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裁决长所在的房间很快就到,但雷哲在敲门前却又止步不前,他从口袋中掏出怀表看了看,胖脑袋晃了晃: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啊。

  雷哲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挑中一旁的杂物间,闪身躲了进去。

  不远处的一道黑影毫不犹豫紧跟而上,蹲□,将一根带着晶片的金属管从门缝处探了进去,然后将眼睛凑上了另一头的晶片端口,明显,这是个微型的潜望镜。借着工具,门内的情景被毫无保留的传达到莫里斯眼底……

  一分钟后,莫里斯僵着脸飞快地撤了,此刻,他只恨不能自插双目,难怪要避开人,费洛雷斯果然是个大变态!

  那么,莫里斯到底窥见了什么呢?

  其实雷哲也没干什么,他不过是在杂物间里给自己补了个宽容光环而已,具体行动为——双手交叉抱肩,左右摇晃,表情无奈又宠溺地深情念诵:“雷哲,我该拿你怎么办?”

  显然技能的发动条件——“摇晃被点名者双肩,表情无奈,消耗节操900。”在雷哲机智灵活的应对下,达成了自给自足的可喜目标,唯一的后遗症不过是看起来有点恶心而已。不过只要能避开人就完全不成问题了……对吧?

  雷哲浑然不觉自己给他人的视觉带来了多大污染,出了杂物间径直走进裁决长的房间,半个小时后,他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走出门来,再度奔向地牢。

  莫里斯自然是扶着抽搐的胃继续跟进,随着雷哲又回到了地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他之前并没有偷听雷哲与裁判长的谈话,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猜出雷哲接下来要干的事绝不简单,看看那张胖脸上急不可耐的表情吧,真够恶心的。

  雷哲回到地牢后,立刻就死囚的待遇问题与守卫展开了深入探讨,并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已获得裁判长准许,要开展一项名为“临终关怀”的活动。大概内容为在不违背法规的前提下,满足死囚们的遗愿之类。

  莫里斯打量着正与守卫侃侃而谈的雷哲·深不可测·费洛雷斯,不由得深思,难道他准备以此为借口对杰克做点什么?

  但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偏偏没能如莫里斯预料,雷哲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将死囚挨个儿亲切问候了一遍,唯独杰克,被他当空气一样彻底无视掉了。呵呵,雷哲用膝盖想都知道,去关照那小子只会被认定以行善知名为恶,导致倒扣分,他雷大少才没那个闲工夫去作死。

  这剧情展开未免略显猎奇,雷哲的打算越发显得扑朔迷离,死囚们都是被分开囚禁的,就算是想借此让杰克心理失衡也很难达到效果。莫里斯死盯着某只胖子,越发认定此人诡秘的行事后必有大阴谋。于是,继一整个白天后,一整个夜晚也被莫里斯糟蹋在了雷哲身上……

  然后,莫里斯就见证了一个圣人的诞生——

  给死囚妻子儿女带话顺便撒钱什么的已属常态,遇上有生病的,被欺负的,甚至是不开心的,费洛雷斯圣父都必然会挺身而出,又出劳力又出心力,简直恨不能将这帮人当至亲伺候。

  作为一个贵族,雷哲的言行简直反常得让人想把他的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