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打被自己派去给费利佩传讯的人失败回来后,裁决长的背心就被冷汗浸了个通透,他知道,费利佩这回是真完了,为了能做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费利佩给自己的每一处行程特都安排为了有充分人证的场所。不作死就不会死,就算他真是被那女人诬陷的,等会儿也死定了。不过要说费利佩是无辜的,他也不太信,就算费利佩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过此事也一样。

  事已至此,裁决长也只能点点头:“好吧,把费利佩带上来。”

  费利佩上场的时候,明显还不知道自己倒霉在即。依旧是那副跩得二五八万的德性。

  人一上来,莫里斯没有给裁决长说话的机会,直接询问道:“费利佩,你能把你那天的行程向大家再复述一遍吗?”

  “当然可以。”费利佩很有自信地笑笑,那天的行程,他可是背得不能再熟了。

  “那天,是我们骑士团的休整日,不需要训练。早饭后我就出门了,我先是去趟维克多裁缝店定制了新的礼服,然后去纳兹花店为我的小情人莎莉精挑细选了一束花,我想,昨天维克多先生和纳兹先生已经为我做了足够的证明。

  接着,我去莎莉的家接她去享用午餐,当然,是在最负盛名的郁金香餐厅,包间里的服务员和厨师可以为我作证。下午,我们去蒙克利大街逛了一下,珠宝店的戴蒙先生,缎带店的索菲亚女士或是鞋店的艾森先生都能证明我在这个时间段完全不可能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做下一桩莫名其妙的恶行。

  在一下午的购物结束后,我与莎莉去启明星咖啡厅喝了杯茶。最后,我们又回到了郁金香餐厅。至于晚上嘛,当然带莎莉回家度过激情的一夜。”

  费利佩露出一个自以为风流倜傥的微笑,转头看向多丽丝,口气彬彬有礼中带着凛冽贱意:“多丽丝小姐,无意冒犯,我的情人莎莉可是要比你漂亮多了,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舍弃温顺可人的她而选择你这朵食人花呢。”

  多丽丝冷笑一声,淡定看他作死。

  “费利佩,你确定你下午逛街的顺序是珠宝店,缎带店,以及鞋店和咖啡馆?”莫里斯询问道:“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

  费利佩皱眉,莫里斯这家伙又想干什么,难道这几家店有变数?不可能,自己家的人早已打好了招呼,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翻供。对了,莫里斯一定是在诈我!于是费利佩的表情越加自信,大声肯定道:“没错,就是这个顺序,那天的每一个场景我都历历在目,记得清清楚楚!”

  “那好。”莫里斯微微一笑:“麻烦您将您那天的行程倒过来复述一遍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费利佩并不觉得这会有什么问题。

  费利佩自信满满的表情让莫里斯的瞳孔不可遏制地收缩了一瞬。莫里斯不着痕迹看向那个帘幕后的胖幽灵,雷哲眉眼弯弯,一副没心没肺的蠢样。但莫里斯还是不可遏制地想起了他与杰克的那场对峙,轻巧的语言,致命的陷阱,完美的绝杀……

  莫里斯无法否认自己曾猜测过的另一种可能——费洛雷斯早已嘱咐费利佩将日程倒背牢记。那么自己今日所做的一切,就将成为费利佩踏上胜利宝座的垫脚石,借自己之手,费利佩的清白将再也无可争议,而多丽丝,会被自己亲手送入地狱。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选择相信虚伪的贵族。莫里斯收回视线,目光重新变得坚定有力:“那么就请复述吧。”

  那么就请让我看看,这份信任到底值不值得吧!

  费利佩为这无聊的提议耸了耸肩,依言开了口:“那天晚上,我和莎莉在家,之前是在郁金香吃的饭,再之前是鞋店,不……不对,是咖啡馆,和缎带店。”

  “你确定?”莫里斯眼神锐利,他握紧的手却是慢慢松开,呈现出放松的愉悦姿态。

  豆大的汗珠从费利佩粗壮的颈脖滑下,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不妙:“嗯……是咖啡馆,鞋店,珠宝店,缎带店,不不,是呃……珠宝店,缎带店,鞋店,咖啡馆,倒过来就是咖啡馆,鞋店,缎带店还有珠宝店,对,就是这个顺序。然后我…我去了花店,不对,应该是我和丽莎去吃了午饭,再之前就是花店。再前面就没了。”

  “真的?”莫里斯笑笑,努力让自己的唇角不要翘得过高。

  费利佩拼命擦着头上的汗水,越来越紧张:“不不,我还……对了,我还去了维克多的裁缝店。好了,就是这些,不信的话你可以找人再问一遍。”

  “不,我已经没有疑问了。”莫里斯不再理会茫然无措的费利佩,转身面向陪审大人们:“现在,请陪审大人们裁定吧。我,诺亚·莫里斯,裁决官,提议以猥亵民女和伪造证据两项罪名,判定费利佩有罪。”

  没有任何犹豫,陪审官中最年长的那位举起右手,宣布道——

  “我,弗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