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在穿越之前,雷哲一直觉得自己是很清高的人,绝不为金钱妥协,绝不向五斗米折腰。直到——他看着满满一羊皮纸的可能性技能,却发现自己一个都不敢尝试……

  目前十个技能槽只有三个空缺,至少要留下一个空技能随时应急,那么自己就仅剩下了两次激活的机会。一旦激活错误,就意味着一百人品值和自己说永别。

  雷哲犹豫再三,最终决定还是好好考虑一段日子再说,打从穿越后,他雷大少就再也土豪不起来了,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天亮,起床,去裁判所。雷哲继续着与昨日别无二致的日程,然后在走廊里拦下了莫里斯。

  莫里斯锐利的目光锁定于雷哲的眼瞳,等着他说话。

  雷哲踟蹰了一下,开口:“我已经把那份训练计划给人看过了,你费心了,多谢。”

  “如果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个,那就不必了,我说过了,只是为了两不相欠而已。”莫里斯淡淡地说着。

  “还有就是对不起……”雷哲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嗯?”莫里斯的身体猛然前倾,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直直地盯着雷哲,不放过他此刻的每一点表情:“对不起什么?”

  雷哲条件反射地屏住呼吸,心脏几乎停跳,谁……谁准你靠这么近的,这是犯规!犯规!

  似乎看出雷哲因此死机了,莫里斯慢悠悠地将上身拉回原地。

  心脏终于恢复功能,只是力道变得重了很多,频率也有点超速。雷哲无视掉这不科学的生理反应,强装镇定道:“对不起,我注定要辜负你的好意了。正如你之前所说的,这份训练计划实在是太辛苦啦。我要能吃下这份苦,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么?”

  “无所谓。”莫里斯忽略掉心底的小小不快:“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多谢谅解。”雷哲笑笑,然后果断撤退。春心萌动什么的一点都不科学,避嫌,必须避嫌!

  于是,雷哲接下来的日子,就奇妙地拐上了日复一日乖乖上班的种田文线路。唯一值得一提的变化就是,他开始绕着莫里斯走了,莫里斯对于雷哲的这个选择并无异议,他真心不愿去揣测一个每天都抱肩扭腰喃喃念着“雷哲,我该拿你怎么办?”的胖子,是以哪种逻辑作为行为动机的。没错,他又不幸地撞见了好几次此类场景,每次跟踪都被闪瞎眼什么的,真是够了!!!

  只有罗伯特,依旧死性不改地恶意揣测着大善人雷哲,并持之以恒地向莫里斯打小报告。

  “大人,这段时间费洛雷斯开始拒绝别人的求助了,这很反常。”

  “大人,我发现一个规律,费洛雷斯拒绝的仅仅是金钱援助,他一直没放弃笼络人心,也许尼德兰庄园的财务状况出了问题。”

  “大人,虽然我们丢给费洛雷斯的都是无关紧要的旧案死案,但据我观察,费洛雷斯对落到他手上的每一个活儿都非常重视,他甚至费时费力地整理了一份旧案目录,这么勤勉认真,可不像贵族的做派。”

  “大人,费洛雷斯已经三天没来裁判所了,据说他是病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

  从来对罗伯特的汇报不置可否的莫里斯抬起了头,黄昏的暗色无声地栖息在他脚边,那张过于俊美的脸此刻看来冰冷如寒夜。

  “罗伯特,你对费洛雷斯的偏见已经蒙蔽了你的双眼。”莫里斯缓慢的语速下带着失望的责备。

  罗伯特仰望着已经晋升为裁决长的男人,不敢反驳。

  “这一个月来,你不惜打着朋友的名号主动接近费洛雷斯,试探他,揣摩他,不断向我汇报各种偏执的臆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