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大中午,顶着烈日,沐浴着广大人民群众围观的目光,雷哲表示心情略有点糟糕。不过在萨克雷宣布金·费洛雷斯有罪之后,雷哲的心情诡异地好转起来,就之前仅有的情报为基础,他几乎以为整个骑士团都成了金·白莲花·费洛雷斯的粉丝团。不过现在看来,广大人民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嘛,至少没谁贸贸然地跳出来说什么“我家金那么纯真那么善良,你们休想污蔑他!”之类的。

  当然,这些快乐的成分里,还必须加上杰克小朋友那震惊懊悔的小模样,雷哲收回看向杰克的视线,含蓄地压下唇角。看吧,这就是谋杀哥的代价,为你的愚蠢痛哭流涕去吧,熊孩子!

  “……以谋杀贵族骑士之罪,赐以杰克绞刑。”

  雷哲一愣,猛地看向正在宣判的萨克雷:宽容光环的时间还没过去吧?为什么萨克雷突然就改主意了!如果杰克就这么死了,那他在恢复行动力后要怎么解释……敌人善良无比,就算同谋惨遭吊死,也要救治受害者吗?

  萨克雷继续:“不过考虑到此人是指控金·费洛雷斯的重要佐证,所以先关进监狱,等时机合适再执行。”

  雷哲顶到喉咙口的心又跳了回去,开始喜滋滋地等待人品增长的提示音。

  一分钟,两分钟……

  一小时,两小时……

  回到房间继续养伤的雷哲,郁郁地瞪着天花板,为自己没能好人有好报而伤心。

  凭什么?为什么?苍天你又负我!

  鉴于“雷哲必须死”事件之中,似乎还隐藏着一位更为狡猾邪恶的人物,雷哲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格外憋屈,身旁随时都有两位骑士守护,吃食也经过了严格检查,亟待激活的技能在脑子里装了一箩筐,可惜就是没有机会试验。

  雷哲坚信,骑士团不可能永远守着自己这个瘫痪,总有一天会将他转移,唯一的问题的在于,这一天怎么老是不到!

  终于,某日,埃勒一脸喜色地奔入房间,喊道:“费洛雷斯大人,尼德兰子爵大人来接您了!”

  “……”雷哲顿时泪流满面,难道不该是转去医院吗?把原身的父亲大人召唤来是个什么节奏,求放过。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恭候在外的埃勒殷勤地行着礼,雷哲心存侥幸地想着,听说贵族什么的亲情最淡漠了,雷哲·费洛雷斯混成这副德性,这位子爵大人和儿子的关系应该并不亲密……吧?

  “雷哲。”

  当第一声呼唤传来,雷哲的心就立马揪紧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三个可能,a、原身的母亲,b、原身的妻子,c、与原身关系很好的姐妹……不管是哪一个选项,他貌似都会死得很有节奏感。

  那人来到床边,进入雷哲的视野——这是一个优雅又高贵的女人,金发束在脑后、苍白的肌肤、瘦削的脸颊,松弛的肌肤与眼角的皱纹让她本就不多的美貌贬值得厉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