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2)

加入书签

  “他强灌我毒药!”雷哲几乎是高喊出声。那个裁决官也许的确谨慎,但如果当时他被触发了鬼畜之心……

  “我这就去找神甫为您检查!”埃勒面色一变,匆匆起身,奔了出去。

  隔壁房间,坐在扶手椅上的俊美男人露出了一个期待的笑容。不知道那位费洛雷斯大人发现自己灌给他的仅仅是伤药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药难吃可算不上罪名,对吧?

  “大人,接下来我们是不是……”有下属踟蹰着请示。

  “你们怎么看?”诺亚.莫里斯十指拢作塔状,锐利的视线在下属们的面上一一扫过。

  裁决者一号:“经检测,费洛雷斯的锁子甲被人事先破坏过,所以异教徒的匕首才会那么轻易捅进他的腹部,再考虑到他周围人的行动和反应,我觉得也许正如那个扈从所说,费洛雷斯不过是被他的兄弟暗害了,他很有可能是被人打晕了丢进战场的。”

  裁决者二号:“而且就我们收集情报来看,费洛雷斯就是一个贪图享乐的贵族子弟,除了比一般人更废物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就他的地位和立场来看,实在没有必要勾结异教徒。”

  裁决者三号:“奸细是费洛雷斯的可能性非常小,其实大人您一开始就已经清楚这点了对吗,不然您的手段绝不会这么温和。”

  “嗯。”诺亚.莫里斯微微眯起眼:“我最初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是……废物么,一个能在我再三施压下保持缄默的废物?”

  裁决者三号:“也许他不开口只是出于贵族的傲慢而已。虽然我们裁判所威名赫赫,让大多贵族畏如蛇蝎,但总有些贵族眼高于顶,自以为谁也动不了他们。”

  而且,那胖子昏迷前说的话也很可疑……诺亚.莫里斯沉默了一下,还是宣布道:“等神甫给他检查过后,就让他走。”

  “是。”手下们躬身受命,一一退下。

  当最后一个手下退出房间,并体贴地合上门,诺亚.莫里斯这才慢条斯理地从椅上站起,将那份记载着雷哲生平的资料丢进熊熊燃烧的壁炉里。乏善可陈的文字在火焰的舔舐下泛黄卷曲,缓缓变为散发着焦臭气味的黑末。

  隔壁终于传来某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似乎对于没能中毒这件事深感遗憾。诺亚.莫里斯抬手将火熄灭,最后掀起眼皮往雷哲的房间扫了一眼,终于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听那无趣的壁角,轻笑着向外走去。

  “呵,贵族。”

  悻悻地送走这位神甫,雷哲几乎是立刻就得到了自己被释放的消息。最后一点告状的理由也胎死腹中,雷哲庆幸又不甘地被请出了裁判所,心底默默诅咒那位人模狗样的恶魔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马车载着雷哲缓缓向荣耀骑士团的驻地驶去,雷哲捂着肚子再度愁容满面,他才不想去什么骑士团,那地方可是这具身体的大本营,要是被人发现不对他就完了。这群中世纪的野蛮人一定会把他架在十字架上烧死的,不,用他们的话应该是叫净化。

  雷哲怨念深重地瞪了驾车埃勒怀特的一眼,要不是怕惹人生疑,他绝对抵死不从。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抵达骑士团前,他还有一夜的时间来找到解决办法,只希望,那所谓的人品面板能给点力吧。

  ……

  “继承了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几不可闻的碎碎念第一十八次响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