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日落月升,月殁日兴,当明亮的日光再度将裁判所笼罩,多丽丝一案也到了公开审理的时候。公开审理这种形式很少被裁判所采用,但在费利佩家族的推动下,还是顺利开审了。虽然坐在裁决席上的几位大人并不会特地偏袒哪一方,但只要能避免让莫里斯这家伙直接下判决,就已经算是赢了一半了。

  雷哲站在审判厅的帘幕旁,一个隐蔽的角落,但费利佩还是看到了他,费利佩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冲他挥手。雷哲扯起唇角,回以一个假笑,往帘幕的阴影中又走了两步。看来昨天的初审,这家伙是大获全胜了。

  雷哲收回视线,垂下了眼睛,主宰胜负的砝码已经不在他的手上,只希望一切还不算太迟。

  人们各就各位,审判很快就开始了。

  费利佩在得到裁判长的允许后先开了口:“昨天我已向诸位大人充分证明了,案件发生的那天,我并没有碰上过这个女人,更不用说对她做什么了。我没有犯下任何罪过,相反的,这个女人陷害我污蔑我,几乎毁了我费利佩家族的名誉,希望诸位大人能为我主持公道,严惩这个下贱的女人。”

  “骗子!你说谎,那些人证都是你收买来的,你这个满口谎言的魔鬼。”多丽丝尖叫着,泛红的双眼里满是绝望。

  “那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做下了你说的事吗?”费利佩反唇相讥。

  “我…我……那是在野外,怎么可能有……”眼泪夺眶而出,多丽丝哽咽着,指节掐得发白。

  “当然没有,因为我根本就没做。”费利佩高昂起他肥厚的下巴:“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理由来诬告我,但你既然敢这么做,就要准备好承担把戏被拆穿的代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裁判所的费洛雷斯根本就是一伙的,你们制造好了人证,罗列好了罪名,只等我这个不自量力的平民乖乖跳进坑中,任由你们泼洒脏水。我其实一开始就知道,我赢不了。”多丽丝一把擦去眼泪,扬起下巴,坚定开口:“但我要告诉你们,就算你们将我关进地牢,刑囚折磨,不认罪就是不认罪!我的无辜,父神可鉴,我可以死,但我的清白,不容玷污!”

  明明问罪席上的两人摆着一样的姿态,但却如光明与黑暗一般,被一句宣言劈开了界限。人们赞叹着女人的气节,议论着费利佩和费洛雷斯两人的交情,风向似乎瞬间就倒转了过来,那个卑鄙无耻的罪人之名落到了费利佩头上,捎带着他恶毒的同党雷哲·费洛雷斯。

  雷哲意识到自己此刻胸口正剧烈的起伏着,冰冷的空气渗进紧咬的牙关,发出难听的嘶嘶声。雷哲命令自己别开视线,不再去看那个被万众瞩目的漂亮姑娘。多么铿锵有力的辩白,真令人震撼啊不是吗?但如果这姑娘真有这样的辩才,为什么昨天还会输得一败涂地?大概,是有人教她吧,自己是费利佩帮凶这件事应该也是那个人告诉她的吧……

  雷哲看着高台上某位裁决官完美的侧脸,胸腔中的冷空气顺着血脉徐徐传至四肢末稍,冰冷到麻木。他挑起眉梢,笑容讥诮:莫里斯,这手玩得够漂亮的啊……恭喜,你赢了。

  仿佛有所感应,莫里斯转过头,看向雷哲的方向。然后,他看见了一双愤怒的眼睛,名为失望的情绪在漆黑的瞳仁中翻涌,又被决绝所冰封,留下一地冷硬的冰岩,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莫里斯向来坚硬如铁的心墙,不知为何,摇晃起来。他近乎急切地开口,他说:不是我。

  无声的解释穿过重重人群被雷哲所接收,但他只是垂下眼,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多丽丝女士。”诺亚·莫里斯清冷的嗓音在嘈杂的审判庭中响起:“你是在质疑我们裁判所的公正性吗?”

  “啊不……”简·多丽丝看起来惊愕又无措。

  “我们裁判所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费洛雷斯和费利佩的关系,所以这个案子,从头到尾他都被隔绝在外,无法参与,更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和费利佩联手!”莫里斯盯着多丽丝,皱紧的眉头昭示着他有多么不快。

  “可……可费洛雷斯他明明有帮费利佩!”多丽丝委屈地大喊。

  “你是说由于昨日你私下跑去找他,并给了他一耳光后,他将你送回裁判所的行为吗?”莫里斯的声音更冷了:“相信我,他没以袭击贵族的罪名起诉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

  人群哗然,显然是被这姑娘的行为给惊到了,一个平民居然敢扇贵族耳光!按照律法,费洛雷斯完全可以赏她一百鞭子。居然只是送回裁判所,费洛雷斯大少竟然这么宽宏大量吗,就那模样还真看不太出来。

  雷哲眉眼弯弯:哎呀,其实这姑娘说得也算是实话,莫里斯你这么拆自己阵营的台真的好吗?

  莫里斯往雷哲是方向撇了一眼,然后抿着薄唇收回视线:笑得真蠢,我才不是为你辩白,我是为了维护我裁判所公正的名誉,才不得不站出来。自我感觉别太良好了,贵族。

  不等多丽丝说话,裁决长已经开口警告道:“多丽丝,如果你再凭着臆测胡乱栽赃,我就要派人把你的嘴堵上了。”裁决长还真怕这女人一

  时冲动将自己也扯出来,谢天谢地,莫里斯还是把裁判所的名誉放在第一位的,不然还真不好收场。

  多丽丝瘪瘪嘴,不说话了。

  “你还有什么要为自己辩解的吗?”裁判长问。

  多丽丝摇摇头,看向莫里斯。

  莫里斯看向裁决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