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莫里斯有些意外,没想到事态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雷哲居然还想粉饰太平。***[****$****]**天真!

  莫里斯张了张嘴,却没能吐出直白的拒绝:“子爵那里……”

  雷哲依旧深深地埋着头,所有的情绪都被压抑在平缓的语调下:“母亲中的毒非常深,短期内恐怕很难醒来。母亲向来忠于帝国,等她养好伤,知道奸细已死在我手上,整个事件也已盖棺定论,自然会继续为教廷尽忠。”

  “我不可能容许一位背叛过帝国的人继续担任领主。”莫里斯强迫自己不去想象雷哲逐渐黯淡的双眸,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冷硬无情得令人痛恨:“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如果不能将教廷利益和帝国安全放在首位,这个人就没有资格担负领主一职守卫边境。”

  “母亲大概会在病床上休养很长一段时间,以至于再也无力继续担任领主一职。”雷哲垂眼,又妥协了一步,当务之急将这件事揭过去,至于将来的事……谁知道?

  莫里斯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为了你和费洛雷斯家族考虑,尼德兰子爵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杀掉我这个威胁吧?”

  “您既然已经做了证,当然就是我费洛雷斯家族的盟友,母亲是不会对盟友出手的。”雷哲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弱,他清楚莫里斯并不真的害怕玛丽的报复,他只是单纯地不想答应而已。自己根本无力为任何人作保证,无论是莫里斯还是玛丽。

  “如果,我不愿意作这个盟友呢?”莫里斯终究还是将话说了出来。

  还能怎么样,只有带着玛丽逃跑一途。雷哲并不意外莫里斯的拒绝,但当他真的听到这句话,还是难以避免地被失落感深深灼痛。他已经因为错误的期待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该走了。

  “你要逃?”莫里斯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你觉得你逃得掉?”

  “唯有竭尽全力,然后听天由命。”雷哲的手深深抠入身下的土地,思考着要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地拖延时间,将莫里斯用“破布娃娃”定住后,塞了嘴吊在树上?

  “我可以作证,你是无罪的,有功无罪。”莫里斯诚恳保证,无论如何,他会竭尽全力护住雷哲。

  “别逗我了,叛逆的母亲,投敌的弟弟,整个费洛雷斯家族都完了,我这个继承人还留着干什么?挡着大家瓜分尼德兰庄园的财富么。”雷哲苦笑着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莫里斯眼底的动摇:“况且,我怎么能看着玛丽去死。”

  系统提示音突兀地响起:因诺亚·莫里斯基本认可了您拥有孝顺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5,目前人品值539,节操27075390。

  雷哲愣了一下,心中不禁又升起微弱的希望来:“母亲她本来不会有事的,如果不是我突然出手伤害她的话……”

  “你后悔了?”莫里斯握紧链枷,那双银白色的魔性之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雷哲,某个问题再度浮上水面。

  “你为什么会选择救我?”

  纵然莫里斯厚颜将彼此间的友谊夸大到极致,也实在难以理解雷哲这么做的理由。雷哲本没有必要插手的,他只需站着不动,胜利的果实就会轻轻松松地落到他嘴里。

  只要自己死去,无论是玛丽还是金的罪名都会被轻松掩盖,玛丽依旧会是人民称颂的尼德兰子爵,雷哲依旧会是那个前途无量的继承人。而非现在这样,忐忑不安地跪在自己面前,乞求自己放他们一条生路。

  为什么要救你?雷哲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接连响起:因为爸爸教我不能恩将仇报,因为玛丽和你对我这个穿越者而言价值相当,因为我一厢情愿地以为你会帮我,因为我……不想你死!

  所有的答案汇为雷哲口中的一声叹息:“我不知道。”

  “如果……我应允你的请求。”莫里斯在心中向着父神不断告罪,但他说出的话却没有半点犹豫:“你能保证玛丽夫人将一直躺在病床上,直至卸下领主之职吗?”

  于此同时响起的是系统的提示音,因诺亚·莫里斯充分认可了您拥有忠诚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5,目前人品值544,节操27275440。

  “我能。”雷哲惊喜地看着莫里斯。

  “你假设你已经清楚这一点,只要玛丽夫人还活着,你就只能是个骑士,既不能承袭子爵之位,也无法接任领主一职。”莫里斯深深地看着雷哲:“这件事,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没关系。”雷哲笑笑,这已经是他所能争取的最好结果了。反正他迟早是要穿回去的,这个世界的种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