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雷哲一抬头,这才发现自己又不打自招了,当下恨不能捶蛋自尽。

  “何必摆出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当初你将能力展示给我的时候,就该做好心理准备了吧?”莫里斯不为所动。

  我虽然早就做好了被你扒掉外壳的准备,但完全没想过连内裤都被扒个干净啊!雷哲怒瞪莫里斯,又默默往后退了一小步。

  雷哲这又怂又可怜的模样明显取悦了某只大魔王,他轻咳一声,终于拐入正题:“正像你那天告诉我的,互相猜忌只会无谓地耗损内部力量。我向你坦白某些认知,目的也并非威胁恐吓,我只是想要替你免除——揣测我到底收集了多少技能情报——的工作而已。”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啊!”看着莫里斯那张天使般的恶魔脸,雷哲实在没法阻止自己的语气中充满“你妹啊”的暴躁意味。

  “当然,顺便也提醒一下你,如果你还有什么技能适合眼下的状况,最好别藏着掖着。与其费尽心思掩藏,然后被我轻易看破……”

  莫里斯微微躬身,贴近雷哲的脸,银色的眼睛里涌动着晨曦般的柔和色泽:“不如主动说出来让我帮忙,而你希望我回避的时候,也大可直说,我保证会配合你的。”

  这种专注又温柔的眼神……根本就是犯规吧混蛋!

  雷哲心底咆哮着默默红了耳朵。

  既然已经被人拆穿到这种地步,故作聪明地隐瞒只能是自取其辱,雷哲想了想横阻在自己面前种种的障碍,又考虑了一下自己单干后能做到的程度,不得不垂头丧气地承认与莫里斯合作才是最佳选择。

  雷哲不情不愿地将又一张底牌递到大恶魔眼前:“你帮我收集一下异教徒那边关键人物的名单,就是那种一旦倒霉就会对战局有影响的人,还有,这人的手下必须要在两个以内。”

  “遵从您的吩咐,我的骑士大人。”奸计得逞的莫里斯玩笑般一手叩肩,行了个标准的扈从礼。

  角色扮演play什么的……已经属于违法范畴了吧混蛋!

  雷哲抖抖耳朵,扭过头,红了整张脸。

  奸细的问题虽然没什么进展,但在莫里斯那精准犀利的情报支持,和雷哲那**炸天的“天凉王破”技能辅助下,异教徒们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越混越悲催的境地,战场上各类惨案持续发生……

  一位实力高强的异教徒咆哮着奔袭上前,然后……吧唧一声绊倒在平地上,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路过的小菜鸟给顺手捅了。

  一位精明强干的异教徒凑在自家祭司大人耳边悄悄出着主意,结果讲得太过亢奋,一不小心揪掉了自家大人脑袋上硕果仅存的一撮毛,被从半秃变成全秃的祭司大人一巴掌呼肿了脸,含恨退出决策层。

  一位剑术精妙的异教徒正准备给对手致命一击,结果剑刚碰到盔甲就啪嚓一声断成了两截,于是只好满场逃窜,寄望于能在被人砍死前找到替代的武器,但背负着幸运e这个属性,这位的下场嘛……

  一位负责伙食的异教徒不过是打了个喷嚏,将某份调料加多了,结果导致自家统帅嗓子沙哑发不出号令,于是悲惨地被藤条抽得半身不遂。

  某位咒力深厚的祭司手上的侵蚀之球正蓄势待发,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结果一个手滑,站在一旁的亲亲爱子就这么被毁容了。

  ……

  幸运总是相似的,倒霉的人却各有各的悲催,在这种每天都看到异教徒们在卖蠢的节奏下,玛丽率领着手下的骑士取得最终胜利简直不能更理所当然。

  这场开场很宏大,过程很惊险,结局很欢脱的战役历时一个月,终于落下帷幕。异教徒夹着尾巴嗷嗷叫着缩回了老家,尼德兰城堡内一片欢腾。丰盛的食物被摆上餐桌,任由取用。多才多艺的士兵们以银勺伴奏,高唱着歌颂胜利的诗篇。

  浴血奋战的尼德兰子爵大人也终于能坐下来,慢慢嘬着红茶欣赏自家儿子卖蠢。

  亲卫们自发地在子爵身边围成一圈,笑嘻嘻地瞅着人群中心那位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的子爵继承人:“还记得出发前的情形么?那时我就这么霸气地站在台阶上,大手一挥,送上祝福‘如果她有什么事,朕就要你们通通给她陪葬!’。当时你们是不是觉得特别受激励?”

  “完全不觉得激励好么!唯一的感觉就是大少您在搞笑啊。”

  “原来这是祝福么,费洛雷斯少爷您这祝福略显奇葩啊。”

  “一直以为您当时是在梦游来着,感情您是认真的吗……”

  亲卫们不给面子地吐槽着,雷哲却听着系统的提示音轻轻舒了口气。

  “检测中……瞪眼,拂袖,作震怒帝王状,咆哮念出。技能发动条件满足,消耗宿主身上所有节操8340,技能激活!接下来8340分钟里,下属将按照技能发动者的要求竭尽全力保护玛丽。”

  战事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那个奸细还是没能抓出来,总是要做点什么以防万一才好。雷哲扭头看着玛丽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