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如果说事后莫里斯不曾为之前的口出恶言而懊悔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莫里斯发现雷哲忽然中止了他的无偿救助大计划后。

  如果善行得不到褒扬,仁心换不来认可,帮助他人这种行为就该理所应当地被中止不是吗?莫里斯拒绝去想自己在雷哲的蜕变中占据了多大比重,但雷哲乖乖来裁判所工作的行为,依旧给他带来了极大困扰,一天碰面个七八次什么的实在是够了。最后莫里斯不得不选择在那莫名的烦躁感将自己逼死之前和雷哲来一次谈话。

  “你找我有事?”雷哲的声音听起来很漠然,令人烦躁的漠然。

  莫里斯压下心底那些闹哄哄的情绪,淡淡地问道:“我注意到,你最近不再热衷于帮助他人了。我可以问问,是什么原因吗?”

  什么原因?雷哲现在只要一闭眼就能看见尼德兰庄园账目上那触目惊心的黑洞,玛丽从不欠他什么,却无偿地为他的任性支付了高昂的代价。他是有多蠢才会觉得去神殿治疗,进裁判所,帮助整个尼德兰的穷人花不了多少钱!

  “原因大概是在于我真心诚意接受了您的金玉良言,用他人的财富来给自己买名声确实不是个好主意。”虽然接受了建议,但雷哲对这个将自己骂醒的恩人可没有半点好感。

  莫里斯假装没意识到心脏堵塞的窒闷感:“有些时候帮助他人并不一定只能靠金钱,用你的能力同样可以。”

  “哈,我的能力。”雷哲扯起唇角:“我一个靠着家族庇佑耀扬威的死胖子能有什么能力?”

  “你我都很清楚你有多大的本事不是吗,妄自菲薄可不像你的风格。”莫里斯手指交叠,静静地看着雷哲。

  “多谢提醒,我的风格该是自恋才对。”雷哲咬牙切齿地笑道。

  莫里斯不准备再浪费时间在打嘴仗上,他直接将一卷羊皮纸丢在了雷哲面前:“我听说你这些年一直在找寻能迅速提高实力的办法,我想这个东西会对你有点用处。”

  雷哲拿起羊皮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训练计划,为期半年,雷哲有些惊讶:“这是你写的?”

  “是的,这是我根据你的具体情况特地写的。”莫里斯坦然承认道:“你说得没错,我对你的确存有一些歉疚心理。所以,我写了这个给你,用或者不用都是你的事,反正这份人情我已经还清了。”

  雷哲难得诚恳地道了句谢:“多谢。”

  莫里斯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如果照着计划来,你可是会吃不少苦,只希望你到时候别痛骂我就好。”

  雷哲微笑:“放心,我会先让别人检查一下这份计划表的。”

  “意料之内。”莫里斯回以微笑。

  当晚,雷哲就将那份计划表呈给母上大人审阅了。玛丽子爵对此的的评价为——“为你写这个计划的人,不是欠你很多钱,就是欠你很多情。”

  于是,当雷哲将著作人的姓名爆出时,玛丽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记得你说过,你们彼此仇视?”

  雷哲垂下头:“其实……那是个误会。现在我们关系还不错,您知道的,表面上我们的关系可不适合太亲密。”

  “真的?”玛丽觉得这世界变化有点快。

  “证据就摆在您眼前不是吗?”雷哲微笑着晃晃羊皮纸:“有诺亚的暗中支持,我在裁决所的前程完全无需担心。”

  雷哲将羊皮纸轻轻放到玛丽手中:所以,请不要再为我当初的任性要求,四处奔走了。

  “那就好,难怪你上次突然就改口说他是个好人了。”玛丽微微颔首:“莫里斯现在虽然只是个裁决官,但他毕竟是教皇亲手挑选,亲自培养的人。他的未来,必定辉煌无比。你能和他成为盟友再明智不过,如果他有什么需要我们家族出力的地方,你只管答应下来。”

  “好。”雷哲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

  玛丽将羊皮卷递还给雷哲:“但也别什么都听他的,保护好你自己。”

  “我明白。”雷哲将羊皮纸卷起:“那这份计划我就照着练了?”

  “这也太辛苦了。”玛丽不赞同地摇摇头:“你身为我唯一的继承人没必要吃这些苦。”

  “……”雷哲目光飘忽。女士们,先生们,还有谁好奇原身为啥能胖成个球吗?

  “而且,这些训练方式,最大的作用在于提高信仰之力。你就算照着练了,最多也只是提高一j□j能而已。”玛丽眼中浮现忧色:“你如果真照着练,回头莫里斯检查你的锻炼成果怎么办?”

  雷哲心头一紧,差点忘了这茬,如果不在这里将事情忽悠过去的话,玛丽还会一直为信仰之力的问题操心个不停吧。

  “信仰之力的事,其实诺亚也知道。”起了个头,雷哲接下来的谎言越发流畅起来。“他已经有初步的解决办法了,我们正在暗中处理此事。母亲您只要稍安勿躁,别让别人看出倪端就好。”

  “你该早点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玛丽嗔怪道。

  “只是有了大概方向而已。”雷哲故作羞赧。

  “我等你

  们的好消息。”玛丽笑容温柔。

  雷哲谨慎地提醒道:“对了,我和诺亚的私交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适宜让别人知道,所以母亲你也最好假装不知道。”

  “好。”玛丽没有任何怀疑地点点头。

  “哎……”回到卧房,雷哲长叹一声,栽倒在床。要是自己一直都意识不到自己啃的是别家老该多好啊,现在自己这个二世祖居然沦落到了连花钱都各种尴尬别扭的地步,都是莫里斯的错!

  雷哲攥着羊皮纸各种蹂躏,蹂了整整十分钟,雷哲才将它捋平展开,重新看起来……

  “早晚祈祷、圣水洗澡……这根本就是扯淡的吧!”

  雷哲思维不可遏制地发散开,信仰之力的消失始终是个隐患……如果不能尽快穿回去,也许哪一天,自己真会被教廷以污秽之名处理掉,没准儿还会连累到玛丽。

  “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做好人!”

  人品面板浮现,雷哲欣慰地发现经过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折腾,人品已经暴涨到了将近七百,不过一想到这些人品值的来源为整个尼德兰的穷人,雷哲就一点都亢奋不起来了,想想那流水般花出去的钱吧……

  雷哲的视线往面板的顶部移去,他还记得几天前人品面板对自己的评语——

  “人傻钱多速来的典型,用别人母亲的养老钱给自己贴金的厚脸皮。”

  总觉得人品面板对自己的评价是越来越凶残了啊,现在自己已经停止了撒钱活动,这评价应该会好些了吧……正这么想着,人品面板新鲜出炉的评价就映入了雷哲的眼帘——“激活了一堆技能,但却没一个用得上的愚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