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三天后,雷哲莫里斯一行成功抵达前线。以一种让雷哲无比羞愧的方式……

  “放我下来。”雷哲侧坐在莫里斯的马背上发出毒蛇般颇具威胁力的嘶嘶声。

  “别动。”莫里斯毫不留情地在雷哲的软肚肚上捏了一把,换来小胖纸一声可怜的哀鸣:“你的大腿根现在还淌着血呢,我可不想惹怒子爵大人。”

  “谁叫你们不准我坐马车!”雷哲揉着小肚肚愤愤地说。

  “坐马车?”莫里斯讽刺地啧了一声:“你是准备等战争结束再到此地来旅游一番吗?”

  “就算不给做马车,至少要给我一点休息时间啊。昼夜兼程什么的,太不合理了!”雷哲越想越愤懑。

  “你要真对这个有意见的话,就该早说。”莫里斯毫无同情心地吐槽道:“明明你自己也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非过来不是吗?昨晚是谁企图向我隐瞒伤情来着?都到地方了才来抱怨这点,不觉得迟了点?”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雷哲咬着牙,忍辱做了莫里斯的负重。

  两人就这么骑着马叫开了尼德兰城堡的大门。

  吊桥缓缓放下,尼德兰子爵站在塔楼上,黑着脸看自家儿子被新晋的裁决长圈在怀里像个女人似的进了城堡……

  裁决者们表示:噢,可怜的裁决长。

  卫兵们表示:噢,可怜的马。

  玛丽表示:噢,我可怜的小雷哲,都从猪仔瘦成土拨鼠了。

  雷哲表示:列队围观什么的是不是略显过分啊混蛋!还有莫里斯,快住手,不准偷捏我肚子!爷可是大贵族,肚子神圣不可侵犯,嗷嗷!救命……快来阻止这个丧心病狂的捏肚男!

  莫里斯表示:呵呵,手感真好。

  吊桥的后面不远处就是城堡大厅,城堡的内部极大,大厅里闹哄哄地站着不少人,一个骑士上前告诉雷哲他们在这里等着子爵后就又去忙自己的事了。毕竟这里,正经历着一场战争。

  雷哲在莫里斯的帮助下抖着腿在大厅边的一个木凳上坐下,他环顾着尼德兰城堡,有些囧地想到自己当初居然还觉得住在这里才叫合适……

  城堡带着明显的军事建筑气息,没有繁复的吊灯,没有华丽的地毯,也没有精致的帷幔,有的只是冰冷的铠甲和坚硬的石壁。城堡中的人们忙着各自的事,卫兵们尽忠职守地站在各个窗口监视着外面的动静,扈从们步履匆匆地端着各自骑士主人要的东西跑来跑去。还有一群人,正聚在不远处不知道干啥。

  那些男人们穿着麻布短衫,手里拎着个挺大的皮口袋,像丢实心球那样往空地上抛。

  难道这就是中世纪的锻炼方式?雷哲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暗暗揣测这大概是某项体育运动的起源。

  莫里斯注意到了雷哲的目光,指了指人群,问道:“你要一起吗?”

  这禽兽还真不把自己当伤患看啊,雷哲摇摇头,收回视线:“裁决长,我现在这身体状况似乎并不适合做这个吧?而且马上我母亲就要下来了……”

  莫里斯撇了雷哲一眼,皱着眉低低重复了一句“身体状况?”。然后他抬起头,笑着指向那群人:“等你身体好了,就又能和他们一起活动了。我听说,你干这个可是个中好手。”

  雷哲并没有察觉到莫里斯神色间的异常,他看着那群丢皮口袋的人,敷衍地给了个笑容:“嗯,是啊。”

  莫里斯深深地看了雷哲一眼,眼中幽色浮动。

  “雷哲。”子爵大人的呼唤声从塔楼的旋梯口传来。

  雷哲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就像一只找到了奶酪的小仓鼠。

  玛丽依旧保持着她一贯的高雅端庄,一步步不紧不慢地到雷哲眼前,但她的视线在与雷哲交汇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舍得移动。

  “你不该来的。”玛丽故作严厉。

  “裁决长追上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雷哲如约帮莫里斯撇清了关系,他邀功般瞟向莫里斯,却发现这家伙正神游天外,不知在纠结些什么。

  “你应该知道,你的到来只会让我分心。”玛丽叹息一声,责备道。

  雷哲愣了一下,勉强解释:“这里有内奸,莫里斯又得守着我……”

  “我知道了。”玛丽挥挥手,打断了雷哲的话。她扭头看向莫里斯:“希望您能如约守护好我儿子,他对我很重要。”

  “真的?”莫里斯挑眉。

  玛丽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你这是在质疑我们母子关系?”

  “并无此意,只是觉得您在费洛雷斯负伤后,对他的态度改变了许多。”莫里斯微笑道。

  雷哲忍不住心头一跳,难道自己给玛丽戴上脑残认亲光环的事被莫里斯察觉了?

  莫里斯将雷哲的反应收入眼底,不由为自己刚刚的话而懊恼:该死,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冲动起来了!这种事本应该私下询问子爵,以防费洛雷斯察觉出倪端进而戒备。而不是向现在这样迫不及待地质问出口,结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