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奔,连头都不敢回。[*****$*****]*也许现在看来局面并不算糟,但他自己却非常清楚,玛丽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无法再替他拦住莫里斯。

  就着身后人战斗时发出的信仰之光,金惊喜地发现不远处就是一段陡峭的下坡路,父神保佑,他只要顺着坡道一滚,很快就能拉开安全距离,到时候往夜色里一钻,谁都别想抓到他。

  希望就在前方,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没想到刚踏出半步,手脚猛地发软,一声惊叫尚来不及出口,自己整个人就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金趴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惊惧无措,他拼命驱使着肢体想要爬起来,却绝望地发现,自己好像被诅咒般抽光了全身的力气,一切尝试都是徒劳,他,彻底动不了了。为什么?为什么!

  不远处的罪魁祸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技能成功了。“破布娃娃”的两条技能发动条件:衣衫不整,身有伤痕。虽然玛丽之前扒拉斗篷的动作成功让金衣衫不整了,但雷哲还真没把握,玛丽那一记过肩摔是否在金身上留下了伤痕。

  一直注意着金的莫里斯很快也发现了不远处的异状,他一愣,不禁回头看向那个被自己拴在树上的家伙。

  好机会!玛丽准确抓住了莫里斯走神的机会,钉锤携着千钧之力狠狠砸向莫里斯。

  “闪开!”雷哲惊恐的尖叫声响彻树林。

  太迟了,即使实力强如莫里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也没法及时将这一击挡下。他只能顺着钉锤的方向勉强扭转一□体。骨骼碎裂的剧痛于肩膀处爆发,莫里斯却像毫无所觉一般,配合着这一击猛然蹬地,借着钉锤上的力道向后飞去。“嘭”背脊砸在树干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莫里斯跌坐在地,血腥味从喉咙深处涌出,又被他咬牙咽了回去。

  距离虽被暂时拉开,但这点距离也只能为莫里斯争取一分钟不到而已。右手完全使不上力了,莫里斯将链枷换到左手,强忍着疼痛迅速爬起,万幸,脊椎没断,左手尚好,应该能在被玛丽杀死之前将信号放出去……

  玛丽一步步走向莫里斯,钉锤上的信仰之力越来越盛。

  “我过来了!”

  雷哲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瞬间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玛丽脚步一顿,愕然发现自家儿子正向着自己狂奔而来。明明之前雷哲都没插手,现在又突然跑过来是想干嘛?

  终于解开链枷束缚的雷哲表示,其实他也不知道“你不要过来,等我奔跑过去……”这个神技能到底想让自己干嘛。所以这家伙只能一脸苦逼地看着玛丽那张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你……”玛丽话还来不及出口就被雷哲猛扑上来,一把抱住。

  雷哲抱着玛丽长舒一口气,技能效果总算解除了!

  “快放开,要是让莫里斯逃脱,我们都得死!”玛丽按着雷哲的肩膀想要将人推开,没想到这小子却揪着自己的衣服死活不撒手。

  雷哲不想莫里斯去死,同样不希望玛丽出事,雷哲箍紧玛丽,心中早已做好决定。他接下来会先用“破布娃娃”技能将莫里斯放翻,然后再向玛丽建议举家叛逃,如果玛丽还是坚持要杀掉莫里斯的话,那他就只好再对玛丽来一发“破布娃娃”,苦逼地拖着金和玛丽两个大活人跑路了。

  反正要做个好人去哪里都行,帮助混沌教或是帮助光明教廷对他这个异世人而言没有任何区别。玛丽有实力垫底,无论去哪里应该都能活得不错。只是莫里斯……

  算了,反正他都要穿回去的,多个朋友或是少个朋友,对他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

  想到这里,雷哲再不犹豫:“诺亚……”

  就在这时,四周陡然一暗,雷哲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是玛丽钉锤上的信仰之力突然熄灭了。

  咦?雷哲正想问问什么情况,玛丽双脚一软就往后倒去。雷哲吓了一跳,赶紧用力将人揽住。

  “母亲?”雷哲微弱的询问声在玛丽耳边响起,但她张了张嘴,却半点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不详的青色缓缓蔓上面颊,玛丽的神色从意外到恍然,最终,她往金的方向看去,愤怒与失望凝结为她闭眼前的最后一个表情。

  这到底,怎么回事?

  雷哲僵硬地抱着玛丽,一动不敢动,他怕只要一抬手,就会得到一个可怖至极的结论。

  “嘭”

  莫里斯终于放出了他手中的求救信号,裁判所的标志照亮了头顶的夜空。

  “为什么?”莫里斯虚弱地倚着大树,看向雷哲的目光格外复杂:“为什么你选择的是帮我,而不是你母亲……”

  雷哲根本无心理会莫里斯的问题,颤抖的手指凑上玛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