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1/2)

加入书签

  本着破罐子破摔的原则,第二天一清早,雷哲就抄着差不多的台词跑去格纳那里卖好了,可惜的是这回什么都没加。

  当雷哲走出地牢,再度被莫里斯堵在地牢口的时候,他已然可以做到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反正这世界也没什么录音设备,他要是死不认账,莫里斯总不能咬死他吧?

  “所以说你还是去做了?”莫里斯盯住他,眼神凌厉。

  “不过是遵从您的教诲,当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好贵族而已。”雷哲假笑。

  莫里斯冷哼一声:“不知当你的贵族好友成为加害者时,你是否还能对受害者抱有这等令人钦佩的同情心。”

  雷哲贪婪地看了莫里斯男神的脸最后一眼,然后一脸冷艳高贵地迈步走开:“神告诉我们要怜悯弱者,坚持正义,身为他的骑士,我自当遵从他的教义不是吗?”自从发现自己没有信仰之力后,这货说话就特别喜欢捎带上神灵,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展示他的虔诚。

  好在莫里斯只是轻哼了一声就走了,没再跟雷哲计较这件事,让雷哲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残酷的现实证明,做人不能太铁齿。因为一个月后,雷哲就在裁判所看到了他的好兄弟达利·费利佩,以强奸犯的身份。

  小伙伴总是坑爹,猪队友永远不缺……

  “鉴于这次犯人的特殊性,我希望你也能参与进这次审讯中。”莫里斯笑得简直不能更英俊。

  “这不好吧?”雷哲表面上八风不动,内里却早已嘤嘤不断。一想到之前的交付药方事件格纳居然一分都没给自己涨,雷哲就累感不爱。他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跟莫里斯大魔王呛声啊,报应来得简直不要太快好吗?!再也不帮那些感恩度在水平线以下的混蛋!

  “嗯?”莫里斯皱眉。

  “我好歹得避下嫌不是吗?”雷哲解释道:“这个案子的卷宗我看过,达利·费利佩虽是被以猥亵罪问责,但他一直都表示自己是冤枉的。要是最后查出来他的确是被冤枉的,难免会有人因为我的参与而质疑我们裁判所的公正性。”

  “这是命令,如果审问者是你,费利佩会更容易说实话,所以你必须去。”在放养了雷哲整整两个月后,莫里斯第一次对雷哲摆出了裁判官的架子。

  但雷哲油盐不进,他捂着肚子,假假地叫了句“哎呀我需要上个厕所”,然后转身开跑。开玩笑,要是达利被判无罪,他就会被扣上徇私舞弊的帽子。要是达利被判有罪,他就会因为卖友求荣而被费利佩家族记恨。他是傻了才去接这个活。

  可惜雷哲刚迈出小短腿就被莫里斯揪着后领拖住了:“是谁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要遵从神的教诲怜悯弱者坚持正义?”

  雷哲努力扑腾着胖蹄子:“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要点脸好吗?”莫里斯鄙夷地瞪着他。

  雷哲假装没听懂,继续扑腾。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莫里斯看出雷哲这是打定主意不买账了,就算再逼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你可以不参与审问,但你必须参与调查并给出意见。”

  “我不会在明面上参与,你得对外申明为了避嫌你禁止了我参与此案。”雷哲摆出自己的底线。

  “好。”莫里斯松开了他的领子。

  第一步,看卷宗,雷哲很快将相关材料看完了,唯一的感想就是,达利就他妹的是个人渣。想当初他也不是没玩过,但找的那些小明星都是你情我愿的,又不差那点钱,何必做这种缺德事,毁了别人的一生。

  “我听说,你是费利佩的挚友。你觉得他会做这种事吗?”莫里斯盯着雷哲,毫不掩饰对他们这类人的鄙夷。

  我跟那货真心不熟!雷哲的心在咆哮,但为了自己的挚友身份,雷哲也只能苦逼地回答道:“之前他好像没有这方面的记录吧?”

  “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们这些贵族的套路,不是没有记录,而是在记录前就被摆平了吧?”莫里斯讽刺一笑。

  “说实话,我真不清楚他会不会做这种事。看卷宗上的时间,事情发生在两天前,正如你所想,很少会有贵族因为猥亵罪被抓到裁判所来,毕竟阶级差距摆在那里,又罪不至死,最多被关进忏罪室蹲几天,再罚点钱,所以只要我们贵族犯事后能及时出钱表态,平民往往都会选择妥协。以费利佩家的权势,就算被告了也早该摆平这一切了,可他现在却被抓了进来。而那个平民,居然宁愿得罪费利佩也要上告,也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