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等雷哲将情报全部捡完,莫里斯也将现场布置得差不多了。******$****

  “看看还有什么纰漏没?”莫里斯接过雷哲递来的情报问。

  雷哲环视一圈,周围似乎多了几种武器的痕迹,地上的脚印变得更加多和乱,其余的他也看不明白,于是点点头表示:“这种东西,还是你比较在行,你觉得没纰漏就行。”

  莫里斯看着雷哲那副全心信赖的蠢样,微微翘起唇角:“嗯……仔细看看,确实还有一个纰漏。”

  “你是说金的尸体?”雷哲有些做贼心虚,声音也弱了下来:“林子黑黝黝的,我也不知道他滚了多远,但站在这里肯定是看不到他的。到时候我们可以以敌人也许还有埋伏为理由,阻止大家四下搜查,糊弄过去。”

  “不,我说的纰漏……”莫里斯看着雷哲,笑容里忽然带上几分恶劣:“是你。”

  莫里斯猛地伸出手,摸上雷哲的肩膀,雷哲整个人都呆住了,肩膀上手指的灼热触感,几乎让他整个背都酥麻了。

  莫里斯的手顺着雷哲的身体轮廓下滑,揪住胳膊上的衬衫布料,猛地一扯。

  “刺啦”一声,雷哲的袖子就裂开了道三英寸长了豁口。雷哲彻底傻掉了:干嘛呢这是?!

  雷哲还没回过神来,莫里斯已是反手拿着链枷,将链枷柄尾部的尖刺抵上了雷哲的身体,轻轻一滑,一条细长的血线就出现在了雷哲的心口,鲜血缓缓渗出,浸红了破口外翻的衣襟。

  雷哲倒抽一口凉气,条件反射就要往后缩。

  莫里斯也不管他,链枷在指尖旋了一圈,链锤冲着雷哲大腿刷地一下就扫了下去。链锤上密密麻麻的塔钉擦过裤管,瞬间就将雷哲的裤子划成了破碎的布条,裤子下的皮肉当然也倒了大霉,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雷哲痛呼出声,脚下一软,踉跄着就要往前扑倒。莫里斯一手柄抽他脸上,又把他给抽回了原位。雷哲脸上当即肿起一道红痕,配着那白嫩嫩的皮肤,简直不能更惨。

  但莫里斯还没准备放过他,手腕一甩,链锤飞射而出,擦过雷哲的脖子又绕着颈脖反勾回来,旋过一圈后砸上雷哲的后背,打得他闷哼一声,踉跄着跌回莫里斯跟前。

  莫里斯扯了扯手柄,缠绕在雷哲的脖子上的锁链缓缓收紧,皮下血管点点破裂,留下一圈乌青的瘀痕。雷哲被勒得说不出话,可怜巴巴地瞪着莫里斯呜呜直叫,但他自始至终却都没有还手。

  终于,莫里斯收了链枷,雷哲这才捂着脖子大口喘起了气。

  “咳咳,你为什么……”

  雷哲抬眼看向莫里斯,眼神复杂:“为什么要把功劳分我?”

  之前他已经表了态,情报抢回的功劳全归莫里斯。玛丽误入陷阱中毒,只是个受害者;他全须全尾地站在旁边,一看就是个围观党;莫里斯手执武器,浑身鲜血,这一身的伤就是功勋。可现在……

  “好歹挂点彩。”莫里斯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怜悯样,语气淡淡地说:“免得你被那些人的置疑给埋了。”

  “谢谢……”雷哲捂着伤口有点想哭,被人揍了还要感激涕零什么的,不能更虐!

  看着雷哲那凄惨的样子,莫里斯眉眼弯弯,轻轻补上一刀:“不客气。”

  没两分钟,杂乱的脚步声就响了起来。亲卫和裁决者们呼啦啦来了一大群。

  “母亲中毒了,裁决长也受了重伤,神甫来了吗?”雷哲扶着玛丽,摆出一脸焦急样。

  “没有。”亲卫长摇摇头。

  雷哲猜也知道短腿的神甫不可能赶来,顺势催促道:“毒不能拖,我们立刻回城堡。”

  “好。”亲卫长背起玛丽就往回走。

  另有两个亲卫上前扶住雷哲,毕竟雷哲那腿上的伤看着还是挺惨烈的。

  但裁决者们却没动,他们齐齐看向自家boss。

  雷哲也看向莫里斯,虽然之前已经商量好了,但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忐忑。

  莫里斯点点头:“不用看了,直接回城堡。”

  裁决者们齐声应是。

  一群人就这么直接打道回府了。

  回到城堡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但除了城堡各处的守卫,其余人都聚在大厅里,手执武器,神色凝重。之前欢庆的氛围已经荡然无存。

  “神甫!”亲卫长一冲入大门,就扯着嗓子高喊起来。

  看着尼德兰子爵被人背着回来,大厅里顿时炸开了锅。随后进入的雷哲和莫里斯,让喧杂的议论声又上了一个高度。尼德兰子爵昏倒,子爵继承人和裁决长重伤。到底发生了什么?

  “把母亲和裁决长先送去救治,我的伤比

章节目录