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既然已经打听清楚,雷哲也不再继续留在这里找虐。他回到茶厅,气鼓鼓地将食物吃完,回到卧房之时,情绪才算勉强平复下来。

  雷哲看着镜中的身影,不得不承认,原身长得还真挺召歧视。以貌取人这种毛病并不独独那神经病女人有,想想那些卖身葬父的戏码吧,一个猥琐脸的富家子给钱那叫落井下石,糟蹋良家妇女。一个相貌英俊的公子哥给钱,那就叫雪中送炭,拯救落难少女。本质上两人干的根本就是一样的事好吗?!胖纸的钱就不是钱了吗,真欺负人……

  雷哲的眸光渐渐暗沉下来,世道就是这样有什么办法,自己不也只包养长相过关的小明星么。而且今天的事他做得确实不妥当,就这么简单粗暴地将珍妮解雇了,必定会导致自己的名声变差,那个守卫不就是个典型?而且不难想象,等珍妮明天回到家中,肯定会不遗余力地宣传自己的恶行,到时候,好心被当恶意的事只会发生得更加频繁,必须想个办法补救才行。

  当南希端着热水进入雷哲卧房的时候,雷哲正站在镜子前若有所思。

  “少爷,您的水。”

  “南希,我要你替我去做件事。”雷哲回头,看这这个一直都表现得很不错的姑娘。

  “请您吩咐。”南希将水倒好。

  “你知道珍妮家在哪里吗?”

  “啊?”

  “算了不管你知不知道,我要你赶在珍妮之前先到她的家中,将五枚银币交给她的家人,我想这些钱应该够她母亲看病的了。”雷哲掏出五枚银币交到南希手中,正气凛然地吩咐着。

  “哦……”南希愣愣地接过钱,被雷哲的变脸给惊呆了。

  雷哲的恶魔尾巴悄然荡起,他笑眯眯地继续道:“而且,于此期间,你务必做到这点……”

  一夜过去,珍妮带着红肿的双眼去找管家拿钱,一路收获无数同情的目光。由于管家拒绝她再蹭庄园的车回家,可怜的姑娘只得拎着那轻得可怜的布包步行回家。结果孤身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被人一把夺走了布包,而那抢劫的暴徒抢劫完毕后,居然也不跑,居然就那样嚣张地站在原地。

  “大少爷叫我来向你问好。”暴徒拎着行李笑得邪恶。

  “埃勒……”珍妮恐惧地看着眼前的暴徒,她很清楚这位是色狼费洛雷斯的扈从,果然雷哲那个混蛋没准备放过自己!柔弱的姑娘瞬间落下泪来,绝望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我们少爷觉得像你这样犯上的女仆,根本不配得到工钱。所以叫我来改正这个错误,顺便收点你在庄园生活的食宿费。”埃勒摆出一张嚣张跋扈狗腿脸。

  珍妮捧心痛诉:“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实在是太恶毒了!”

  “哼,最后给你一个忠告,雷哲少爷可是一等一的好人,你最好牢牢记住这点。”埃勒拎着珍妮的行礼趾高气扬地走了,徒留小姑娘一个人在小巷中默默垂泪。

  埃勒走出没几米,就又迅速换上了谄媚脸,因为他的主子正站在他面前。

  “大人,事情办好了。”埃勒双手捧着包裹献到雷哲面前。

  雷哲看也不看,因为眼下他正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样都不扣人品啊……所以说就算正大光明地行恶也无所谓么?那以后自己若是先偷偷挖坑,再救受害者于水火怎么算?

  雷哲忽然失笑,想这些做什么,这种事就算能刷分,他也不屑做,他可是雷明陶的儿子!

  “大人?”埃勒小心翼翼地又唤了声。

  “哦。”雷哲回过神来,吩咐道:“一个姑娘徒步回家挺危险的,你暗中保护珍妮回家吧。”

  “啊?”埃勒和南希一样,被精分的费洛雷斯大少给震惊了。

  雷哲抖抖恶魔的小尖角,笑眯眯地接着吩咐:“还有,要记得把行礼还给她……”

  珍妮捧着一颗破碎的心回到村里,却意外地发现亲爱的婶婶正巧出现在村口。珍妮泪奔着扑入婶婶怀抱,抽抽噎噎地诉苦:“雷哲·费洛雷斯那个混蛋,他见得不到我就利用特权赶走了我,还抢走了我的行李……”

  婶婶抽抽唇角:“我觉得……你可能对费洛雷斯少爷有点误会。”

  “不!根本就没有误会,那家伙就是头残忍的恶狼!”珍妮打断婶婶,怒吼出声,然后哭得更加可怜了:“他这是要断了我们家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