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良好的家教让雷哲在端起酒杯的那一刻自动摆出彬彬有礼的姿态,但他花了些时间才找回自己应有的台词,口吻谦逊而客套:“敬合作愉快。******请到看最新章节*****”

  “是的,合作愉快。”漫天星辰倒影于莫里斯的银色眼眸,瑰丽得令人心颤。

  雷哲有些仓促地喝了一大口,微凉的红酒滑过喉咙的甬道,将脸上的热度稍稍驱散。

  “内比奥罗?高果酸,高单宁。”雷哲挑剔地微微挑眉:“我还是比较喜欢皮诺·诺瓦。”

  “啧。”莫里斯斜了一眼雷哲,似笑非笑:“贵族。”

  “不带你这么阶级歧视的啊。”雷哲抿了口酒,有些口齿不清地抗议。

  “我只是单纯地不太喜欢这个品种而已,并非挑剔或是别的什么……事实上,从品质来讲,这酒还不错,你从哪里弄到的?”

  “约瑟夫·奥克莱。”莫里斯吐出一个名字。

  “军需官?”雷哲想起这位前晚才被自己用“天凉王破”招待过,不由满怀期待地追问:“他倒了哪种霉?”

  莫里斯试图让自己的语气中多少带点怜悯之心:“喝高了,然后骑着马拎着酒瓶一路狂奔,最终栽倒在我方阵营前。”

  “哈哈哈……”虽然有点不厚道,但雷哲的确爱死这种时刻了:“简直蠢出了新境界啊!”

  “同感。”莫里斯举杯,如之前的数个夜晚一般,与雷哲共享这不厚道的欢乐时刻。

  “虽然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但不得不说,你的这个技能,效果真是令人惊叹。”

  “其实,这个技能的效果一般来说是不会这么显著的。”雷哲斟酌着词句,试图让自己显得比较无害。

  “这个技能只是让人比较倒霉而已,放在战场这个环境下,一点点的衰运便足以引发惨烈的后果,要是放在农庄这种环境下,多半只会让人不小心压死自家麦苗而已。”

  “在担心我过河拆桥?”莫里斯戳了把雷哲肚子上的软肉,佯装凶恶:“你还不明白吗?最具威胁的并非你的技能,而是你这个人,利刃并不可怕,唯有凶狠之徒将其握在手里时才令人心惊。”

  “那你准备干掉我这个威胁么?”雷哲半真半假地试探道。

  “豺狗也许会抓住一切机会咬断幼狼的喉咙。但头狼只会欢喜于自身队伍的壮大,并期待着幼狼为族群做出更多贡献。”

  莫里斯的口吻几近傲慢,但雷哲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他是如此沉迷与莫里斯并肩作战的感觉,即使这家伙危险,多疑,并且冷酷狡诈。他愿为他递刀执剑,只为莫里斯那极具攻击力的躯壳下掩藏着的,是一颗正义的心,以道德为束缚,满载美德。

  雷哲觉得再讨论下去,没准儿自己就得失态了,于是他明智地换了个话题:“刚刚怎么没看到你?”

  “我去看望罗伯特了。”莫里斯摇晃着杯中的红酒,修长的身影此刻看来有些慵懒。

  “他怎么样?”雷哲埋头看着杯中胭红的酒液。

  “还是昏睡不醒,不过身体状况已经明显好转了。”莫里斯语气轻松,显然对此状况还算满意。

  几番合作,两人已经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有些话莫里斯不用点透,雷哲也能心神领会:“看来你已经知道他一直昏睡是因为神耀剂的事了?”

  莫里斯并不否认,他微微颔首,遥遥举杯:“谢谢。”

  雷哲略有点心虚:“你也太客气了……他是因为保护我而受的伤,送点药什么的理所当然吧。”

  “不止是为了罗伯特,也为了尼德兰。”莫里斯垂眼看着雷哲,语气认真:“要是没有你,这场仗,一定会打得很艰难。”

  “是啊,是啊,所以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我可是超级有用呐。”雷哲恬不知耻地顺着杆子往上爬,掩在发间的小耳朵偷偷红了红。

  莫里斯故作严肃地点点头:“嗯,我一定好好保护你。”

  雷哲抖着小耳朵默默扭头,这话没法接下去了,怎么破?

  一时间,静默下来。大厅中战士们喧杂的歌声,漫过旋转的阶梯,淌过弧形的门洞,再度浸染两人的世界……

  “灾难已至,世界陷入黑暗,点燃血性为歧路照明。遍地荆棘,我赤脚前行;风霜凛冽,我衣不蔽体;盔甲碎裂,宝剑锈折,一往无前,永不后退,为我家园血战到底!灾难已至,世界陷入黑暗,焚毁怯懦为歧路照明……”

  半个小时后,雷哲收到消息——尼德兰子爵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怎么可能!”雷哲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前,整个世界自他足底起始,寸寸崩毁。

  强烈的悔恨啃噬着雷哲的心——要是我及时给玛丽补上“破喉咙”的救美光环,玛丽也许就不会出事了……战场这么危险,之前的光环肯定早就消耗掉了,为什么自己没能早些动手。为什么总是要在悲剧发生后才知道错!

  莫里斯扶住身形不稳的雷哲,凌厉的眼神扫向亲卫:“你们确定子爵大人

  失踪前一直都待在这间房间里吗?”

  “是的。”亲卫们的脸色也糟糕至极:“子爵大人在大厅里喝完茶就回了这个房间。这是子爵大人的书房,每天晚餐后大人都会进来处理信件之类,我们一直守在门口,要不是为了送新到的信件,我们也许直到深夜也不一定发现大人出事了。”

  “这里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