一下,但并不严重。”

  大主教收回手,并无意给他治伤。萨克雷走过来,给了埃勒一脚,埃勒从昏迷中缓缓醒来。

  埃勒张开嘴,对目前的状况有点茫然:“大主教冕下,团长大人……”

  “不是要你好好守着你主子么?”萨克雷责问道。

  “小的,小的……”埃勒支支吾吾,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中招了。

  “哼。”萨克雷迁怒地瞪他一眼,却也无计可施。

  地上冰冷坚硬,埃勒试着从地上爬起,却忽然发现自己竟一点都动不了了,顿时脸色惨白。他不甘心地继续挣扎,依旧毫无成效:“我……我怎么动不了了。”

  “你中了和费洛雷斯一样的毒。”大主教回答道。

  埃勒面上瞬间被惊恐之色占满。

  大主教俯视着埃勒,忽然目光一滞,蹲下身去……

  “萨克雷,看看这个。我在埃勒的身下找到的。”慕斯捏着一张羊皮纸,脸色难看。

  萨克雷接过,只见羊皮纸上写着--

  “如果不想让雷哲·费洛雷斯一辈子瘫在床上的话,你们最好留下杰克的性命。”

  萨克雷一把拍在床柱上,怒不可遏。

  “你认得出这是谁的笔迹吗?”慕斯大主教倒是要淡定许多。

  萨克雷只得再度将视线移向那张讨厌的羊皮纸:“有点眼熟……等等,这好像是费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